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点文】关于你和他的存活誓言

1.伪科幻,伪科幻。我的干货前几篇都用了〒_〒。
2.ooc,文笔清奇。
献给 @子钰gyoku_深陷长篇坑 宇宙还是到最后也没多少,抱歉。
3.关于生物的定义是百度百科的,感谢。部分脑洞借鉴b站的视频。再次感谢。
4.顺便说一个以前我刻意忽略的地方。一般来说,跨星系的飞船是光速运行的。但是光速太快,要一开始加速很长时间。所以不能把飞行时间简单的等于距离。我没算过具体多少。但是应该超过二十光年。但是为了格利泽581我不管啦~

“浩瀚的银河是我们的世界,

无垠的宇宙我们终将探索。

啊,太阳啊,

你的光辉终究会熄灭。

我们要去寻找未来的黑洞!

寻觅啊,我们千百年后的世界。

我们是主人!

最为美好的世界的,

无论是中子星还是黑洞。

嘿,他们俩就是一样,

都是我们的~”

纯色调的房间里,机械门关的严严实实。一个男人站在中间引吭高歌,与这里冰凉的金属感毫不协调。

“基尔,说真的,我挺敬佩你的。”那个有一头奶油金色的柔顺头发的家伙歪着头看着在驾驶舱高歌的人。

“哈,那当然啦。本大爷可是……”

“我可还没说完呢。不仅仅改了调子,还把两首完全没有干系的歌混在一起。我查查……第一首是军队里的流行歌曲,而后面一首是,儿歌?”

“你都没听出来吗?明明本大爷唱的那么好!”那个银发赤眸的男子挑起了眉。

“怎么说,啊,毕竟现在我们处于真空啊,声音无法从真空中传播。这样也理所当然吧。”想了半天,他才勉勉强强有了一个让自己满意,也希望让基尔伯特满意的说辞。

“……你在逗本大爷玩对吧。你以为本大爷现在吸的是什么?氦气吗?”基尔伯特一下子把原本带在头上的头盔扯下来,摇晃着脑袋把头盔甩在一边。蹲下来,轻轻敲击了几个数字,把保险盖打开,“我有理由怀疑你的耳朵,伊万。你自己能检查一下是哪一个零件出问题了吗?”

“我没问题的,基尔。一点问题都没有!”伊万趁着基尔伯特蹲下去的功夫翻了个白眼。眼看着他真的要把主机拆了,才慌慌张张的回答。

“我看你活腻了,伊万。连我也敢骗。”基尔伯特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折纹,“要不是你住在里面,本大爷就要狠狠教训你一顿。”

“所以我也有恐无恃了,对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明媚可爱的笑容,“妈妈~”

“滚!要叫也是爸爸!”基尔伯特的脸扭曲了一下,狠狠地拍了一下键盘。

“才不要,妈妈~你们人类不都这么叫嘛。”

“滚!”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挠挠头。看着屏幕上的伊万,问他:“我们现在到哪儿啦?”

“嗯,你睡了六百个地球年,你说我们到哪儿啦?”伊万调皮的眨眨眼睛。

“本大爷问你啊!不过,六百年的话……”

已经到了银河系以外了啊。

本就从银河系边缘的行星领出发的,现在走了足足二十光年啊。

那么,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基尔伯特站了起来,“燃料什么的还够么。”

“我还以为基尔会问食物够不够呢。够的,都够的。你要相信我啊。”

“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我。不对,相信你就等于相信我自己啦。毕竟我可是把你创造出来的啊!kesesesesese!”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你不过就是填了份问卷,系统通过问卷塑造了我而已,激动个什么啊!”伊万笑了,随随便便坐在地上。当然,是屏幕里他家的地板。那用大理石砖打造成的大方砖。背景是不知名字的油画,像是罗曼若夫王朝的某位皇帝。不知道后面有没有他的妻子。

