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点文】喂,你的战列线呢

1.ooc和文笔清奇
2.逻辑?不存在的。
3.给 @青色釉彩 的点文。顺便我不太确定是今天还是昨天生日!送上小小的祝福。
顺便我发现每次写别的cp都好像不伦不类的,还短小的可怕对吧。我有理由相信以后都不会有人叫我写别的cp了。
3.想起之前看过关于梆跳和战列线的描写,然后自己写发现,果然不是一个档次的【哭泣】。
顺便陈友谅那个我就是突然想到,和本文没啥关系。(等等,那我为什么刻意说明?)










【聊天室:经营许可证大队】

佩德罗:今天没人吗。

安东尼奥:有!

佩德罗:没问你。

霍兰德:如果说有会给我钱吗?

佩德罗:想多了。

安东尼奥:就知道……

王濠镜:……

佩德罗:呦,濠镜,你在啊。

王濠镜:嗯,是的。

王濠镜: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佩德罗:?那你想聊什么?

王濠镜:其实我想问,能把先生加进来吗?

安东尼奥:……王耀?

佩德罗:不行啦,拉你进来都算是破例啦。

霍兰德:有钱什么都好办。

安东尼奥:……

王濠镜:可是先生的海战能力在那个时期还是不错的!

安东尼奥:啊!这个我知道!他们家有个人把舰队开到非洲去了对吧!

王濠镜:那个是郑和。

佩德罗:听说那种船只的样式还是一个叛军设计的。

先生:不是叛军……不过也差不多。那是陈友谅。

安东尼奥:……

佩德罗:?

王濠镜:【扶额】

佩德罗:刚刚我就想问了。

佩德罗:濠镜

佩德罗:是王耀的披的皮吧。

安东尼奥:藏的那么深?!

佩德罗:但是,那个先生是……

王濠镜:我大号。

安东尼奥:【头晕眼花.gif】

【管理员把先生移出该聊天室】

【管理员把王濠镜移出该聊天室】

霍兰德:安静了

安东尼奥:雷厉风行啊,霍兰德。

霍兰德:再多说一句给钱。

安东尼奥:……

【茶和刺绣加入该聊天室】

佩德罗:又是王耀小号?

霍兰德:进来记得改群名片

安东尼奥:有多少小号啊!

茶和刺绣:???

茶和刺绣:小号?我?你怎么知道?

亚瑟:可是不是王耀的。

安东尼奥:……

佩德罗:眉毛?

亚瑟:你怎么也和他一样叫我眉毛啊?!

霍兰德:你需要证明自己。

亚瑟:?

亚瑟:还有这种操作?

佩德罗:为了确保你不是王耀的皮。

亚瑟:呵,

亚瑟:你们要怎么证明?

霍兰德:@安东尼的西红柿之子

霍兰德:聊一聊你们之间的只有对方知道的事就好了。

佩德罗:喂,安东尼奥!

佩德罗:混小子,在吗?

佩德罗:一看到你那小子连话都不想说了。啧啧。

佩德罗:你小子到底在不在啊?不在我去你家敲门了@

安东尼的西红柿之子

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我在。

安东尼奥:你们要证明什么?

安东尼奥:@茶和刺绣

亚瑟:随便吧,随便问问。

安东尼奥:玛丽王后,你是真的讨厌她才杀掉的吗?

亚瑟:不是。

亚瑟:可你信吗?

亚瑟:说起来,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还是耿耿于怀。

亚瑟:我拜托你清楚,你是个国家!不是个看重人的小孩子!

亚瑟:基尔伯特也就算了,你都多大了?

