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城拟】柏/林的365角色问题  十月专访

图上是版权信息,侵权删。听说今天是柏/林诞辰,生日快乐!私设注意。和他同一个月生日还真是不错呢。

(Q:问题。K:康拉德。G:妫潞)

G:康拉德先生,劳烦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这次采访。再次热烈鼓掌!

【眼神示意台下】

K:没有的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请马上开始可以吗。我还有工作。

G:好的!那么我们开始!那么是第一个问!

Q:您对于正式或非正式的教育和学习有怎样的看法?

K:你是指?系统的教育和自学是吗?【点头】嗯,我觉得是个很好的事吧。首先,虽然自学比不上系统学习普适性强,但是胜在适合自己,所以我觉得都很不错。但是我个人比较崇尚接受系统教育。

G:那就是说,您有自己的倾向咯。【点头】好的,那么下一题。

Q:您喜欢阅读吗?

K:是的,当然。

Q:那您会选择读什么?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哪一种方式阅读呢?

K:我的话,比较倾向读文学类,我到现在还是推崇法国文学【笑】你知道,我还曾经是法军占领地区呢。除开文学类,我还喜欢看些科普类的书。大致上就这两类了。在哪里……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车站时上啊什么的。时间的话,偶尔工作累了也会忙里偷闲看看。至于形式,我还是喜欢纸质。当然,考虑预算的话电子版也可以,但是听书不太喜欢。

G:感觉与时俱进呢,下一问开始有趣了。

Q:您对死亡和来世有什么信念?

K:我觉得问我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你知道,我是个城/市。国/家死亡了都没有我们什么事,而且复活也很容易。

G:但是事无绝对嘛。

K:嗯……我觉得,非要说的话,我不太相信有什么来世,我们的诞生来自于人类一念之间。是人类自身习性的产物。所以突然出现不奇怪,莫名消失也不奇怪。但是如果人们决定让我死亡,我想复活的可能性还是挺低的。

G:这样吗。真的很抱歉。

Q:那么您觉得您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呢?

K:国家的家人是国民,我们也一样。我生命的意义在于居住在这里的,为了这里贡献过力量的人。我是两个大聚居地融合的产物。我能明白大家为了什么把我们创造出来,也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

Q:您是怎么对待异性的呢?

G:关于这一点,我非常好奇!

K:感觉上是个奇怪的问题。和海伦娜姐姐【私设波/茨/坦】一样的人吗。就是普普通通的对待啊。当然,重活什么的还是会帮忙的。我倒是觉得有些人在嚷嚷着女性独立,自己却要求男性对她如何如何照顾,并视为理所当然。我觉得那样叫做独立吗?

G:那毕竟不能算是大部分女权主义者的心声,只是披着女权外皮而已。好了,我们继续。

Q:您认为您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是什么呢?

K:尽管我想要回答一些标新立异的回答,但是抱歉,我所能想到的是自然。没有什么比它们更漂亮的了,尤其是星空。

G:这一点我非常赞同!

Q:那么您认为最丑陋的事物是什么呢?

K:战争,和饥饿的人。道歉,我回忆起一些不好的东西。

G: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们才对,抱歉,冒犯了!

Q:对于您拥有一个家有什么感想?

K:家?家庭吗?我其实很满意。至少对我而言重要的同类都还活着。虽然他们有些人不太喜欢我,但不要紧。真的。

G:不不不,您太紧张了。我们是指拥有一个自己组建的家庭。

K:这样吗。我觉得挺不错的,但是首先是我还是自由的。

G:重要的是自由吗。

K:我觉得是这样。

Q:您对您的哪一点最自信?

K:自信?谈不上。大约学习欲望上还是值得自豪一下的。

Q:那您对什么最没有自信?

K:对人的了解。

G:下面一个就很有趣啦。

Q:如果有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枕头旁边有一只毒蜘蛛,您会怎么样呢~

K:这种问题……嗯,我大概会看看自己有没有伤口,然后拿手机拍照,发给博物君问问品种。

G:博物君????真的???求微博号!

K:……开玩笑的啦。

G:就知道。

Q:那您觉得他是怎么到那里的?

K: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第一反应是哥哥的恶作剧。除此之外,大概就是从窗户进来的吧。我睡觉不关窗户的。

Q:为了最为宝贵的梦想,您会做到哪一步?您真的会这么做吗?

K:最宝贵的,我大概会去死吧,如果有必要。至于真实性?我也不好说。毕竟我还没有死过啊。

Q:如果有人在路上和您抢道,或者买下了您想要的最后一件东西,您会有什么反应?

K: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有点低。我会提前做好准备。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觉得没什么大概就有点嫉妒吧。

G:非常冷静呢。

Q:您觉得最让您厌烦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K:不靠谱但还是不要别做事的人。还有浪费粮食的人。

Q:那么,您受过最重的伤是哪次?

K:还是最后一战吧,刚刚受到英/军空袭。苏/军又开着大炮坦克过来。还挺绝望的。

G:非常心疼您。

K:比起我,还是死了的平民百姓更加可怜。

Q:您在哪一方面最具竞争力?

K:大概是挨饿方面?不不不,开玩笑的,应该是效率方面和学习方面吧。我不太确定。

Q:除了自己,您还需要对谁负责?

K:国民啊,路德维希啊,哥哥啊,非常多。

Q:你用钱来干什么?

K:书,除了日常开销,大概就是书了。还有各式的信纸,邮票,钱币。我有点收集癖。

G:哇,期望有空可以去看看呢!

Q:你生过的最严重的病?

K:这个和伤一样。

Q:那您所见过的最严重的病是?

K:……信仰病。

G:那么下一个问……我觉得不用问了。

K:?

G:您见过死人吗?

K:的确。

Q:您曾经见过严重犯罪事件吗?

K:我是亲历者。有史以来最大的犯罪。

Q:您对轻微违法行为怎么看?

K:法律如何判就如何吧。

G:如果法律不公正或者不完善呢?

K:我比较倾向于从轻处理。

Q:您是否有私人空间的概念?

K:我还挺重视的。

Q:您是否有某种艺术特质。有没有接受过训练?其他人知道吗?

K:我在试图训练自己的写作能力。然后自己以前的爱好是小提琴。幸好是小提琴。没有受过训练,倒是爱乐的大师们有空会支两招。不算什么秘密。

Q:您能否良好的适应变化?

K:还可以吧。在莫斯科学他们去冬泳算吗?

G:【惊】算的,算的。

Q:您喜欢惊喜吗?

K:谈不上喜不喜欢,但是已经习惯了。

G:听上去有难言之隐呢。

Q:你会追求潮流和时髦吗?还是刻意回避?

K:我挺喜欢潮流的。追求的话,看情况。如果我觉得不错会试试,

G:非常理性的前卫方式啊。

Q:您如何对待工作?

K:老老实实工作吧,讲究方法,希望有条理的完成。

Q:您是否喜欢从最新的科技中受益?倾向于使用已经证实的方法?

K:最新科技当然最好了。

G:我还以为您会比较喜欢老方法。那么最后一问!

Q:如果有可能,您会用什么方法关注和维持自己的健康。

K:骑自行车吧。最近这样上班挺好的。关注的话,会计算着卡路里合理摄入。

G:非常感谢!最后祝愿您顺利平安!

K:那是大多数人的心愿呢。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