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雪兔】焦急的准爸爸们

(前面露普后面普露,ooc和文笔清奇大家都懂得。
脑洞来自吐槽自己查成绩之前的心态。因为不知道原p所以没授权。侵权删。格式懒得调了抱歉。)
露*普娘
灯还亮着。没有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切都显得安静。
过分安静。
伊万已经把手指转了几圈了。最后还是把它用手臂架起来,十指相扣,用他们撑住自己的鼻子。
温热的气息穿过指间。
咚咚,咚咚。
他吞下一口唾沫。喉结动了动。
咚咚,咚咚。
有点用好么,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妻子在在产房里面,你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亏你还是个男人。
“姐夫。”
路德维希的低音炮吓到伊万手抖了一下,差一点跳了起来。
“安心啦。姐姐会没事的。”路德维希拍了拍伊万紧绷着的肩部肌肉。
可你的手也全是汗,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
“尤妮雅那个大笨蛋小姐现在一定想着‘早知道就做个单身贵族好了。’吧。”
“说的也是,那家伙一定觉得麻烦死了。现在大概一边抱怨一边努力吧。”
“都是我的错。”如果有可能……
“听说有人真的死在产房里呢。Ve~好可怕。”
“喂,费里!”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呀,小费里也不是故意的啊。对吧罗维诺。”
“说着笨蛋弟弟怎么突然扯上我啊!”
安静的气氛无影无踪。
还是安静不下来。呼吸还是很急促。
“呼。”伊万吐出一口浊气,把手套脱了下来。
全都是汗。黏哒哒的,连擦也擦不干净。
“安心啦。她会没事的。”弗朗西斯拍拍伊万的被,“你要相信她。她可是个坚强的姑娘。不是吗?”
普*露娘
看表情,基尔伯特可一点也不在意里面的情况。运筹帷幄的笑容,还有一如既往精神饱满闪烁着光芒的眼睛。
可他的手指不正常的敲击着等待用的椅子。
还能依稀听出是“喀秋莎”。
“都怪你这个混蛋。”要不是娜塔莎被托里斯和爱德华拉着,大概就要拿着三菱刀刺过去了吧,“要不是你,姐姐才不会受这种痛苦。”
“好啦娜塔莎,基尔他也很难受的。”冬妮娅在一旁劝着他们。
“你看他哪里难受啦!”
“一定没事的啦!你想想现代的科技有多高超。一定没事的。”
“痛的又不是你!”
“安娜那么坚强一定没事啦。一定没事啦!”
可是手却一直抚摸着胸前的十字架。
一遍又一遍。
青筋暴起的手臂被黑色的衬衫遮盖了大部分,可依然有部分露了出来。
青蓝色的血管可怕的突出手臂的皮肤。
哈,呼哈。
连呼吸都开始紊乱。
冷静,基尔伯特,你要冷静。
一点没事的。绝对没事!
基尔伯特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可却不自觉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还顺带理了理额前已经黏在皮肤上的斜刘海。
“基尔伯特!你给我记住,要是姐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自己看着办!”爱德华一下子差点没拉住娜塔莎。
基尔伯特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盯着医院的地板一动不动。
原本有些嘈杂的环境突然安静下来。
“如果她们两但凡有一个有什么事。”原本如同电视接受到电磁波的杂音的嗓子,发出来不可思议的让人安稳又坚决的声音:“我就负责养活幸存下了的那个。如果都死了……”
“我会负责照顾你们所有人的,所有她在意的人。”
干净的地板把他的玫瑰色瞳孔反射了出来。

评论
热度 ( 39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