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2)

【二】这个神奇的世界里的人们

1.ooc和文笔清奇

2.个人感觉叫男人Queen有点难以接受,于是各个国家改了一个叫法。梅花国是亲王,方块国是公爵,黑桃国是摄政王,红心国是大公。

3.主cp雪兔无差,副cp新大陆家族,花夫妇,亲子分无差。

劳烦避雷【鞠躬】

目录

http://guilu597.lofter.com/post/1ea92f4a_118a6540


在这片广阔的陆地上,被人为的分成五大区域。其中有北方的梅花国,西方的红心国,南方的方块国和东方的黑桃国。

处于四国中间的是中央森林,在中央森林里有着号称百科全书集中之地的世界树,以及居住在那里的世界树守护组织。从中央森林延伸的茂密丛林作为边际区分四大王国。

根据世界树的意愿,别质疑,世界树也是有生命的。每个国家每年都可以送十个人进入世界树内部的巨大藏书室浏览一个月。由世界树守护组织——鬼,负责带路,解除进入世界树人员的武装等等事宜。

眼下距离世界树开放的时候还早,基尔伯特作为大鬼,区别于一直驻守那里的小鬼。他的主要任务是维护世界和平……是的,不用怀疑,这也是世界树的意愿。否则依着基尔伯特的性子,才懒得管什么世界安危。无聊死了。

基尔伯特穿过边境森林,一路奔波,终于在一个月以后北上到了梅花国。交换完了入境手续,他算是正式踏入梅花国的土地了。

这次可不能像上次一样粗心大意了。如果那个布拉金斯基的的确确知道他就是大鬼也就算了,肯定要叫大祭司过来消去记忆的。但是也不排除她只是碰运气而已。那样的话,大鬼的身份是不能用了。能用的只有自己这个贝什米特家族的人这个头衔。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头衔在这个见鬼的国家能带给基尔伯特的帮助很小。甚至连恐吓也没办法做到。

头一回觉得自己其实什么也没办法做。

啧。

掏出大陆通行的货币,找到一个租马的铺子。挑了一匹看上去还可以的马。翻身而上,拉着缰绳向着梅花国中心的方向前进。

黑桃国,皇宫

摄政王大人正在和骑士大人一起喝茶,虽然一个喝的是红茶,一个是绿茶。

看起来像是个相当精致的茶话会,各自喜欢的点心分别摆开,毫不侵犯。两个人端起茶杯,看着杯子里或清或浊的液体,轻轻用嘴里呼出的气让水面泛起涟漪,空气中的小水滴迎面扑来,但是他们毫不在意,还是轻轻抿了一口。

“呼——”

正在享受这样绝妙的下午茶时光,会客厅的门突然被蛮力推开,两人同时望向门口。

阿尔弗雷德僵在门口。“额……”

“我尊敬的国王大人,我想你得解释解释你在干什么。”

“哎?什么嘛,两个老人家在喝保健茶?”

“噗——”两个人同时喷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看来你不打算好好解释啊。”亚瑟给了王耀一个眼色,王耀点点头,提着剑冲向阿尔弗雷德。

“停!我是来宣布喜讯的!”看着王耀还是没有停下了地样子,阿尔弗雷德连忙说:“马修醒了!!!”

王耀果然停了下来。

亚瑟端起茶杯,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

王耀把剑收回到剑鞘里,转身离开了会客厅。现在是属于他们一家人的时间。

“他这次可足足睡了两个月。”亚瑟做了个手势,示意阿尔弗雷德坐下。阿尔弗雷德顺从地坐下,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要我去告诉弗朗西斯一声吗?”

“洗手了吗?不用了,马修和我们已经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亚瑟白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这样真的好吗?”阿尔弗雷德没有理睬亚瑟的警告,继续拿起一块点心。

“这是我们共同商议得出的结论,没有什么好或者不好。只有接受。”

“这样只会让你的处境更加可怜。亚瑟。”

“你得明白,用他的话刺激我没有好处。”亚瑟用餐巾擦了擦嘴唇,“该走了,干活去吧。我的国王大人。”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有亚瑟一个人还坐在那里。抬起头,通过透明玻璃窗可以看得到外面花园的景色。十年前还是四个孩子的乐园,而现在,它什么也不是了。

因为大家都选择不同的道路,走向自己所期待的未来了。

他站了起来,摇了摇桌子上的铃铛,拿起外套,自己也离开了那里。

虽然亚瑟是这么说,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给弗朗西斯传了封短信。他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亚瑟在书房里拆开了一封信。拿出来瞄了一眼,就捏了个法诀让信纸燃尽了。

“那个家伙,在梅花国搞什么啊。老是添麻烦。啧。”

绝口不提后面还附上了一句话。“那家伙问马修怎么样了。听说他最近又晕过去了。”

到底是哪个乱咬舌根的家伙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那么鸡婆……大概只有基尔伯特干得出来。老实说,亚瑟对基尔伯特的感情十分复杂,他们保持着朋友之间的交情和距离,但是双方心照不宣的距离有时候会被基尔伯特的自作多情打破,偏偏那家伙还乐此不疲。到这个份上,普通人都会坚决而委婉的断绝关系。可是亚瑟有的时候回想起来,也觉得那个家伙其实很不错。或许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我。

保持镇定,继续前进,向来是亚瑟的作风。

那就大度的原谅他吧。

纸张烧的只剩下灰烬,他把灰轻轻抖落到烟灰缸里,拿起笔,给那个远在梅花国的笨蛋写信。

“要我说,头一句就该学着罗德里赫一样‘请原谅我在信的一开始就使用那样粗俗不堪的语言,但是,你依然是个大笨蛋先生。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就足够让那家伙恼火了。哈哈。”

羽毛笔轻轻潦草的写了几笔,就听到敲门的声音。亚瑟悄悄把信藏在里衬,让门外的人进来。

“摄政王大人,王子殿下希望您过去。”

“好,我知道了。你让马修稍微等一等。我马上到。”

仆人鞠了一躬,悄悄把门带上。

亚瑟摊开信纸,默默看了一会儿。他鬼使神差地在末尾添了一句“马修已经醒了,但是不准告诉他。”

鬼都知道最后他还是会知道的。


评论
热度 ( 1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