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东西兄弟亲情向】回溯往昔

(背景是在《三体 死神永生》太阳系被二向箔降维之后的事。基尔伯特是星环公司维德手下的科学家和高级技师,路德维希是军人。BE注意,ooc注意,角色死亡注意,非国设注意)

   路德维希醒了。
   被消息的提示音给吵醒的。
   托冬眠系统的福,上一次的冷冻他还是睡的很安稳的。事实上,那是一种几乎濒死,不,完全就是已死的状态。
  大概是睡了太久,他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路德维希挠挠头,暗暗地叹了口气。            
  唯一印刻在脑海里的只有如何操作飞行物和任务。任务是调查系外行星的可居住性。
  呼,怎么可能找得到啊。
  自从目睹了半人马座α行星的弹星打击之后,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类总算是见识了高级文明带来的强力打击。
  然后,就有无数的军人被派去寻找可居住的星球。路德维希是其中之一。
  等等,在去打开探索广角镜之前,还是让我们看看新来的消息吧。
  万一上司取消了这个计划呢?
  路德维希耸耸肩,试图放松放松紧绷的肌肉。抓住移动杆飘到操作室。
  打开操作界面,点击新消息。
页面很快加载出来了。
  巨大而透明的屏幕上突然着了色,出现了一张笑着的脸。
  “west!好久不见啦!”
  等等,只是个什么鬼。
  “喂喂喂,你这个大笨蛋先生。路德什么都不记得了好不好。”
  “哎?对哦!我忘记了!”屏幕上的人挠挠他剪的琐碎的银发,一双玫瑰色的眼睛瞪得很大。
  “嘛,没事。本大爷再重新说一遍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这种事以前就是本大爷干的。”
  路德维希有种想把这个已经录制好的,莫名其妙的视频关掉的感觉。
  但他还是很有礼貌的打开房间里的重力装置。安安稳稳地坐到地上。
  “嘛,west。我是你哥哥基尔伯特。你和我一样,都是冬眠者。在这个时代都叫古人来着。
  现在,你肯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是因为为了克服人类在太空的恐惧,把你们的记忆全部删除了。嗯,所以,我现在要把以前的东西都告诉你。”
  基尔伯特的脸突然板了起来,气氛凝固了。
  路德维希默默吞了口口水。
  总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嘛,我就简单讲讲我们的星球,我们的星系。”
  “宇宙的起源来自于一个致密奇点的大爆炸。
  而我们的太阳系,则始于46亿年前的一团分子云。这一团分子云的一小块发生了引力塌缩。你知道,引力这家伙最麻烦了!何况还是多个超新星爆炸引发的塌缩。塌缩的大部分质量集中在中心,形成了我们的恒星——太阳。而外围则形成了原行星盘。它的大部分组成无非就是氢、氦和锂。毕竟直到现在,太阳内部还没有铁的形成。要真有,我们就玩完了。
  其他还有少量重金属。这是众多超新星爆炸的原因,也是超新星给予那些新生同伴们的礼物。它们成为星际物质,跌落到其他星云上。我们制作飞船的自然重金属就是这样得到的。
因为角动能守恒。星云塌缩时转动加快。渐渐的,星云开始浓郁,里面的原子碰撞频率增加。动能开始转化为热能。而中心因为质量集中,比外围的盘要热的多。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状况还在不断加剧。
  约摸十万年后,在引力,磁场力,气体压力和转动惯量的相互作用下,星云形成了一个原行星盘,而中心则形成了原恒星。
  我们太阳就是这样得到的。
  至于我们的母行星地球,是在太阳星云里诞生的。
  太阳星云就是太阳形成以后剩余打破物种组成的圆盘状云。由绕原恒星的轨道上的尘埃颗粒直接收缩,这些颗粒们相互抱团,形成块状。慢慢地,从微行星慢慢扩大。直到它成型。
  而地球因为距离恒星比较近,易挥发的物质难以聚集。于是,我们的地球就是由熔点高的物质组成的。
  早期的地球很荒凉,什么到没有。只有一层氮气、二氧化碳、水,听说还有甲烷组成的大气包裹着。”
  “然后呢。”路德维希不自觉的呐呐着。
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尽力的想挣脱出来。
  “哥哥,然后呢?”
  “再然后,就是一些厌氧的细菌和藻类出没啦。有一些藻类可以通过吸收空气中的氮气来进行化能合成作用,从而形成氧气。就跟豆瘤一样嘛!氧气逐渐增加,与此同时,空气中的水蒸气也液化形成海洋。你知道的吧,海洋是原始生命的孵化场哦!”
  “当然知道。”
  “这个当然知道啦哥哥!”
  不自觉的就会有些东西突然从脑海的深处挖掘出来。
  孵化场。
  羊水。
  母亲。
  海。
  “经过了薄地壳的太古代,含氧量和地壳厚度都更加多的元古代。在震旦纪,诞生了无硬壳的后生动物,其后期还出现了有壳动物。当然,它比不过古生代寒武纪啦。那时候可是诞生了大量海生无脊椎动物。到了奥陶纪,海洋扩张,脊柱动物开始出现。而志留纪,因为晚期板块运动,生命又有了新的变化……”
  路德维希已经不大留意屏幕上面的人在说什么了。
  “志留纪之后呢?”那个把刘海放下来的少年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的哥哥。
  “额,这个嘛……喂,小少爷,你知道不?”那个银发的男人皱起眉头。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大笨蛋先生!我是研究心理学的好不好?”
