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在线求救宿命感,命运要怎么写……我想写完自己补一点点印个小册子勉励自己……我不想留下遗憾……
不知道看希腊神话有没有用。
如果我搞不定,可能会在九月份重新开始邀请函。(或许更早)
总之,只是个通告。
over

2018-08-14

【私设城拟】关于我们和这个世界

我知道bug很多……写着玩而已……我最近真的手感很差……感觉还不如自己以前删的文……

【关于出生】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出生的,但是相传我是从河边飘过来。我不知道啦。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我觉得也不会有闲心情去照顾一个刚出生的,没有母亲的怪家伙。』
「基尔伯特说我是他的战利品,就这样。托里斯根本不知道有我存在。」
【关于幼年生活】
『大家都很好,但是大部分都死了。我也摇摇欲坠。疾病和战火撕扯着我的脑袋。但是大家还是很温柔,这一点一直没变。』
「唱圣歌?礼拜?反正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有的时候也会看着学别人包扎,治疗。」
【关于印象最深刻的事】
『……我不知道。』
「成为首府吧,挺意外。」
【关于日常】
『工作,偶尔看看书什...

2018-08-12

仆人把那个刚刚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小男孩带上来。
奥古斯特正在翻着文件等着他。
小男孩敲了敲门,奥古斯特说了“请进。”
奥古斯特看了小男孩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请他坐下来。
除了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真是不可思议。
“你有名字吗?”
“康拉德……”
奥古斯特吓了一跳,才想起自己的问法有点问题。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所代表的。”
康拉德眨了眨眼睛,才明白这位大人指什么。
“柏/林。”
“我挺惊讶那里的人们活下来了啊。”奥古斯特走过来揉揉那孩子柔软的金发,淡紫色的瞳孔盯着他。
“或许吧……”
“从现在开始,你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我想你可能希望有位指导日常工作的人。我想想……就莉莎吧,你和她也很熟吧。”
“波/茨/坦姐姐吗...

2018-08-04

【庆祝第七章tv化】消失在林边的王之银币

1.ooc和文笔清奇注意

2.犹豫了很久,虽然不太满意的但是错过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有兴趣重新写了。

立香是咕哒子,弥补一下咕哒子不能出场的遗憾,性格有点私设【主要是我太弱想象不出来】

我非常非常喜欢第七章那个感觉,本来就是从史诗开始了解闪闪的,所以对乌鲁克的民众也抱有特殊的感情。不说了,等着明年动画再吹一波。


“在哪里啊,都找了好久了……”藤丸立香叹了口气,看看已经重新粉刷成深蓝色的天空,以及点缀的繁星。

王宫的花园也太大了,要在这里找到一袋王之银未免太困难了。但是啊,还是得找到,毕竟这是委托嘛。

王宫正殿还亮着,看着那灯光立香莫名其妙的安心下来。

在茂密的灌木丛里找那个粗心卫...

2018-07-31

置顶

大家好这里妫潞。
写故事玩的。
不写cp,也写不出cp感的东西,喜欢人与人之间不参杂太多私欲的东西。
喜欢的人物很多,最心水的是吉尔伽美什,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秦王子婴,云天明,提利昂·兰尼斯特。
看的东西很杂很乱,逻辑基本没有,我行我素。删文是日常。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我非常感激,但是如果转载请告知。【虽然我觉得没有人会转载】
最近闭关,很抱歉没有新的东西。
感谢您看到这里。

2018-07-28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着外面刚刚升起日光,总觉得有些不真实。透过纱帘进来的光往往还是无法适应我那刚刚醒来的脆弱眼睛。

摇摇晃晃推开窗帘,打开窗户,窗外的风和灰尘一起吹进来。

又是新的一天。

总是想自己为何如此平庸,平常到不能更加平常的都市生活,洗漱完毕,随便把头发扎起来。穿上职业套装,叼起面包牛奶昨天晚上就放在包里了。高跟鞋已经不需要再用手把后面弄得更加恰当,把门锁好,囫囵吞枣搞定面包。只有电梯是这样迟缓。

坐在公交车上暗自庆幸没有直达的地铁,还可以偶尔有时间坐下来,靠在椅子上发呆。

当初觉得什么困难都会习惯,现在想想的确如此。

在异世界还会被打败被杀害,我这种实在不算什么。母宇宙会有...

2018-07-25

【原创百合】雪水相融

匆匆忙忙的生贺!新系列!以后 @纸蠡花 你生日或者我有新点子的时候更……
我永远喜欢你!支持你!

【失去的过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是我在长期的懵懵懂懂之中最后还是睁开了眼睛。
我变成了鱼。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事物。
从无限的体型凝视成一个具体的个体,我有点不适应。
我从某一处蹿到水里,带来一丝丝流动。
但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带来巨大的变化,波纹扩散开来。不过的确是罕为人知。但是自然终究是敏感的,路过的少女停了下来。
一身宫装,却是银发蓝眸。她并非只身一人,还有一个随从。随从惊讶的看着她,嘴巴里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但是她打发了他,独自一个人走到了河边。
纤纤玉手快速的在水里一拨...

2018-07-01

此生此世

1.ooc和文笔清奇
2.以前发在群里过……可能没什么人记得了
@纸蠡花 的联动,前篇是她的,她是我追随,努力的目标
3.我没参加过模联,所以应该有错误……不好意思见笑了

或许我应该等他的。但是,原谅我,我要先走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显示的时间已经表明了一切。
4.7寸的屏幕上,是一座瑰丽的建筑物的仰视图。这是他特意去俄/罗/斯拍下来,他们友谊的见证。坐落于圣/彼/得/堡的,紧紧依靠着夏/宫的小小宫殿。

没关系的。他想,在这个通讯发达的时代。联系方式什么的都有了,也就不必纠缠不休了。

但他还是频频回望,想要迈开的双腿不受控制的钉在地面上。仿佛直视了美杜莎那妖艳而又致命的双眸。西装革履...

2018-06-25

火焰上面白色的幽魂飘走了,下面熊熊燃烧的木屋还不断的释放热量。
两个小孩站在火焰前方,变成黑色,活像夺走木屋性命的死神。
慢慢的燃尽。
直达变成一堆残垣断壁。
“早就结束了,二十年前就结束了。”基尔伯特死死地盯着二十年前他们彻底焚毁的地方。
还没有,伊万悲哀地看着基尔伯特原本猩红,现在则是火红的眸子,还远远没有啊。

【最近居然喜欢这种风格了……orz】

2018-06-16

阴郁了整整一个白昼的云总算挤出雨来,噼噼啪啪击打在泥地上,然后被吸收。
把手从窗户伸出去,接触天空的洗礼。
自然之子不会畏惧他们的力量的。
伴随风和云而来的同类。
“怎么了,恩奇都。”
“啊,吉尔。”他回过头,笑着对身后的人说,“下雨了哦。”
“看来今年庄稼应该不错呢。”吉尔伽美什挑眉,这样说。
“空气都变得清洁起来了。想去一趟林子里。”他把手收回来,翠绿的眸子看着吉尔伽美什。
“早去早回,我就不陪你去了。”吉尔伽美什摆摆手,回到王座上坐好。
“嗯!”
绿色长发自在的舞动,纤纤素足淌着不深水洼。
自然的精灵喜欢这种感觉,干净,清新。雨点打在身体,没有黏黏的感觉,反而是渗透到五脏六腑之中。
恩利尔呀。
接着绿叶上垂下来的...

2018-06-05
1 / 9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