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自然之子是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去的。
他有了预感。
于是他开始避开王的视线,只有在早上和晚上露一下脸。
“宁孙大人,我有些话跟您说。”
“我帮不了你,恩奇都。”
“不,我是希望您能帮我给吉尔带话。”

泥人从水里走上岸,依靠在一棵树下,安静的等待终结。

王却恰好路过此地。

“吉尔,我很高兴我能陪伴你那么久。我是众神的兵器,本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但是你和她一道改变了我,让我明白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我依然是个兵器。主人不再需要,我就应该被销毁。”

“恩奇都?”

他只能虚弱的笑了笑。

“你怎么……”

四肢已经融入土地。

“等等……”

“但是至少我知道……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恩奇都!!!”...

2018-06-20

火焰上面白色的幽魂飘走了,下面熊熊燃烧的木屋还不断的释放热量。
两个小孩站在火焰前方,变成黑色,活像夺走木屋性命的死神。
慢慢的燃尽。
直达变成一堆残垣断壁。
“早就结束了,二十年前就结束了。”基尔伯特死死地盯着二十年前他们彻底焚毁的地方。
还没有,伊万悲哀地看着基尔伯特原本猩红,现在则是火红的眸子,还远远没有啊。

【最近居然喜欢这种风格了……orz】

2018-06-16

阴郁了整整一个白昼的云总算挤出雨来,噼噼啪啪击打在泥地上,然后被吸收。
把手从窗户伸出去,接触天空的洗礼。
自然之子不会畏惧他们的力量的。
伴随风和云而来的同类。
“怎么了,恩奇都。”
“啊,吉尔。”他回过头,笑着对身后的人说,“下雨了哦。”
“看来今年庄稼应该不错呢。”吉尔伽美什挑眉,这样说。
“空气都变得清洁起来了。想去一趟林子里。”他把手收回来,翠绿的眸子看着吉尔伽美什。
“早去早回,我就不陪你去了。”吉尔伽美什摆摆手,回到王座上坐好。
“嗯!”
绿色长发自在的舞动,纤纤素足淌着不深水洼。
自然的精灵喜欢这种感觉,干净,清新。雨点打在身体,没有黏黏的感觉,反而是渗透到五脏六腑之中。
恩利尔呀。
接着绿叶上垂下来的...

2018-06-05

【儿童节】舞台剧!

1.ooc和文笔清奇

2.我迦全员无cp向

 @桐子鸡 儿童节快乐~

“我的王,我的父亲!你怎么可以要求我去异国他乡,要求我去与他们联姻。”藤丸立香对着法老王深情又悲切的呼喊。

“余的女儿哟。余也毫无办法。我们的国家需要你的贡献。”手已经爆青筋,但是奥兹曼迪亚斯还是老老实实的念台词。立香觉得自己可能之后小命不保。

“但是我思念您和国家,我舍不得这里的一切。”立香偷偷瞄了一眼,达芬奇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余的女儿哟,我想这对你而言是个好选择。不用担心,余对你的宠爱一如既往。”然后奥兹曼迪亚斯总算离开了。没有发生意外,稳得一比。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这就是个舞台剧...

2018-06-01

当我们抬头望着天空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全文

普和露娘

有参考所以ooc抱歉。

虽然想要评论,但是想到应该没有人还是算了,随缘吧。

1w左右

不期求说什么接触终极,对我而言,连去理解爱都困难。那究竟意味着欣赏还是其他的什么?

独自一人来到异国他乡,说着同伴们嗤笑的“俄普”,卷缩在教室阴暗的角落里。

春天的南方首都是阴暗的。来自西北的沙和灰尘堵塞在空气中。教室里也是一片死气沉沉,黯淡的灯管努力发出一点点光,照亮了课本上的三维字和二维字母。细细密密的一个接着一个。这个时候我总能想到那个在圣诞夜死去的孩子,对她而言,希望是火还是光?还是两者都有?拎着破烂的围裙,踮起脚尖,围着不存在的火炉翩翩起舞。倘若我是她,或许会更加疯狂些...

2018-05-26

fate段子,闪闪和小恩友情向。
听了一首歌的脑洞,虽然还是搞不太懂闪闪到底会怎么做,但是还是写了,科幻AU。歌曲评论区放出。请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他们有点怂。

“叫我来做什么?”吉尔伽美什挠挠他满头金丝。
屏幕上那个绿发的人罕见的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和煦的笑,而是板着脸。
怎么说,又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驾驶员,000号吉尔伽美什。恭喜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环星系级飞船的驾驶者。本系统目标结束,即将进入最后的倒计时阶段。”
……
是了,他本来就是为了他而诞生的AI。
拥有着超高的身体素质,但是却因为恶劣的个性常常导致无法通过考核。
吉尔伽美什,就是他。
“还有多久,恩奇都。”
“嗯……大概几个小时吧。”恩奇...

2018-05-17

撩人失败是个什么操作

1.ooc,性转。请务必带入真人【没有】
2,性转互受制服play了解一下?
试试能不能卡肉~

办公室恋情的确不是个好选择,流离想着。看着昨天晚上还气呼呼的躺在床上,只给他留下沙发的,他的对象。夜,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在电脑前工作着。自己昨天晚上睡在沙发上遗留的肩膀痛就越发强烈了。
啧啧啧?!
酸痛感越发刺激着流离。
他搞定自己的工作,跑到对面拍了拍夜的肩膀,示意一起出去。
夜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和他乖乖出去了。
所以说办公室恋情真的不好,特别是同性。两个人到底是室友还是伴侣,或者说仅仅只是备个不时之需?
流离说不好。
但是现在处于不爽边缘的他可不想管那么多。
“干嘛?”夜甜甜糯糯的声音他一直觉得很棒,...

2018-05-05

立个flag
神罗祭要把那个中篇弄出来。
加上昨天的那个闪中心的六篇,马上会有的终章纪念,我在想的第七章的文。
……
但愿我搞得定

2018-04-23

关于《云天明童话》的一点点脑洞,补全了
不是关于童话,而是关于会有什么童话的脑洞。
我们都知道,三体人没有童年,他们会感兴趣的,是地球人如何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吧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监狱,我们是囚徒。每次我探出头,就会看到她,但是每一次只需要看她一样,就会被人呵斥。
然后把目光收回去。
我们没有自由,只能在这个狭小的地方一天天挨过去。
至于是因为什么罪过被捕又是怎样被抓捕过来的,每个人都闭口不谈。只是盘算着什么时候出狱,什么时候有人探狱。
什么都被规划好了,劳作,休息,洗漱,进食。
“喂,老秦。有酒吗。”
我点点头。
然后走到我的床下面,轻轻掀开被褥,里面是满满当当的玻璃瓶。
哪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
有了钱,什么都有人...

2018-04-20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五】

 无知之人

目录

ooc和文笔清奇。良心发现的一更(大概已经没人记得了,窃笑。)


银发的孩子躺在草地上,那个穿白色斗篷的人从斗篷里延伸出来的细剑差一点戳到孩子那绚烂的瞳孔上。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男孩抖了一下。“不知道。”

“无知之人。”

“哈?!”男孩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争辩,但那人没有撤剑的打算。

“只有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情报会引发判断。而这个判定有可能正确同样可以错误。而我们的目的是遵从世界树的指引。冷血无所谓,残忍也无所谓。你要明白的是我们不是什么正义使者。我们只负责排除对世界树和世界本身带来危害的。”

“那有什么不同嘛?!”男孩不服气地叫到。

“当...

2018-04-18
1 / 10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