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点文后续】伪苏/解玻璃渣


1.ooc,文笔清奇。
2.抱歉啊,上次写的太少还崩人设 @小丑丑丑丑丑 这次再加一更!

【普视角】
“那个家伙是之前还骗我到冬/宫去,天知道他想干什么。”

“你去了吗?”

“当然,可以看看那家伙死之前真是不能更高兴啦。”

“他跟你说什么?”

“能有什么。那家伙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还记得那家伙望着我,一脸满足的表情,他是智障吗?!看他那惨白的脸,还硬生生扯着嘴角,想让别人看他感觉没事。装不下去,又不像还硬撑下去,真是蠢毙了。

他最喜欢伏特加的空瓶子滚到了他的右手边,就在靠近房间门的地方。我一开门差点踩到!
我用脚踹开空玻璃酒瓶,找了一个勉强落脚的地方蹲下来看着他。

现在这个蠢熊可不像以前那般神气啦。他那苍白的嘴唇很轻很轻的说了句“你来啦。”
我也轻轻地回答他“嗯。”

“开心吗?看到我这样?”

“总算我还是个念旧的人,不开心。”隐隐约约,我好像闻到了些奇奇怪怪的气温。我用手挥了挥,皱起眉头问他“本大爷不在,你就开始天天乱来了?”
他笑着看着我“才没有。”

切,得了吧。他的话可信度无线接近于零。

“算了,本大爷才懒得管你。说吧,叫本大爷来干嘛?”

“嗯,你过来一点。”他开始费劲的抬起手,扯着我衣服的一角。

我靠近了他。

“再过来点嘛。”

我挺疑惑他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但还是乖乖靠近。

他颤巍巍的用右手食指粘了粘旁边的红色染料,是的,后来过了好几年我才发现是红色染料!一开始我以为是血!

把我的外套扯开。在白色衬衫上写了一句话。我看了半天才发现是德文!见鬼了歪歪斜斜的就像俄文!把拉丁字母写成他们改的希腊字母也真是够了!不会写就不要写啊。写的啥本大爷一个正统日/耳/曼人都看不懂。

怎么不用拉丁语写啊,本大爷记得怎么写怎么用。现在就是梵/蒂/冈会的人也少了吧。

哈?你问他写了什么?

Ich brauche deine Waerme.
我需要你的温暖。

Du bist wichtig fuer mich.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Mein Schaetz~mein liebling.
亲爱的。

后来?

没过几个月,他又活蹦乱跳自以为悄悄咪咪的来柏/林,彼时他已经不在是他啦,但是那黏糊糊的样子还是没变。真是的……

(路人:感觉到了恋爱的酸腐气息……)

(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写露视角,要不要虐……)

评论 ( 10 )
热度 ( 9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