基尔伯特:看到你们提起本大爷。

安东尼奥:基尔,你闪开。

安东尼奥:我不是觉得她怎么样。

安东尼奥:是因为你太讨厌,杀了她。让我不得不来和你打。不得不打输。

安东尼奥:切,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放下手机。安东尼奥呼出一口气,那家伙也加了进来。

真是讨厌。

怎么想怎么觉得烦躁。

拿起衣服,随意套上。松松的打个领带。拎起包,随手从厨房拿了个西红柿洗吧洗吧叼嘴巴里就出门了。

走在灿烂的阳光里,安东尼奥还是觉得胸中有口气一直塞着。

居然说我幼稚!真是!

越想越气不过的安东尼奥拿起手机,没想到正好有个电话。

接起电话,然后就有种想挂了的冲动。

是亚瑟那个混蛋。

“喂,我说。你也适可而止吧。”

“我的事你管不着。”

“啧,怎么那么难沟通。”

“用不着和你沟通。”安东尼奥气地挂了电话。

所以?

其实那么多年过去,说有多在意也没有。但是说已经释怀也完全没有。

当年的德克雷骑士。天哪,我居然要叫他骑士!开得先河。把抢劫当成了时尚。

最烦就是在海上半途截杀。

该死,说是海盗还真就是海上盗贼,在陆地上就是英雄?

带来大量财富的是吗。

“喂,安东尼奥还在用梆跳这种落后的海战打法吗?”那个拿着大刀,红色大衣披着随风飘荡的人这样问着他。

不用看都知道那个粗眉毛的混蛋扯开一边嘴角,祖母绿色的瞳孔布满了嘲讽。

啧。混蛋。

安东尼奥没有理会他,只是指挥着船只靠近英军船支。
简直可笑,排成一排笔直的朝着另外的方向,把船侧朝着这边,不是更容易被梆跳打败吗。

在人数上,那几艘破渔船可不是我们战舰的对手。

可是没等他笑着看到自己的舰队冲到他们那,对方的炮,已经发射出了实心弹。

那么快就开火?

射程上差距并不大,安东尼奥发现自己的一艘船中了弹。

还击!安东尼奥示意旗手挥旗传播命令。

没想到又来了一波攻击。

哈?!

填装弹药的速度那么快,就不怕炸膛吗?

海风拂过安东尼奥那一头棕发,他把头发向上一撸,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两艘已经发送过弹药的船只已经掉头,另一艘还没有发射弹药,已经填充好火药的船则开了过来。

怎么会有这种打法?

“快!进攻!”安东尼奥冲着旗官大吼!

不快点会来不及的……

已经……来不及了。

安东尼奥看着海面上发生的一面倒的战争,咸湿的海风带着一点点血腥味。不断的有炮弹的轰炸到海面的声音。好近,又好远。

“大人!”声音撕心裂肺。

安东尼奥咽了一口唾沫,喉结动了动。

被击中的船只火光冲天,大量的船员掉进了海里。
傻子都知道他们有什么后果。

“大人!”声音在耳边爆炸。

“啊……哎?”他猛然转过去,“我们去救他们吧。”
船长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大人,我们……救不了他们。他们已经强占了上风位,而且这种打法短时间没办法梆跳。我们不占优势。”

“可是他们?”安东尼奥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他们的惨状。

我知道根据战局而言,撤退才是正确选择。可是,可是,我又怎么忍心放弃他们呢。

是我告诉他们,这是场不会输的战役。

不该是这样的。

我……

是啊,错的是我。跟那个混蛋没关系。

“喂?安东尼奥?”

还真是想着什么就是什么。那个混蛋眉毛的声音居然出现在里/斯/本?

“安东尼奥!刚刚还怼我呢!喂!”

安东尼奥回过头,看到了那个常常因为眉毛问题被我们嘲笑,而没有人注意过他那双如同翡翠一样夺人眼球的瞳孔。

“干嘛啊。”

“没事,就是来看看……里斯本。嗯嗯,才不是为了你。我只是来观光的。”亚瑟的脸上染上了些朝阳的颜色。

“不过,我还是告诉你。你真的,既幼稚又固执。”

……

“用不着你操心!混蛋眉毛!”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