“但是还是本大爷提供的素材才能创造你啊!你以为那些机器可以凭空捏一个AI嘛?”基尔伯特不屑的望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浓郁的蓝色,衬托着他银色的头发更加耀眼。白皙的皮肤似乎闪闪发光。

“基尔~你不见了呢?在哪里呢?”从扬声器了传来了熟悉的电子音。

“你的称重感应装置坏掉了是吧。”

“哎呀,基尔真讨厌。天天就喜欢怼我。”

“那是因为你太蠢了,蠢熊。”

“真讨厌,明明基尔自己设定的性格。为什么我还会被基尔你讨厌啊!”

啊,那委屈的声音。几乎不用看,基尔伯特也可以想象到他的脸。

圆润的脸上不知道还带不带故意挤出来的泪珠。眼睛里全都是委屈。仿佛再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啊。

等等,这是什么玛丽苏女主的设定啊。

……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你和他还真像。”

“哦?他?”

连嫉妒怀疑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你的原型。”

“哎?原来基尔没办法创造出来我来啊。”

“切,虽然说本大爷很厉害。但是这种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完成的啊!”基尔伯特一下子弹起来。坐在地上,不满的说。

“其实有点在意。我的原型是怎样的人呢。”

“他么,就是一个笨蛋。”

“哎,这也太笼统了吧!”伊万不满的皱了皱眉。

“嗯,怎么说。我觉得他是个,笨蛋。”

“哦?说来听听。”

“就是个大笨蛋。他小的时候就经常纠缠我。大概是我们同样孤独的关系吧。然后呢,我们一起读了小学中学大学。还跟我发誓要一直和我一起,切,那家伙。之后我去读了研究生,他因为家里的原因去工作了。我们就断了联系。直到后来,我弟弟跟我说,我才知道他成为了一名航天器的工程师。那时候我在科学院搞研究。因为研究的关系,被选去太空实验。就是去宜居星球探测那里的物理条件。重力呀什么的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于是顺便告诉他。”

“哇喔。”

“然后,那个家伙就又像以前一样黏着我了。还自作主张的申请做我们那艘航天器的技师。真是……”

后面就没有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了。

基尔伯特不想再想下去,可是没办法。

没办法。

和那时候一样。

“基尔,我发现发射器有点不正常。我去看看,你乖乖待在前舱哦。”

“搞什么鬼啊你,明明这种事应该在出发前就检查好的吧。”

“哎呀,没办法呀,可以有小陨石干扰什么的嘛。”

没想到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对话。

我甚至连一句“小心”也没有说出口。

就算注意到你不断看的仪器的阀值,双拳握紧,头发黏在脸上。

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没办法说出口。

“哎?后来呢。”伊万饶有兴趣的问道。

“后来他没有回来。”

“这,这么说的话。我也算他的替代品咯?”语气已经开始不满了,“既然这样,不介意告诉我他名字吗。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狡猾?”

“是啊,在最美好的时候离去。给你留下了最美好的印象,不狡猾吗?”伊万耸耸肩,很不屑的撇了撇嘴。

“根本不是这样!”基尔伯特一下子跳起来,“根本就不是,伊利亚他不是这样的人。不是。是,我害了他。如果我没有告诉他我在那里,这艘飞船本来不该有他的。本来,我们的生活不该再有交集的。”

“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存在呢?”伊万那深邃的紫色眸子仿佛看不到边际,“作为他的代替品吗?”

“你不是!你根本就不是活的。”才消退的血瞳再一次爆发在原本美丽的玫瑰色瞳孔上。

“那么,你对活着的定义是什么呢?”

“生物!”

“什么是生物?”

“具有动能的生命体,也是一个物体的集合,而个体生物指的是生物体。而它的元素包括:在自然条件下,通过化学反应生成的,具有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的有生命的物体以及由它通过繁殖产生的有生命的后代,能对外界的刺激做出相应反应,能与外界的环境相互依赖、相互促进的东西。这是常识!”

