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

1.ooc和文笔清奇

2.扑克设定

主cp雪兔无差

副cp新大陆家族,亲子分,花夫妇无差。

开新坑!无脑爽文流!世界观会在原文里弄出来的放心【不】

劳烦注意避雷【鞠躬】

目录

http://guilu597.lofter.com/post/1ea92f4a_118a6540

【引】

“他来了,来了!”才刚刚到达茂密丛林前面的人们开始转身逃跑,试图在那个白色身影到达森林边界之前逃出去。

绝对,绝对不可以让他追上。

一旦追上,那就什么的玩完儿了。

“为什么?他不应该在外面吗?”

“该死,只能说是失算了!”

几个灰色的身影快速穿越树木。

“到了!”

树林的尽头已经很近了,光线通过树干透进了着充满压抑气息的森林。

几个人的表情都放松下来,连奔跑的速度都有所减免。

“我说,你们现在放松会不会太早了?”

声音从头顶传来过来,就像夏天被一桶冰水灌顶。

彻骨的冰冷。

他们抬起头,只能看到交错的枝丫和炫目的阳光。

还有突兀的一只皮靴。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那个略带嚣张的声音还在说个不停。

“看到我就跑,看来不是误入呢。不过也是,看你们急急忙忙偷偷摸摸的样子也不是不小心进来的。该不会你们觉得我不在就有了可乘之机?还真是天真哎。”

“我们非要做到这个地步,不也是你们逼得吗?!”有一个人扬起头,冲着那个声音的源头大吼,“世界树里那么多藏书,那么多上古卷轴!为什么偏偏由你们几个家族来分享,凭什么?!”

“切,每个国家每年都有名额进去,你自己不申请怪本大爷啊?”

“哼,申请?都是假的。轮一辈子都未必到我。”

“与本大爷无关,我只知道进入了森林的人都该死而已。”那个在树上的人跳了下来,抽出别在腰间的长剑,指着那几个入侵者说:“来吧,打得过本大爷就放你们走。”

视线最后所能看到的是染上了鲜血的白斗篷,面具下杀得燃起来了的红色瞳孔,一头银发,以及露出来的一点点尾巴。

【第一章】什么!梅花国国王邀请大鬼去赴宴?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基尔伯特在自家肥啾的啼叫声中睁开眼睛。厚重的猩红色窗帘被拉开,阳光撒进房间,床头柜上的鲜花还带着朝露,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射出七色光。

“嗯~”

狠狠伸了一个懒腰以后,基尔伯特掀开被子,把它好好折好。这才从床上跳下来。

看样子弟弟和其他人都已经起床了,基尔伯特挠着头,走进洗漱室。

当他把一切打点好以后,匆匆下楼去吃早餐。

对于红心国王室来说,每一顿都是家宴。每位成员必须参加。

等到基尔伯特出现在餐桌上的时候,弟弟路德维希已经训了大公费里西安诺好一会儿了。

“早上好,老师。”本田菊点头致意。基尔伯特也点点头算是回了礼。

“Ve~基尔早安!”费里西安诺找了个机会转了话题。

“早安啊,west!小费里!”

“早安,哥哥。睡得好吗?”红心国国王果然中招,把目光转向基尔伯特。

“比在森林里好多了。身子骨都跟酥了一样。哈~”基尔伯特说着,还不忘打个哈欠。拉开椅子,一下子坐了下去。

“那些人都处理好了吗?”路德维希用锡制刀割着西冷,问基尔伯特。

“算是处理了吧。反正下一次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了,暂时。”

“哎,真是麻烦。”

“那没办法,谁叫那是处于大陆中央的独一无二的世界树。最大的图书馆藏书室。谁叫我是大鬼,使命就是守护它呢。”基尔伯特耸了耸肩。

“其实中央森林有那么可怕吗?我也好想去玩玩呢。”费里西安诺舔了舔勺子,这样说。

“要是小费里也去了的话,那我也只能把你杀掉咯。”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回答。

“哎——”

“行了,哥你别吓着费里。”

“本大爷实话实说。不过我会在小费里进去之前阻止他的啦。”

本田菊笑着看他们在那里说笑,以前基尔伯特没有在的时候只能靠费里西安诺在一旁活跃气氛,现在听着他们两个人表演双簧也是颇为有趣。

简直让一个痛苦的早起工作日都活泼了起来。

“陛下,急报。”餐厅敞开的门被事务官敲了三下。

“拿进来吧。”

基尔伯特听到做了个鬼脸。

事务官走了进来,把一封信件递给路德维希,再从背包里把裁纸刀拿了出来。

路德维希接过裁纸刀小心翼翼的切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出来。长篇大论的信纸让基尔伯特兴趣缺缺,他随口问了一声:“这是从哪里来的啊?”

