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赫尔辛基莫斯肯小镇(下)

http://guilu597.lofter.com/post/1ea92f4a_11569374【前篇】

【七】

梦里还是冲天的火光。安娜一个人站在屋子前,看着窗户里的剪影。

安娜家里是肥皂商。在很小的时候,安娜就用过那种用漂浮着的气泡制成的肥皂边角料。肥皂商在这个小镇里有着独特的地位。他们要么腰缠万贯,要么学识渊博。

可惜安娜在她的记忆里找不到丝毫关于父母的记忆。纵使这样,安娜还是怀念自己还是不存在的小公主的时光。

短暂而美好的。

她知道自己在梦里,但是还忍不住心里一颤。

火焰烤的木材噼啪作响,哭声,尖叫声不断从屋子里传出来。

时至今日,安娜已经可以接受这样的梦了。她想要在梦里勇敢一回,冲到屋子里把父母救出来。哪怕一回也好。可她做不到。

做不到。

为什么呢?明明已经不再害怕火光了,明明很想去做脚却一点也不听使唤。

我不想放弃……

“走吧。”

这是,尤妮的声音?!

安娜猛地转过头去,后面还是她家门口的一颗气泡树。每年都会飘起性相当大的气泡。大概就是产量太少,才会让祖先埋在这里吧。

那没有重量,不依靠风也可以飞出好远的气泡就像她那不知不觉就消失不见的幼年一样。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被谁家的网捕捉,压缩成肥皂。有卖给了谁,在洗漱台安安静静的放置。一切都是未知。

人生,大概就是一个人人都拥有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掌控的事吧。

她眯起眼睛,抬起头,目光追随着飘起的一朵气泡远走高飞。或许是渺茫的星空,或许是无垠的大海。但无论如何,不会是这里。

到现在,自己的倔强和坚持似乎都不值得一提了。

“走吧。”安娜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没有回头去看看那个现如今已经是废墟的地方。毕竟,那里已经不值得留恋了。

【八】

尤露希安根据约定的时间敲开了安娜的门。

门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安娜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探出脑袋来。

“早上好啊,小尤妮~”安娜微笑着摆摆手。

“你昨天没睡吗?看起来好像很困哦。不要紧吗?”尤露希安上下打量了安娜一番。看到安娜摇摇头,表示没关系。随即也没有再追问。

尤露希安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坐在安娜的桌子上。

“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说,我也不知道。我既害怕又渴望。”安娜摇了摇头。

“嗯……这样吧。我们先从打开窗帘开始,怎么样?”尤露希安跳下桌子,占到了窗户旁边。

“……好。”

“那么来吧。你站在这儿。”尤露希安指了指窗户旁边的一块地砖。安娜也依言走了过去。

“好,来了哦。”尤露希安一口气扯开大大的落地窗帘,清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连扬起来的灰尘都分毫不差的折射出来。尤露希安顺便打开窗户,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空气。

“尤妮……你,能不能,别开那么大。我,我受不了了。”尤露希安隐隐约约听到了安娜颤抖着的声音,连忙回过头去瞧。

安娜蹲了下来,低着头整个身子卷成一团。但还是在那块地砖上面没有动弹。肩膀动了动,好像还在哭。

“喂!安娜!你没事吧!”尤露希安马上把窗帘拉上。

“不,不用完全拉上。只要拉一点点就好了,我,我会习惯的。一定会的。”尤露希安叹了口气,走到安娜前面。

“起来吧,我们等一下再试试吧。”

“不,不要。就稍微关一点,时间一长我就没问题了。真的。”

明明还在不断的颤抖,为什么还可以说出这样勉强自己的话呢?尤露希安想不明白。

“起来吧。”

“不用!都说了只要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事了!”

“那你这样强迫自己也没有什么用啊!”尤露希安一把拉起安娜,对着安娜的满脸泪痕这样吼着。

【九】

安娜毫无意识的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生菜叶和燕麦。

“安娜?安娜?”

“嗯……”

“安娜!”

