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腓特烈大帝逝世纪念日】土豆革命


“你得相信我,基尔伯。它能吃。”他看着那个站在他面前那个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的孩子这样说。
“不不不,原谅我。我觉得它除了花,其余一无是处。”基尔伯特摇摇头,表情是相当的嫌弃。
“叫厨师过来,亲自煮给基尔伯特殿下看!”他皱起眉头,吩咐侍从去厨房。
“老爹!我说过了,安东尼奥告诉我这不能吃!”基尔伯特皱着眉头,很不解的向他叫嚷着,“我们还是吃面包吧。”
“吃面包?可你从哪里变出小麦来?就从我们这个‘帝国的吸墨沙盘’?现在是饥荒!有的吃不错了。”
“不行,我可接受不了。”那个银发的孩子转身就走了。
哈,你觉得你玩得过我吗,基尔伯?
他带着些许微笑,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
半夜。
基尔伯特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肚子咕噜直叫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基尔伯特决定铤而走险。去偷点东西吃。
虽然说宫里还不至于穷到买不起给他的食物,但是反正他饿着也不会饿死。干脆就把自己那份让了出来。
可他没想到,以前作为条/顿/骑/士/团国的时候挨过的饿,现在居然半点也承受不了。
退步了。
三天没品尝过面包滋味的普/鲁/士殿下表示非常难熬。
一边叹着气,一边走到外面去。
夜间的柏林不像白天那样热闹非凡,基尔伯特就这样漫步在街道上。
就在这个时候,基尔伯特发现有几个平民偷偷摸摸的从家里钻出来,悄悄的向同一个地方跑去。
咦,发生了什么?基尔伯特好奇的追上去,一直追到郊外。看着他们从睡着的卫兵身旁钻过去,到一块土地是挖着什么。
搞什么啊。
基尔伯特跟着他们去土里挖出来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
“呀小伙子,你也来挖这玩意充饥啊。”
“过来,你肯定还不知道怎么做。”
基尔伯特窃喜他们没把他认出来,笑着感谢着那些热心肠的大叔大婶。
“这个是什么啊。”基尔伯特轻轻抿了一口汤,咬下一块来。
“马铃薯。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哈?!开什么玩笑!
“这,这个不是不能吃吗?”基尔伯特愣了一下,马上强行催吐。
“嗨,小伙子,别听他们瞎说。这玩意味道还不错呢。只要不像狼桃一样吃叶子就没问题啦。”大婶笑着,用大木勺把基尔伯特的汤碗再次满上。
这……
基尔伯特皱着眉头看着碗里的马铃薯。
这种带来灾难和不幸的地下种子怎么能吃呢!
“你们就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看国王都派兵把守的东西能不是好东西啊?再说了,这玩意吃饱了能让人干活。就是有毒也得吃啊,否则怎么承担赋税?”大叔狠狠地咬下一块马铃薯,嚼得津津有味。
基尔伯特犹豫片刻,用叉子叉起一块,颤悠悠的送进嘴巴里。
说真的,还挺好吃的。基尔伯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当太阳再次普照大地的时候,弗里德里希亲自敲开基尔伯特的门。
“混小子,起床了。今天还吃早晨吗?顺带一提,今天大概只有马铃薯了哦。”他笑着看还瘫在床上的基尔伯特。
“吃。”基尔伯特揉揉眼睛,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哈?我没听错吧?”弗里德里希睁大了眼睛。
“嗯,吃。”基尔伯特坐起来,挠挠他那一头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耀眼光彩的头发,试图把它弄的听话些。
“那我去吩咐厨房咯。”弗里德里希笑着离开了。


没考证,没考究。想到啥就写了。就当纪念老爹和他的爱犬。
顺便狼桃是指西红柿。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