  “额,那伊莱扎呢?”他把头转向另外一个方向。
  “得了吧,基鸟。不知道就不知道呗。”海德薇莉姐姐还是决定拆他的台。
  “喂喂,这个有损本大爷完美哥哥的形象的好吧!”
  “不要说的好像你有一样!”
  哥哥也,不知道吗?总觉得问了个很糟糕的问题。
  那时候的他相当苦恼。
  可他现在知道了呀。
  “而我们人类,是从第四纪古猿里分化出来的哺乳动物。我们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知道四百多年前……”
  ETO。
  “在中国,有一个人与外星文明第一次沟通。”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一直致力于地球之外的我们发现了系外文明。
  可他们可不是什么友好的邻居。
  这个宇宙,是一个零道德的宇宙。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每一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他们的对手从来都不仅仅是猎物。
  宇宙就是个黑暗森林。
  一旦发现了不是自己留下来的,属于别的猎人的痕迹。要做的也只有一件事。
  开枪,把他彻底消灭。
  “在我们发现了他们的侵略计划之后。各国元首联通联合国发起了‘面壁者计划’。而最不被我们看好的面壁者罗辑,却参透了真正的宇宙法则。并以此要挟三体人的舰队。”
  “三体危机暂时接触。可是到了后来,因为我们的错误估计。在宇宙中的舰队不得不公布了三体星的位置,由于他们距离我们不足五光年。所以很遗憾,我们也连带着暴露了。
  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半人马座α是怎么毁灭的了。但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
  我当然也记得。
  迟来了四年的光,照耀整个天空。
  “本来,这些不应该我来说的。但是,我的弟弟,路德维希。你算是我逼着报名参加这个探索系外行星的任务的。虽然没料到他们居然会删除记忆……等等,不会还有思想钢印吧!”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直板着的脸突然变得夸张起来。眼睛睁到了不可思议的大小。
  “有你也没办法的基鸟。”突然出现的平底锅正中那个人的头。那个人撇了撇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额,好吧。总之,我们把研究星环号飞船的唯一一次合格品稍微改造了一番。west,就是你现在坐的那个飞船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
  什么意思,等等!路德维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除了程小姐,艾小姐,还有被送出去的云先生。你大概是唯一一个逃出来的人类了。”基尔伯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恭喜啊west!不过没看到高级文明对我们的打击有点可惜呢!”
  路德维希怔怔地看着那张永远也不会疲倦的笑脸。
  “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要把这些东西告诉吗?west。我怕你啊,以后遇到外星人,人家问你你是那里来的都不知道。连自己星系,自己星球的是都说不清。会被别人笑话的啊!所以咯,这些都得靠你来记住啦。我也一样呢。路德维希,我的……弟弟。你可是,本大爷的弟弟啊。”
  到了视频的最后,只有一段花里胡哨的画面。什么也看不出。好像以前电视机找不到卫星信号后绝望而又无奈的表情。
  我是谁?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那个说要我记住他的人是谁?
  我……哥哥。
  他叫什么名字?
  基鸟?基尔?
  请确定。
  ……基尔伯特。
  如果他是你哥哥,那他绝不会仅仅只叫一个名字。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对,没错。
  路德维希好像从漫无边际的噩梦里醒了过来。
  他是我哥哥。和我一样是个地球的人类。
  路德维希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
  没有回答。电磁波到达不了死亡那么遥远的地方。
  路德维希疯了似得打开设备,调取出了再地球的探测卫星数据。
  唯一一个能运作的卫星留下来一幅这样的画。
  一幅亮晶晶的画。
  有点像小时候哥哥给路德维希看的巨大的太阳系天文图。他甚至可以数出每一颗星星的名字。就像哥哥教给他的那样。
  只不过现在是等比例的复制品。
  你还记得什么呢,路德维希?
  他呆呆地望着这个还在不断扩张的巨型画卷。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好像又什么都记得。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前面写太多无关的。的确有些影响剧情。但是,换个思路,我们人类在宇宙里不也仅仅只占很渺小的一部分吗?【只是为了找借口的某个家伙】)

评论
热度 ( 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