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生贺】“下面有个通知”

生日快乐! @雨蝎君见 恭喜!这是旺仔牛奶的那个梗,我关注的半个圈子都在传这个,不会改图就只好写完了~希望喜欢~



“下面有个通知,明天会有领导和其他学校的老师来调研,请同学们……”校长开着操场的大喇叭滔滔不绝,

基尔伯特在讲台上翻了个白眼。

孩子们看到老师背对着他们,手死死地握着粉笔,就知道老师又在用家乡话骂人了。纷纷嘻嘻哈哈地笑了出来。

这个人该死的还要讲多久。本来小学的科学课就不多了,那个混蛋还要给他完美而充实的计划添乱。

我的上帝啊!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转了过来。坐在椅子上看着孩子们发呆。

他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明白了他其实在不在家里都无所谓以后,他就一直物色有什么工作可以去做来玩玩。

所幸做国/家这个活并不是完全没有帮助,至少在悠长的时间面前他还是有足以自豪的东西。
知识。

“哥哥,如果非要出去的话,请去一下比较安全的地方吧。”

弟弟这样说,基尔伯特就把目光锁定在经济不会差劲,治安也不错的中/国。于是,他跟着一个支教团队从柏/林千里迢迢来到中/国。

去北/京见了王耀一面,一起吃了顿饭。

王耀问他:“你想到哪里去?”

“……到偏北的地方吧,我想。”

“那帮我个忙成不?”

“哈?”

于是他就到了这个小山村,开始了他没有啤酒,没有香肠,没有家的生活。

所幸,这里还有土豆和网络,也并不是什么太过破烂的小学。听王耀说,这已经是获得募捐了的希望小学,最近政府加强教育,强调每个正规小学必须有一名科学老师,正好看到基尔伯特,王耀毫不犹豫就把他卖了。

……

“哎呀,也不要这么说嘛!那爱因斯坦不也是德/国人?”

“怎么说,爱因斯坦跟我还是有点渊源的。”

“?怎么?难道他是容/克贵族的后裔?”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犹太裔。但是他的有一篇论文第一次是投在普/鲁/士科学院的。就是狭义相对论的那篇。”

“你连这个都算?”

“当然!真不愧是本大爷!kesesesese!”

“对了,明天我也会过去。”

“这种小事你也管?”

“这不是视察嘛,正好抽中你们这间希望小学。”

“好吧,那我挂了。”

“希望你的中文有进步,挂了。”

切,你也太小瞧本大爷了吧!基尔伯特嘴里嘟囔着,把电话挂了。

呼,就等着明天上完课,找个时间去找王耀喝一杯。白色的酒虽然不能喝太多,喝一点还是可以的。

等到了第二天,王耀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还说着要来听他上课,最后在教室末尾却没见到人。

他甩了甩头,把那些有的没的统统丢到一边。

拿起粉笔在黑板是吱呀的留下声音和字迹。

“咳咳。”

广播里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怎么?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下面是一则通知,请基尔伯特老师到校门口,你的蠢熊先生拿着你最喜欢的啤酒在等你 ”

……!!!

基尔伯特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会叫蠢熊的只有他一个,而那个人八成也只允许他这样叫。

可是……这也太过奇怪了吧!

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除非……除非王耀……

好吧,那个家伙又把自己卖了。

下面的学生已经开始起哄,从来没见过老师有人找,还是以这种戏剧化的方式。

基尔伯特丢下一句“你们自己看书!”就冲了出去。

果不其然,那个家伙就在校门口抱着一箱啤酒微笑地看着他。

基尔伯特不知道为什么,白皙的脸颊上铺上了粉红。

“你小子居然没拿伏特加找我,真是稀奇。”

“我有不是美洲那个AKY,怎么会干这种事呢?话说……基尔你脸红了哦。”

“那是跑过来的原因!”

“哎?原来基尔那么期待见我哦。”

“才没有……”

“我好开心哦。”

基尔伯特看着在他面前绽放地,漂亮地笑脸。没有把后面的辩词说出来。

他抱住伊万,轻轻说了一声“谢谢。”

停了不久的雪又开始下了起来,时间在此定格。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