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羞耻段子】更衣室的奇特体验

当衣服出现在更衣室的时候,据弗拉基米尔说,基尔伯特睁大眼睛,脸颊染上粉红。而伊万失去了一直以来浮现在他脸上的笑容,不断回头确认我们有没有挑错衣服。

莉齐姐笑着摇摇头。而我眼观鼻,鼻观心,总之就是没有吭声。为了哥哥可以在自己也那么羞耻的时候可以尽情嘲笑对方而忘记他所处何地也是非常不错的了。对我来说。

“康拉德……基尔真的给我挑了这种衣服?”最后伊万先生忍不住问了我。

我默默地看了莉齐姐一眼,点点头。

这真的是我的哥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挑的衣服。

虽然我可以理解伊万先生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泳衣加纱,也是非常奇特而且露骨的搭配了。最主要的是……

大概是为了搞笑的关系,哥哥把伊万先生的尺码往小了算。以至于透过白纱可以看到伊万先生的每一寸肌肉。
我在想哥哥的意图,看着那个已经把衣服穿了出来的伊万先生。

“啧啧啧。”莉齐姐发出了奇怪地声音。

“伊丽莎白你……干嘛发出那种声音啊!”

“我说你啊,还真的特别懂他。我和康拉德倒腾了半个小时的纱。没想到你一下子就明白他想干嘛了。啧啧。真爱啊。”

“才,才没有……”伊万先生小声的像蚊子。

现在伊万先生的状况足够让哥哥笑掉大牙了。

小了一号的女士连体泳衣,紧紧地贴在伊万先生身上,腹肌的轮廓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但是因为是个男性,是个不折不扣的飞机场。哥哥又把海绵垫撤了出来,于是变成了样式奇特的紧身衣。虽然看上去体型很大,但是意外的没有什么赘肉。不过衣服还是太小了,白皙的肌肤还是别泳衣紧紧勒住,没有掩盖住的肌肉被挤出来。上半身和下半身成了畸形的和谐,看上去滑稽极了。

没有裙边,只有一层黑色的蕾丝。它们直接撑起来,没有了原本曲折的俏皮,反倒直接粗暴了许多。

胸前有一个金色的小环连接着到肚脐都分开的两块布料。

啧啧啧。

连我也开始想白纱是不是哥哥罕见的同情心。不,还有另一种可能。

想到这里,我不禁勾起了嘴角。

“康拉德……你……笑得有点奇怪哦,我可要生气了哦。”伊万先生眯起眼睛,发出了让人不安的气息。

“咳咳咳,只是正常的笑而已。真的。”

“不过康拉德会笑……本身也不太正常。”

“哎……”

“好啦好啦,伊万,赶紧把这个纱穿上,不要再脱下来了!”莉齐姐笑着打断我们的谈话,把话题转回正题。

“好吧。”伊万先生摆出一副委屈脸,不情不愿地把纱戴上。头上有一点点用白纱做成的花,别在伊万先生奶油金色的头发上。然后是折出层次感的,从胸前开始,沿着泳衣原本的线一直粘下去。

总觉得有某种色/情的意味。

我看到莉齐姐朝我打了个眼色,我点点头,表示收到。莉齐姐拿着相机走到隔壁更衣室。

我虽然猜到她要干什么,但是鉴于我也很好奇。所以完全没有阻止。

完全没有。

我大概可以听到哥哥最后看到《W报》上的高清写真之后暴跳如雷,最后只好悻悻地说:“拍得一点都不帅气。”

哈哈,想到这里,我似乎又笑了出来。

“康拉德你觉得……基尔穿成这个样子会怎么样?”

“也……不会怎么样。大概就会在见到之后好好嘲笑你一番。”

“那然后呢?”

“没有然后。非要说的话就是……拍照发博客。大概。”

“……我以为会有报复。”伊万笑得更开心了。

“我以为你知道。哥哥那么豁达的人不会的。除非恶作剧。”

“好吧。”

等到冬妮娅小姐过来,告诉我准备就绪之后,我拉开门,让伊万先生和哥哥见面。

哥哥看到伊万先生先是一愣,然后发出爆笑。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蠢,蠢熊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基尔你自己也……”

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默默地看着哥哥穿着景泰蓝色的旗袍,还是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那种……

因为怕撑开而摆出扭捏姿态的腿。靠胸肌和翘臀撑起布料。腰身感觉纤细而明显。总是还是没有太过诡异……才怪吧。一个大男人穿旗袍不诡异才真的很诡异啊!还有谁恶趣味的加上了两个伪装的丸子在头上?

我记得看的时候是没有的。

我疑惑地看向莉齐姐,她冲我眨眨眼。

好吧,我知道了。

突然,冬妮娅小姐突然问我:“话说,你知道他们俩为什么突然这样了吗?好奇怪哦。”

……我没有回话,心里面却把前天的事回忆了一遍。

那天,哥哥拉着我号称要给我买衣服。

虽然我知道他是闲得无聊……但是也没想过他把大忙人伊万先生也叫了过来。更让我措不及防的是,哥哥拿着一套连体小兔子外套问我怎么样;伊万先生嫌弃地瞄了一眼,拿起毛绒绒的儿童外套说:“这才合适小孩子穿嘛。”

我虽然比起以前,现在的身高还是有所缩水,但是比起刚醒的十岁小孩的样子,我至少已经长了六岁了!

两个人争吵不休,然后突然望向我。

“康拉德,你觉得呢?”

……

“我提议,为了比较你们俩的口味,还是去比试一番吧。”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