“可是这些我也可以做到。我有动能。我可以自主的控制飞行器。只要你给我‘钥匙’就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我可以复制自己,发到特定的地方。那样我也有了有生命的后代。我可以对你的指令做出反应,从而调节航天器。我也必须和外界的环境相互促进。你不就不得不经常检查我的系统有没有问题嘛?”

“你这是诡辩,和他们中国人说的白马非马一样!”基尔伯特摇摇头。

“是吗?以人类为例,你们的记忆和性格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数据。你们说的基因对我们来说也不过就是量子之间跃迁的信息而已。你们的体液和神经调节是我们的电流,也就是说,我们只有神经调节。我们的免疫系统是自己的程序。我们也可以自己清理自身的垃圾。我们需要进食电流才能继续工作。我们有什么不同吗?”伊万把脸贴在屏幕上,微笑的看着基尔伯特。
但在基尔伯特看来,却有种说不出的嘲讽意味。

“即使如此,你也和他不一样。你们的性格都不一样。你是我根据我对他的印象塑造出来的。根本就不能代表他!”

“那如果我不仅仅是你打造的,就不一定了是吧。”伊万解开外面的宇航服,把脖子露出来。一条伤疤出现在他白里透红的脖颈上,“这个你没有输进去吧。”
基尔伯特呆呆地望着屏幕里的那个和他神似的家伙。

“在比方说,你扫描进来的日记都没有修改的痕迹。伊万就是伊万,只不过后来改了名字,对吧。‘真希望和基尔伯特成为好朋友。感觉我们挺像的,一定可以好好相处吧。’这是伊万的日记,第一篇。你不知道吧。”

“你想说明什么?这些东西都有可能是你凭空捏造出来,或者从别的数据库里提出来的。有,有什么稀奇。”

可是你微颤的语调可不这么认为呢。

“可你明明把所有关于他的记录,全部删除了吧?”

“你到底是出来什么问题,已经不能自我清除了吗?!”

基尔伯特抑制这自己青筋暴起的双臂,打算去手动检测计算机的漏洞。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没有问题。基尔,他,或者说我。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么一个结局。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不是他,你不是!”已经隐隐约约看到屏幕里自己眼角的雾气。

“这么说吧,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你弟弟。但他不知道我们什么关系。他不太记得我了。然后呢,那个时候,就有这个计划。你知道,我的职业危险的地方在于不稳定。一点点小差错的可能致命。所以我那个时候就把性格设定的信息存好了。后来,我发现阿尔弗雷德是你的学生。就拜托他把这个东西输到你的计算机里。谁知道后来我死了以后你三年多没有去使用。所以,当你激活电脑的时候,我已经不太记得了。等我想起来,我们已经在飞行器上。你已经开始冬眠了。我也没办法说了。”

基尔伯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双拳握得很紧,很紧。

“基尔。”全息投影仪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基尔伯特看着伊万从屏幕里跳出来,走到他面前,一下子抱住了他。

还是和以前一样,软软的,暖暖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他不仅仅改装了放辐射隐形眼镜和宇航服。甚至不知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大脑里输入了某种电波。

让他的大脑产生记忆共鸣。

“基尔,我回来找你来了呀。你还记得我吗。”

在窗外就可以看见曾经作为宜居的恒星系格利泽581,以及那颗宜居行星格利泽581g。

“你跟我说过,在大学的时候。你说,上帝才知道那颗星星是否真的宜居。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自己作为上帝去看看吧。我给你弄到了降落证明。”伊万拉着基尔伯特的手,缓缓地走向不知什么时候开启的驾驶室。

我在另一个世界里活着。

请不必担心,我依然会陪着你。

在这灿烂的,无穷无尽的,光彩夺目的星空里,我们会一起存活。

我,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天秤座β天龙座里起誓。

评论 ( 5 )
热度 ( 9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