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生贺】选择

祝福唧唧 @桐子鸡 生日快乐!感谢你之前的所有玻璃渣,于是本来打算写个玻璃糖的,但是看上去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你什么时候如过意?】但是还是厚着脸皮发出了了~望不要嫌弃。

尼可拉斯站在大团长的面前沉默不语。大团长认真地望着他。

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两个,留下来,或者跟着那些不愿改变信仰的人一起继续浪迹天涯。

做出改变无疑是困难的,可你又对以前的生活有多喜欢呢?

尼可拉斯只好站着,半晌无言。去或是留,对于尼可拉斯而言本不应该成为难事。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尼可,何必要否认呢?”

尼可拉斯还是没有说话。无声是一种抵抗,更是一种自我怀疑。

“你想要个家。一个可以包容你的地方,一个需要你的地方,一个容身之所。”

他说得对。尼可拉斯自己也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呢?

他有这个资格吗? 

显然没有。

“你喜欢人吗?想要拥有你的民众吗?”大团长拿着长剑,轻轻擦拭着。神情一点也看不清。

“以撒的物当归以撒,上帝的物当归上帝。”【注一】

大团长的手停顿了一下,又再次在剑身游走。

 “土地是我们一点点打下来的,不该归我们吗?”

“不知道。”

“难道你不想堂堂正正地站在大家面前,骄傲而大声地说出你的名字?”

他没有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像一个孩童面对突如其来地奖励不知所措。先是兴奋,然后开始怀疑,世界本不该如此公平。

像梦,有种不真实感。和那些阿拉伯人所说的沙漠绿洲一样。

尼可拉斯只是盯着自己皮靴。

“那么你是打算留还是走?”

“听您的。您是我的主人。”

大团长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尼可拉斯知道大团长的选择,没有什么悬念。他心甘情愿别人替他选择。最好就是绝不动脑子,全自动解决问题。

即使是妄想。

“就萨/克/森,没意见吧各位?”腓特烈大帝的眼睛划过全场,盯上了一直神游的尼可拉斯。“尼可?”

尼可拉斯的手抖了抖,“没有,由您决定。”

我们能在短时间内攻克那里吗?我该有这样的把握吗?

谁知道,我不知道。

或许谁都不知道。

维克多睁开眼睛,他好像听见枕头边上的人在喃喃自语。

“不知道。我不知道。”充满了迷惑和委屈,活脱脱像个小孩子,乖乖听从大人的话,不作一点违背。

搞什么啊,那家伙。

“我什么都不知道。”泪花在眼角闪烁。

“我真的不知道。”死还是活?或许拿/破/仑就该给我答案了。尼可拉斯看了弟弟一眼。

“那就去死吧。”爱因斯不耐烦地说,他实在是不喜欢哥哥这一点。

“好。”尼可拉斯点点头,从防空洞里走了出来。外面是飞扬的尘土,四处逃窜的人们,还有苏/军的坦克。

来吧,来一个导弹。

想死吗?

不,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直面死亡是一种勇气。对吧。”

做噩梦了吗?维克多皱着眉头看了尼可拉斯一眼,轻轻把他搂在怀里。

睁大眼睛,远远就看见了炮弹摆出抛物线的弧度向他冲过来。尼可拉斯甚至可以预想爆炸时剧烈的响声,碎片四溅。他大概会烧成一堆灰烬。

可是有人把他扑倒在地上,没让他接触让人窒息的硫磺。

“醒醒,你疯了吗?!”

尼可拉斯眨了眨眼睛。

“说你蠢真的是没错!”

“我不会选择。West说这个适合我。”

维克多把怀里的人紧了紧。

“你听他的话,听不听我的话?”

“什么?”

“活下来,陪我好好活下来。”

【注一】源自圣经(废话)

评论 ( 11 )
热度 ( 21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