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神罗祭】遗信

1.ooc和文笔清奇的不知所措。
2.他们那么好,我却……不说了辛酸泪。
3.神罗的人名随黑塔狐一样用路弗斯。
4.写的渣轻喷谢谢啦……




亲爱的哥哥:

见字如面。

我已经到了我们成长过一段时间的小镇,也见到罗德里赫了。

哥哥,虽然我比你在这里待的时间更长,但这绝不意味着我在这里比你熟悉的多

隔壁的面包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流行的简餐。不再有磨坊里的姑娘唱着欢快的歌谣弥漫到街道上。

大家都来去匆匆。

现代人的步伐。

在这个古镇上,我反而比他们更像一个中世纪遗民。

说点开心的。

罗德里赫和他的表兄弟都在这里,除了我们以前见过的,这次来接我的基尔伯特(当然如果是莉齐来接我我会更高兴。罗德里赫就算了),还有我们未曾见面的基尔伯的弟弟路德维希。

他和他真像。

不可思议。

费里西安诺本打算把他的容貌好好描述一番,可是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有什么事吗。”

“兄长拜托我问问你,要吃点心吗?罗德里赫哥哥做的。”开门,看见的就是那个个高强壮的人。
费里西安诺谢过他,接过蛋糕。看着他走远,马上把门关上。

呼——

虽然之前就听基尔伯说过,但是第一次见面还是吓了一跳。完全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他的翻版。开门的一瞬间,他甚至想扑到他身上哭。

可他忍住了。

他是路德维希,不是路弗斯。

他是路德维希,不是路弗斯。

不是不是,不是。

他犹豫了一会儿,把他打算说出来的话改了。

不过,既然是表兄弟关系,那也不足为奇了。

依着他哥哥罗维诺的秉性,这时肯定要嘲讽一番。

于是他接着写到。

哥哥,我当然知道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路德维希表情严肃,而路弗斯是个温柔的人。

他们截然不同。

仅仅是个样子符合自己的想象。没有任何理由说明他们的关系有多亲密,看着路德维希的年纪,说不定连路弗斯的样子都没见过。

费里西安诺放下笔,他的思绪有点不太正常了。

还没等费里西安诺拧着眉头重新开始写。敲门声再次响起。

费里西安诺僵了一下。微微有些哆嗦的开了口:“请,请进。”

“哎,吓着小费里了吗?”基尔伯特笑着关上门,“我知道west他可能有点吓着你了。老实说,他也把我们吓了一跳。你知道吗,他是在神罗死掉的同一天怀上的。”

“你们知道的那么清楚?”

“谁知道,人总是喜欢自欺欺人。他们欺骗别人,欺骗自己。有谁不是呢。”基尔伯特耸耸肩。

费里西安诺皱起了眉。

显然,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他。该怎么说,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小费里。你知道,路弗斯在我们乡下度过最后的人生的。罗德里赫也不太擅长跟你说这些,我就当仁不让的担下了这份苦差。”

“嗯,我能知道是什么事吗?”费里西安诺偏了偏头,睁大了眼睛看着基尔伯特。手指不安的缠着衣角。

“额,我就是来劝劝你看开一点的。他,已经走了很久了。无论如何,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总是得好好的走下去。”

“他的事我也有责任。”

“谁没有呢?让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明明他已经有了这种罕见的病症。你不过就是没有听到他的电话而已。我们需要原谅。因为相互的指责于事无补。”
费里西安诺点点头,“我知道。我也会克服的。”

“但愿吧。喏,这是他给你的信。”基尔伯特笑着摇摇头,把一个已经泛黄的信封递过去。

“他?”费里西安诺犹豫的问。

“他。”

“……谢谢你。”

“没事。希望你还能笑得和以前一样吧。”

没有等费里西安诺截住基尔伯特,他就转身离开了。
费里西安诺拿起笔,在信纸下写出来最后一段。

哥哥,老实说,我仍无法完全释怀。他给我的感觉随着岁月的磨洗变得更加美好。我甚至怀疑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超越他。一个完美的人不会存在的。我的自责之心也不过是可笑的自我安慰。但愿你的弟弟我能走出来。

ps.基尔伯给了我一封他留下来的信。

pss.希望回家哥哥有准备番茄意大利面。

评论
热度 ( 1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