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习作之十】祈雨

1.ooc和文笔清奇
2.本来想说架空,但是算了。好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3.清朝历史和对北京的了解几乎为零。
4.儿歌自己编的。其实就是很喜欢雨和佩特拉。最近妖都一直来台风顺便想着七夕写篇东西于是才有了这篇。
很违和对吧。要是什么时候有脑洞了,会把这个设定的长篇写出来的【大概】
5.顺便问问要是这个背景加个耀相关的组合,你们比较倾向那一个呢?【要注意必须有这个人,并且有出场理由才行哦】算是个小调查吧。





“龙王爷,下雨来。下雨不来苦煞人。”

“喔!”

“哈哈哈哈!”

胡同里传来了稚童的儿歌声。

已经好久没有下过雨了。就见着年年黄河都犯水灾,可没见着着北/京城春不刮风,夏不旱的。

才来这不久的基尔伯特颇有体会。

春天的风伴着沙,从玉门关刮到山海关。要风有风,可这雨却迟迟不下。骄阳照下来,若不是常常到宫里去蹭杯生津解暑的酸梅汤,可真是遭不住。

是的,您没有听错。

咱这个贝爷可真是得了圣上的恩宠,到那紫禁城里头去喝口皇家里的冰镇酸梅汤。

咳咳,当然,万岁爷交代下来的事儿,完不成可是要掉脑袋的。

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假装听不到他们在那议论些什么。

“贝舍安先生。在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了一个甜甜糯糯,后鼻音明显的声音。

“没什么。”基尔伯特摇摇头,张口就想解释什么。
可他突然想到神父,又一下子醒了过来。转过身去看那个差点让自己犯了和约翰神父一样的错误的人。

眼熟,但是……

“你是?”基尔伯特小心翼翼的用拉丁语。

“哎?不认得我了吗?在尼布楚签协议书的时候还见过呢。”那个家伙微笑着,用京腔一字一句的说出来,“不要老用拉丁语哦,会让别人怀疑的。”

虽说是个善意的提醒,但是基尔伯特还是觉得来者目的不明。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是……俄/国的特使?”基尔伯特把手伸出来。

“不是哦,只是外交官。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笑着摇摇头,照着中/国人的样子拱了拱手。
基尔伯特的手僵了一下,极不自然的收回来。

“你还真是不小心呢。也不想想你的老师。汤……”伊万友善地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可是却还是能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就在尼/布/楚见了一面,你就记住我了?”基尔伯特皱着眉头,打断了伊万本来也不想说出来的人名。

“因为基尔伯你比较特别呢。”伊万热情的把手臂搭在比他矮一点的基尔伯特肩上。被基尔伯特毫不客气的卸了下来。

“你是指天行赤眼还是羊白头呢?”
孩子们从这个胡同钻到另一个胡同,哼着同一首歌谣。

“城隍爷,召云来。雷公电母引雨来!”

“喔!”

大孩子带着小孩子,浩浩汤汤的从拐角处窜出来。
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男孩跟着同伴们叫着“来也,来也。”一个没注意撞到了基尔伯特。基尔伯特笑着扶起那个被他的模样吓坏了的孩子,笑着冲他挥挥手。

小男孩惊魂未定的跑开,还连连回头看基尔伯特。

“你觉得呢?”半晌,伊万才问出来。

“我可不想觉得。你说的,要想想我老师。不问,不听。做好我监天司的工作就是了。”基尔伯特瞥了他一眼。

是吗?

伊万带着笑意的紫色眸子就这么一直盯着他,就算是来自神/圣/罗/马/帝/国勃/兰/登/堡边区的孤儿也感到不适了。基尔伯特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个世界,可不是你说躲开就躲得开呢。”

“你什么意思?”基尔伯特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却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发生了什么吗?

明明自己之前也不过就是个随军的翻译。更早之前随着神父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

从神父的家乡科/隆,我的家乡……柏/林。

一滴水就这样滴在了基尔伯特脸上,毫无防备的。

哎?

基尔伯特抬起头,伸出手去接那些从天而降的妖精。

变天了啊。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