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段子】

太短不好意思打tag。顺便话说回来。浏览量真是奇特的数字。我遇到过不打tag没人推荐没人喜欢,浏览量还有我粉丝数三倍这种神奇的操作……
更有甚者,刚刚明明看到是三字开头,过一会儿有只有两千。我也是呵呵了。
仔细算算。平均每个人看三遍也是有可能到这个数字的,但是,又不是我小迷妹,又不是什么很有深度很有意思的内容,每个人看三遍我我也是太乐观了一点【捂脸】。
所以说,浏览量,是假的。假的。

尼可拉斯总是在流泪。
打了胜仗会流泪,打了败仗会流泪。会师流泪,分别也流泪。他的泪腺分泌快得可怕,不用一秒,就可以面无表情的让泪水划过面颊,生硬的跌落到地上。
“尼可,稍微注意一点。我们和罗马已经决裂了。不在相信三位一体那一套了。”大团长脱下战袍,穿上公爵的华服的时候,摸着他的头这样说。
“尼可,你要哭可以,但是小心不要被别人看到。”老爹披上披风,踩着马镫,一下子跳到马上。回过头来冲着牵着马的他这样说。
“……尼可,你这样不行啊。”奥托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尼可拉斯只好沉默着,然后点点头。
虽然最后总是还会哭出来。
然后才抹干眼泪。
当然也有人说他很奇怪。
奥利弗说:“尼可,有必要那么伤心吗?死者已逝。”
弗朗瓦索耸耸肩“感性,这真是神奇的东西啊懦夫小鸟。”
“不堪一击。”爱因斯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圣父,圣灵。
我非要背负罪孽吗。
我不得不带着枷锁缓缓前行吗,后面拖着叮当作响的锁链。
一步,一步。
哐啷,哐啷。
这样想着,就不由自主地留下眼泪。
这样的我,还是要努力活下去。
“喂,你怎么……”黑发,鲜红色瞳孔的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尼可拉斯摸摸自己的脸颊,才发现自己再次哭了。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当着别人的面哭过了。
他们不会理解,他也一样。
“……你,你还好吧。”
可是不知这么的,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和分明唾沫一般自然。
“我,我没打算把你怎么样。”
“所以,别哭啦,好吗。”
蓝色的瞳孔睁大,眼泪还是不断涌出。

评论 ( 9 )
热度 ( 20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