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习作之八】自白


我……很难说我是个怎样的人。

我甚至不属于人。

我只能看着那些在生物上被定义为人类的物种从咿咿呀呀的孩童,成长为一个个能力出众的少年,一个个年轻冲动的青年,一个个足智多谋的中年,一个个垂暮之年的老人。

最后体温丧失,心脏停止跳动,脑细胞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成为了一个没有生命体征的“东西”。

东西。

尸体。

最后投入大地的怀抱,慢慢的腐烂,最后只剩下蛆和骨架。

我见过无数的生离死别。

这很正常。

我是一个不同于他们的存在。

生命和见识远远地超过了他们。

“你是多么的幸运!拥有永恒的时间,和无限的可能。你明白吗?我多么渴望成为你。永远存在在这样的世界,坐拥着无上的财富和权利。”

我不记得是哪一位君王这样对我说。

然后他就咽气了。

阿门。

他不会知道。

也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羡慕他。

我是一个“国家”。

一个某种权利的象征。

无数向他那样普通或者不普通的人组成了这样的我。

那我是谁。

我是一个国家。

坐落在一片大陆上的国家。

那是我吗?

是啊。

那个在冷兵器时代挥舞着盾和剑的,在火器时代不断更换枪支的,武装势力。

国家,是个团体。

我不是我。

从来都不是。

我的意识,我的思维,我的语言。

没有一样属于我自己。

“你是我们的祖国。”

你们是我的缔造者。

父亲,或是母亲。

你们好温暖。

而我却是肮脏的。

我可以听见你们所有人发出的任何声音,可我没有办法一一回复。

无论是言语上还是行动上。

我那遍体鳞伤的残躯,和依然嘭嘭跳动的心脏。

还有脉搏的震动。

呼吸。

思考。

我还活着。

而我已死去。

在这片土地里,伴随着你们的欢呼声。

你们……好温暖。

好温暖。

不行啊,眼角的眼泪,要,要流下来了。

我要,和你们告别了。

朋友,也,很不错啊。

我,的朋友,不是朋友呢。

对吧,笨蛋北极熊。

我们,是敌人哦。

算了,本大爷放弃了,反正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虽然很不甘心,不过也好。

再见了,再也不要见了啊。

世界。

west。

蠢熊,伊万·布拉金斯基。

“基尔?你还活着吗?”那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
基尔伯特挣扎着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

伊万。

不,现在的他可不是单纯的俄/罗/斯。

这不是他,不是,不。

“起来吧,地上冷。”

“我快死了,所以用不着管我。就让我在这里让灵魂脱离肉体。安安静静的去见老爹吧。”

“你不想活下去吗?”

有谁不想呢。

“我吗?我已经没有脸说这个了。”

温暖的手覆盖在额头上。

“你能活下来的。一定。”

“哈?你发誓?”

“我发誓。”

评论
热度 ( 17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