回答他的是本田菊,“看火漆是来自梅花国的呢。”

梅花国啊,基尔伯特想着,是不是小少爷和丽兹的消息呢?

但是他不能问。理论上,世界树的守护者之一不可以去插手任何国家的事务。他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了。与其担心还不如好好把事情交给弟弟。毕竟他办事基尔伯特还是相当放心的。

“是国书。”路德维希显然也是知道自家哥哥心里盘算着什么,把话挑明白了。基尔伯特安心的呼出一口气。

其实内容也不过是商讨今年的运输的琥珀,要求投资等等等等的琐事。

路德维希认认真真地看着信,没有要罢休的意思。费里西安诺已经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本田菊示意侍从过来收拾餐厅,只有基尔伯特无聊的四处张望。

“哎?west,你是不是吧信件的一部分丢到地上了?你看看,在你椅子下面。不不不,左前腿后面,对啦。”

路德维希捡了起来,意外地发现是一个邀请函,烫金的字印刷在羊皮卷上。而还不是邀请自己的。

出于一种震惊之中,路德维希缓缓把邀请函读了出来。

“梅花国国王邀请大鬼先生,与寒食节后来冰堡共赴晚宴。伊万·布拉金斯基。”

基尔伯特呆呆地看着路德维希。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我?”基尔伯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哥哥,他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路德维希揉揉眉心,这样问。

基尔伯特也醒悟过来,低下头思索,

按道理来说,大鬼和小鬼的身份是严格保密的。基尔伯特敢打赌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也就小鬼和红心国王室了。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暴露的呢?

之前都没有这样的消息,那也就是说是最近的事咯。否则也不会现在才来威胁信。

对的,基尔伯特下意识的觉得那是威胁信。

最近的确去过一次寒冷的梅花国。但是他既没有去皇宫,更加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梅花国国王。他在梅花国仅仅和一个首都的黑社会打了交道。而且是以大鬼的身份。

标志性的白袍,不像正常人的恶魔尾巴。像得几乎让人家误以为是个高仿。老实说,基尔伯特也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样可以在无形中给自己减少不少麻烦。大不了揭穿了,就说自己是个重度大鬼爱好者……等等,怎么听起来像个变态?

总,总之,这样反而不会让对方察觉自己的真实身份。

嗯……和他接触得多的人也叫伊万,但是却姓阿尔洛夫斯基。

伊万这个名字和弟弟的路德维希一样是几乎用烂的人名,没什么好奇怪的。而且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引起对方的怀疑了吧,基尔伯特没记错的话。

差一点就要热的当着他的面把白色斗篷脱掉。虽然那里暖气太足也是一个原因。但是基尔伯特试图传递的信号是——我不习惯长时间穿斗篷。

很微妙不是吗,大鬼最为人熟知的印象就是纯白无暇的白色斗篷和长剑。

所以说啊,为什么他会暴露啊!

路德维希看着哥哥眉头紧皱的脸,小心翼翼的问:“会不会是像阿尔弗雷德一样的方法认出来的。”

基尔伯特心里咯噔一声。“不,不会吧。我可没有在梅花国教过别人剑术啊。”

对了,忘了阿尔弗雷德这个奇葩。

要不是大祭师拉着我教那个小鬼剑术,他才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已经是黑桃国国王的阿尔弗雷德拦住,然后和大祭师打了个照面,只来得及给他一记眼刀,然后就是被阿尔弗雷德各种询问。

以前怎么没发现那小子那么烦啊。

“与其在这里烦恼,还不如去瞧瞧。”本田菊看着苦恼的基尔伯特,这样说。

“额,可是。我该怎么样才能把话套出来呢?”

“这个好办,用红心国的王兄的身份去,问问是不是放错了。在慢慢观察不就好了?”

“哦!好办法!”费里西安诺突然惊醒,对着基尔伯特笑着说,“听起来不错哦。”

“那就承你吉言啦小费里。”

“那就这么决定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在梅花国办,那就拜托哥哥了。”

“好!”基尔伯特笑了笑,举起酒杯。

“感觉很危险呢,那可是梅花国啊,基尔要小心啊!”

“请不要大意了。师匠。”

“师匠???”

“咳咳,在下口误。”

说着笑着,基尔伯特已经骑着马从皇宫里冲了出去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1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