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神之子

我们的世界是由淡水【阿普苏】和海水【提亚马特】组成的。
父亲【阿普苏】由埃阿以求自保所以杀死了。
而母亲【提亚马特】则由马尔杜克一斧头砍死,而我们诞生在海水【提亚马特】的尸体之上。【1】

【吉尔伽美什】
我最初的记忆来自于我的母亲。她指着那个男人说:“这是你的父亲。”
他的名字是卢加尔班达,而我会继续成为卢伽尔,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2】
卢伽尔自然是最高贵的,可我却远远不止如此,我的母亲是宁松女神,多变温柔的女神。【3】是安努之女。
我当然不是我父亲唯一的孩子但我毫无疑问是其中的领袖。我天生就是领袖,学习这父亲于母亲的统治与智慧。

【恩奇都】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甚至对深入每一寸泥土的命令产生了怀疑。...

2018-10-21

【习作十四】无法到达的未来

1.ooc和文笔清奇
2.体检不知道对不对随便吧
3.空间的梗
4.最近又颓了,更邀请函再说吧。

今天是星期日,基尔伯特一如既往的造访医院。

和护士打过招呼,他轻轻推开门,看到伊万果不其然在看书。听到动静,朝着门看过去。

两个人相视一笑。

“你不是最近忙吗?”伊万把书放下,动手把枕头垫高,基尔伯特则帮他掖被子。

“是啊,所以忙里偷闲来看看你啊,感激本大爷吧!”

“真的?”

“真的啦。”基尔伯特习惯性地揉乱伊万的头发,伊万嘴上嫌弃,其实笑得很开心。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年了,未来还会继续下去。

“不过我马上要去出国了,可能会走很久。”基尔伯特把西装放下,拿起一个苹果就切起来。

“没...

2018-10-14

战歌与葬曲

还是我个人发牢骚的频道。

刚刚路过步行街,抬起头看漆黑的天空的时候突然在想。
如果现在有一颗导弹瞄准我,从不知道哪里发射过来。
那么它会让我完全燃烧起来还是直接蒸发。是挨到我就爆炸还是碰到地面才爆炸。

说起来啊,我以前的确喜欢走步行街,还格外喜欢逆流。但是现在不了。
我最后还是发现自己依然是个人,不是什么才什么家只是渺小的不能更渺小的普通人。
或者我可能比大家更加没有特殊,人类劣性根体现更加彻底,如果这算特色的话我宁肯没有。

回来的路上听到有人再说王者荣耀。我不玩,对pvp也不太敢尝试。只是他们一直在我后面,我就一直默默地听。
独孤迦罗原来那么有名,我在想那个时候迦罗似乎是佛教的用词,然后就是沧月...

2018-10-12

不存在的国家三十题之十四【倒塌的通天塔】·上

已经被忘了一年的企划

我已经退群了,理论上算是退出企划了,所以突然整理手机的时候找出来这个还是想着发出来吧。这只是三分之一。

如果这个企划后续有人接手我的部分,我可以提供资料!!!

1w字左右

正值春季。

来自河边的和煦的风吹向繁华的巴/比/伦城。首都的桂冠已经从这座城市的头顶摘取。如今这里的统治者是来自乌/鲁/克的波斯国王居/鲁/士,而不是那个遭遇祭司背叛的王子柏/拉/撒了。

来来往往的商人恢复了往昔巴/比/伦的繁华和热闹,却永远无法再次让迦/勒/底/人在此称雄。

尽管波/斯人并没有限制民众的信仰。但是作为象征着美索不达米亚传统宗教的天塔——马尔都克庙前却人烟稀疏。

一个人迈...

2018-10-09

娇小女孩

她实在是没办法说是娇小。巨大的少女握着一柄巨大的斧头。
每一个人都要抬起头仰望她。
说不上愉快,真的非常吃力。
柔软但是庞大的手掌是童谣和杰克的好玩具,小贞德则喜欢和立香一样坐在她那顶大帽子上。
饭量也是相当惊人,卫宫和玉藻猫不得不多准备份阿尔托莉雅级的食物。
“但是哦,班杨你可以不用变得和我们一样。”立香是这样说的,“虽然会很不方便,但是如果你不乐意就无须改变。”

这样可以吗?
原来这样是允许的哦。
五月花号里的贵绅嘲笑着享受着理所当然的荣耀,伐木工则不知道怎么的被刊登上了三流小报。
“你真巨大呢。”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赞扬。
口哨什么的就算再大声一百倍也无法听清。
我的人生【故事】啊,从一开始就注...

