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适用任何纸片人的表白】

额,我可能不会写的那么适用……
管他呢,我写着开心就行了【喂】
强行不负责任。
【欢迎转载,只要不商用。】
我知道我想多了。

我曾经猜想我曾经或许跟你很熟悉。在你朗读尼采的时候过去凑热闹;听你讲故事的时候津津有味;在你一不小心犯蠢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大笑。

否则,如今的我又怎么会对你的故事感同身受。那么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呢?

想想也很不可思议吧。在这个世界我和千千万万的人擦肩而过,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却偏偏对着那边的你停下了脚步。怎么想都是一种缘分吧。

他们说,多少次擦肩而过换回来的今世回眸。我不知道我与你有多少次见面,或许一次也没有。但是那也不重要。

什么叫缘分?什么又叫热爱?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人的感情变化多端,我很难去捕捉自己的情感。

但没关系,我只需要知道,我喜欢你,你的形象在我心里发出无限的魅力。

甚至不需要你也知道。

我试图想象一个足够漂亮的场景,悄悄把你塞进那个世界里。

我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地写下了一段话。

“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原本阴暗的房间。一扫在魑魅魍魉游荡的夜里从外面溜进来的浊气。从镜面折射出你的模样。你整整衣襟,笑着回过头‘怎么样?’”

“好看。”
不需要你听到,我自知足矣。

只要默默看着你,把你的形象藏在那粗劣的寥寥数笔。
也就不枉费我们或许曾经有过的,共同的经历了。

评论 ( 1 )
热度 ( 8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