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生贺】戏剧性

(祝贺 @白幕纸 生日快乐~希望在那里生活的习惯呢。
顺便这篇是什么资料都没查的,里面的内容都是瞎编的。)
随着民航经济舱的颠簸。俄/罗/斯先生顺利到达了柏/林。

随后跟着一堆人前往科学院进行学术交流。

没错,学术交流。

伊万·布拉金斯基看着那群或狂热,或冷静的学者们,内心有点崩溃。

好吧,谁叫他假期都用光了,迫不得已才跟着他们来柏/林的。

嗯,见到基尔要好好跟他诉诉苦才行!

心里埋怨着,伊万从会场里钻出来。比不上学者们的如痴如狂的所谓学术精神。

颠倒着的时差给他的感觉很不好。看着应该是熟悉的柏林,他反而有种陌生的感觉。

像是当年被他一顿狂轰以后的不敢相信那个残垣断壁的城市是那个人的首都。

伊万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夜幕已经落下,伊万在不知道哪个广场四处乱转。

显然,他迷路了。

从以前的普鲁士科学院出来,朝着印象中基尔家走去,

但是,他的记忆显然帮不上什么忙。

“向右拐,直走,嗯,再左拐?”伊万挠挠头,他可从来没想过迷路。

“嗯,明明我记得基尔带我走过这里的!”这里是哪里呢。不想打电话给他。一来想给他一个惊喜,二来,基尔现在未必接。

广场的上空荡漾着悠扬的长笛声。

人群里安静了下来。无论是游客,还是当地人。无论是白人,黑人还是黄种人。

那种优雅而安静的纯粹笛声,像是一股力量。

着了魔。

像是回到了克/里/姆/林/宫,彼/得/大/帝的茶话会。我们端着银纸质餐具。绅士们谈论各国军事实力,淑女们拿着羽毛扇,说着那家的丝绸裙子,避暑山庄的好。

伊万在人群中看到了他。

基尔伯特。

在这纷扰的世界里宛若精灵。

想到精灵,伊万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北欧神话里的小个子。

呐,基尔,你家主神来了哦。

虽然这么想着,伊万还是费劲的穿过人潮,静静地坐在他旁边。等待着精致细腻的声音把他包围。

笛声突然消失了。

伊万从美梦中惊醒。耳边传来了不同于刚刚的声音。

“蠢熊,你怎么找到我经常吹笛子的地方啊?不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额,我,迷路了。”

基尔伯特盯了伊万半天,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哎,基尔?”

“笨死了,真不愧是熊。过来,本大爷再带你走一遍。”

伊万望着基尔伯特的背影,扑上去笑着说:“嗯!基尔最好啦!”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