2018-10-06

温柔之死

神说:“我要让所有温柔的人以最孤寂的方式死亡。”
我反驳:“不,那些真正温柔的人也真正的强大。”
神笑而不语。
第二天我平安地醒过来,嘲笑着神的无聊愚蠢,敲了敲对面温柔大姐姐的门,一夜没有关上的门打开了,我看到的是她无神的眼睛和脖子上的血迹。
我惊讶地发消息给我最亲最可爱的网友,得到的却是她“昨晚割腕”的消息。
我质问神:“你又有什么权利将她们抹杀?!”
神说:“杀死她们的,是所有人啊。”
我无言以对。

2018-10-06

过去的信仰

我们眼前的是一个邮筒,那是以前负责一片区域人的书信和贺卡的收纳的地方。里面的信件会通过有个叫邮递员接收,并送到一个地点集中,根据邮编和收件人的地址,分配到不同的运输工具上。最后层层分配,最后送到人们家楼下的邮箱里。

“哇!好厉害!”

“那为什么不对接到个人呢?那样不是快很多吗?”

“笨蛋!控制成本啊!”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聊起来。

现在除了邮政博物馆再也见不到的东西,曾经承担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

谁都不记得了。

2018-09-30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八】

外面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路过了哎……”伊万看着越来越远的世界树,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下。

“你没去过吗?”

“没有哦,每次都是罗德里赫代我去的。”

……

“我去过一次。我哥哥生病去不了,我代他去了一次。”

“哦哦!那大概是怎么样的啊?”伊万回过头,问他。

“额,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看书,就这样。”基尔伯特挠挠头,仔细回想起那些罕见的,不需要训练的日子。

“哈?”

“真的就这样而已。”

伊万一副不信的样子,“你和罗德里赫关系不是很好么?”

“那是因为那是我小姑家啊?!”基尔伯特哭笑不得的说,“就算不在图书馆,也不会不认识啊。而且我曾经被父亲放在那里寄养了很长时间。小姑一家子都对我...

2018-09-28

【鲤大生贺】故事

1.ooc和文笔清奇
2.我写太长意思差了点,写太短又有点不好意思……
@紅鯉 祝您生日快乐,生活顺利!
私设城拟存在。

音乐厅里依然充满了音符,几乎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乐团带给他们的融洽气氛之中。

我守着门口,等着接人。

哥哥在不远处握着长笛等候着,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心知肚明。还没有到他的长笛发挥作用的时候,他等的那个人也同样没到。

正常。伊万总是能用各种理由迟到,偏偏哥哥还总是能原谅他。提了提衣袖看到手表上面的一圈数字,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光线从外面照进来。进来的人显得很小心,似乎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来过,但是完全忽略了在门背后等着他的我...

2018-09-24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七】

目录

国王出逃记·下

梅花国皇宫里忙成一团。娜塔莉亚公主听到消息就拿着小刀黑着脸冲了出去,冬妮娅公主强行阻止了她。所有侍卫鱼贯而出,在首都范围内寻找。过来一天,皇宫里的各位才终于醒悟了过来。

伊万真的逃出去了。

托里斯奉大公主冬妮娅的命令去寻找有没有丢失的马车和马匹,他快速走过走廊,径直穿过花园。郁郁葱葱的绿化没有让他停下脚步,快速的从玫瑰花丛路过。在快要到马厮的时候,托马斯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菲利克斯?”

“啊呀,里面怎么那么吵你还能跑出来?”菲利克斯转过头心不在焉的对他挥挥手,连说话都显然带着一点敷衍。

那是菲利克斯侯爵的常态,从小就在豪门贵族里长大所...

2018-09-12
1 / 9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