“嗯…啊啊?”安娜装作没事一样去那汤勺,没想到胳膊肘碰到了身旁的瓦罐,要不是伊万眼疾手快一下子拿稳了,罐子就和里面的汤一块儿玩完了。

“啊啊,抱歉,哇啊!”刚刚想站起来道歉,却没注意脚下被她自己泼出来的汤汁,一下子滑到了地上。

痛痛痛痛!这下子她可算是完全清醒了。

“我亲爱的白日梦小姐?清醒了?”尤里安笑着问她。

她自己也笑了起来:“你别打趣我了哥哥。”

“行了,行了。赶紧起来吧。”冬妮娅姐姐笑了笑,叫她。

“哦哦。”安娜挠挠头,站了起来。去找来拖把把地拖了一遍,才安心的坐下继续吃。

呼。

我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可以正视我的过去。或者说,早在我第一次经过阳光的洗礼的时候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可我怎么能毫无顾忌的把他们一并舍弃?

“安娜?怎么了今天。好像特别容易走神哦。”

连嬷嬷都来关心她了。

“没事啦。就是发了一会儿呆。”安娜笑着对老嬷嬷说。

“这样吗?”老嬷嬷望着他,让她没办法啊嘴里的“当然。”自然地表达出来。

“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你就没说过。我尊重你的每一个选择,并且也相信这些都经过你的深思熟虑。但是,亲爱的,原谅我在这里来个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亏待自己。”

“怎么会呢哈哈哈哈。人的本性就是利己啊。”

“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亏待自己。什么都不想放弃,什么都不想错过。犹豫之间,已经把所有东西都给错过了。”

安娜没有接话。

她不知道怎么接才不会显得突兀或者尴尬。

或者说,她本来就不擅长社交。

老嬷嬷也没有给她接话的机会,说完就拍了拍安娜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嬷嬷!”

“怎么了吗?”嬷嬷停下了脚步。

“我,我想问一下。如果有个问题不好选择,那那该怎么办?”

老嬷嬷展颜一笑,说:“这还不简单。遵从自己的想法,怎么顺着自己的利益怎么来啊。刚刚不是说了吗。人人都是利己的。”

【十】

“好了吗,快点,要吃早餐了。”尤露希安站在门口。

“等,等一下啦!第一次出来当然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安娜还在倒腾她身上的衣服。

尤露希安撇撇嘴,没有打击她。

老实说,除了老嬷嬷,又有谁会为了一个一直就没见过面的人而欢呼雀跃呢?

安娜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用手抓住了柔顺的奶金色长发。问尤露希安:“你觉得要不要扎头发呢?”

“不用啦,这样已经非常漂亮了。行了,我们去吃早餐吧。”尤露希安点点头,有些不耐烦地说。

“嗯!”安娜蹦蹦跳跳地从房间里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餐厅。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尤露希安的身上。

“今天怎么那么晚啊尤妮。昨天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基尔伯特翘着腿朝着她笑。

“给我滚远点!今天是因为她我才晚了的。”尤露希安指了指后面。

大家愣了愣议论开来。

“哎?她是谁啊?”

“尤妮捡来的小鬼?”

“什么小鬼啦。明明都那么大了。”

“所以说你们有人认识她吗?”

大部分都摇摇头。

只有冬妮娅皱着眉头说:“她好像是我们修道院的。”

“不会吧,穿成这幅小姐样的居然是个孤儿?”

“可是以前没见过啊。”

“等等!不会是……吸血鬼吧。”

“她?!”

安娜静静的看着他们在餐桌上如无旁人的说笑,才发现自己的格格不入。他们说着街边的闲闻轶事,她却全然不知。谁是哪个家族的伯爵小姐,谁又是哪家的乡绅。

她只知道贝内特家千金的恋爱史,奥地利安娜和孔斯唐斯宫廷轶事,福格先生和万能钥匙旅行最后的结局。思特里克兰德在哪里留下了他最后的旷世巨作,又在哪里销毁。(注一)

全然不同的世界。

尤露希安拉着安娜的手臂向前走。

“小尤妮!”声音充满了不情愿和拒绝。

可是尤露希安完全不理会。把她牵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搬了一个椅子放在安娜的隔壁。

【十一】

人人都是利己的。

而大多数人所成为的,并非是他们想成为的人,而是不得不成为的人。“责任”是最大的文明,也是最大的谎言。(注二)

可是责任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抛弃的底线吧,对于我来说。

安娜今天也是独自出门了。虽然伊万再三确认要不要送她,但她还是委婉的谢绝了。老实说,伊万也没有办法给她什么帮助。还是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怎么能和她一起面对这个世界大部分人的恶意呢?

没想到刚刚出门,就被新教教堂的骑士拦住了。

“小姐,巫女大人希望您能过去一趟。”骑士带着头盔,向她做出了请的手势。

“基尔伯特?”安娜听到这个声音颇为惊讶。

骑士打了个不要说出去的手势,把安娜送进马车里。

“你怎么过来了?这种事不需要用到你这个骑士长啊。”安娜掀开窗帘,冲基尔伯特问道。

“尤妮吩咐的我哪里敢不听从呢?话说回来,你就不怕是陷阱吗?”

“尤妮叫我能有什么陷阱?”安娜好奇的问。

“你还是那么天真啊安娜。”基尔伯特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但他的话却引起了安娜的担心。

万一有心人假借尤妮的名义为了抓住我?万一尤妮是因为别人怂恿才想离开这里的?

“喂,基尔伯……”

“哈?”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基尔伯特没有理她。

“基尔!你就不能稍微透露一些吗?”安娜紧张地抓着帘子。

“不能说。”

那事态就更严重了!

马车停了,安娜视死如归的扶着基尔伯特,双腿颤悠着走下马车。

基尔伯特顿了顿,才叹了口气。

“骗你的啦。”

……

【十二】

“收拾好了吗。”尤露希安看都没看安娜。

等等!这个……“我记得我还没有答应你吧尤妮。”安娜睁大眼睛。

“但是我帮你选择了。”尤露希安甩给她一个包裹,安娜手忙脚乱地接住。

“我可从来没有想象过我居然有一天神志不清到需要你来替我作决定。”安娜冷笑了一声。

“因为我们没有时间了。你马上就要十八岁了。说不定到时候他们就会动手。既然你在犹豫,那么只好让我来做这个选择。你要怪我也好,恨我也好。随便。”尤露希安套上斗篷,叫了声基尔伯特。基尔伯特点点头,吹了声口哨,两匹良驹跑了过来。

尤露希安麻利的翻身上马,拉着马头看着安娜。

良久无言。

她不会选择责怪尤妮的。她只会责怪自己。因为自己才是她唯一能责怪的对象。

弱小如她,又怎么能去怪别人。

安娜抬起头,问:“我们去哪?”

“到海的对面去。搭着贩卖饕餮鱼的商船去有故事王国。”

“我们能到吗?”

“切,你在质疑我吗?”

两匹马呼啸着冲过城门。

在船上,安娜趴在船帮上回望那个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其实她已经明白了那个道理。就像她以前看到过的一个童话故事一样。

小姑娘想要去骑马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但是她摆脱了这个烦恼的时候,早就有更多的烦恼蜂拥而至,一下子把她包裹。(注三)

她想,不是十八岁就可以使用魔法,十八岁本身没有任何其他意义。而是当你长大了,你明白了长大和成熟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你就可以使用魔法了。

尤露希安早就可以使用魔法了,只是她从来不相信这些。

“我诅咒那个我出发的地方可以免受外敌地侵扰。坚强而孤独的繁衍下去。”

【END】

(注一):书目按顺序是《傲慢与偏见》、《三个火枪手》、《八十天环游世界》和《月亮与六便士》。但是是异世界设定,于是不好直接写出了。见谅了。

(注二):豆瓣关于《月亮与六便士》的短评赞数最高的一个。个人觉得的确写出了那种感觉。

(注三):《读者》里的一个故事,大概讲了一个小姑娘想骑干什么,但是家里人告诉她要等她长大。于是她问一个路过的魔术师,怎么样才能快点长大。魔术师告诉她要是她能回答每天早上醒过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他就会帮她快速长大。然后小姑娘一直猜不对,等她长大,才醒悟过来答案是事情。

(写到最后还是着急了。这个就是我想对自己说的话。关于成长,关于成年。顺便真的没有人知道这个异世界设定吗?虽然写的不如大刘,但是,后面的剧情可以参考云天明的童话【手动滑稽】。雪兔娘带了很多我自己的情感上去,基本上她们两个的缺点合起来就是我没错了。真的不好意思违背了同人圈礼仪什么的。但是不吐不快。其实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名字是#道理我都懂但是还是活得那么凄惨一定不是我的错# 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 ( 20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