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3】

国王与国

1.ooc和文笔清奇。

2.扑克设定

主cp雪兔无差

副cp新大陆家族,亲子分,花夫妇无差。中欧夫妇其实没有多少的【被打】

开新坑!无脑爽文流!

劳烦注意避雷【鞠躬】

【目录】http://guilu597.lofter.com/post/1ea92f4a_118a6540

 

伊万·布拉金斯基,梅花国之王,扑克大陆四大王国的君王,极冬之地的守护者,世界树与风霜之子,极地支配者。正披着白狐裘,托着腮,双眼无神的在书房被迫听托里斯汇报。

听着托里斯絮絮叨叨的说着事情,伊万不禁悄悄翻了个第四个白眼。

对了,我该问问他这件事。“我的国书发出去了吧。”

“啊啊?是的陛下,应该有回应了吧现在。”托里斯愣了愣,马上回答。

“恩恩,我猜猜看是谁过来呢?”伊万笑了起来。

托里斯打了个寒颤,但是还是马上回答:“不知道。或许不认识呢。”

伊万笑得更开心了“也是呢。”

托里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请,请不要再这样笑下去了,陛下。”

“哎?可是姐姐说,这样笑有气势啊。”

我的天啊!冬妮娅大人您想干什么?托里斯在内心哀嚎。请不要带坏陛下啊啊啊啊!“请,请以后正式场合,面对外国使臣时再这样好吗。”

“哦哦。”

国王陛下总算是回到了平时呆呆愣愣的表情了,托里斯松了口气。“那我退下了。”

“不不,托里斯,你等等。”伊万一下子站起来,拉着托里斯的手不让他走。“再待一会儿。”

拉着他的手微微颤抖,托里斯心下疑惑,刚刚看到娜塔莉亚公主殿下离开了啊?怎么他还在这里害怕?

“怎么了陛下?”

“姐,姐姐说,我,我要是不好好工作,就让妹妹住在我隔壁!”

我们的国王陛下是遭了什么罪啊。

“求求你了托里斯!随便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就行啦!宅在家里的日子好无聊!!!”

好吧,我家陛下日常放飞自我想出去玩,结果被长公主殿下日常秒杀。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你忍心吗托里斯???”

“我还有事……”

“难道我还不如事情吗?!”伊万继续眼泪汪汪。

“可是我的工资……”

“我补上!放心!”

“好。”没有半句废话,听到承诺的托里斯马上坐下。动作行云流水,看得伊万目瞪口呆。

“我,我,我。”

“怎么了陛下?不是说要我留下了的么?”托里斯眨眨眼睛,故作不解的问。

或许他错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只有文件才能给他些许温暖。伊万这样想着,重新坐了回去,无力拿起文件。

作为国王的职责是守护,可他想要的是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本不该和国王这个职业冲突的不是吗?大家都说国王可以决定一切的来着。

“陛下,老实说,你已经比大部分人幸福多了。冬天不用考虑冷暖,不用考虑肚子会不会饿。只是牺牲小小的自由就可以获得权力和温饱。简直是大多数人的梦想。”托里斯笑着说。

“还能收获那些元老们的抱怨。啧。可是我真的受够了!文件,交际花,酒会,宴席!我的天啊!烦透了!”伊万狠狠地放下文件,“可是我能得到的自由仅仅是花园半小时之旅。呵呵呵,真讽刺。”

“不让您出去是为了安全。”

“那我学的剑术是干什么的?”

“为了以防万一。”

“得了吧。”伊万用力一靠,把自己陷到椅子里。“责任,这些东西我听得还不够多吗?”

托里斯没办法反驳,他知道陛下有多希望出去。可是,谁能有办法呢。生而为王,难道是什么坏事吗?又难道是什么好事吗?

他没资格说。

只能看着趴在办公桌上,看不清脸的国王,轻轻叹了口气,“就这么想要出去吗?”

“你不懂啦。”

“您这样很像个小孩子您知道吗?”

“有区别吗?”伊万把下巴磕在桌子上,无法聚焦的瞳孔里什么都没有,“姐姐巴不得我还是个小鬼。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可不认同这种没有根据的说法。陛下。无论您的年纪大或者小,您的事务并不会减少。没有阻止您逃出去的事情也会有帮您处理事物的麻烦事。都一样。都一样。”像说梦话一般把最后三个字重复一遍,书房安静了下来。

“只有鬼知道。”

“这鬼地方还是这么冷。”基尔伯特反手把门关上了,跺着脚把大衣放到衣架上。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个地方呢。”罗德里赫从茶几上端过来一杯热咖啡。

基尔伯特接过咖啡,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莉齐呢?不在你这里?”

“请注意,她是国王的骑士,不是我的。”

“嚯,得了吧罗德里赫。我知道你小时候说过的每一句话。”基尔伯特吹了声口哨。

 “那是小孩子的戏言。”罗德里赫把头别过去,不想去看他。

但是眼尖的基尔伯特已经看到他微红的耳尖。什么嘛,看起来还没让那个疯婆子知道啊。

“说起来,你这次过来干什么啊。”

“是一些日常事务,加上你们家的国王大人疑似记错了信。为了避免外交纠纷于是west专门让我跑了一趟。”

“外交纠纷?那么严重?”罗德里赫挑了挑眉。

“不然会让我专门回来一趟?谁知道那个家伙发了什么疯。”基尔伯特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罗德里赫家巨大的皮沙发上,随手把信给罗德里赫。

“你还在跟着师傅训练?”罗德里赫拆开信封,然后就听到茶杯与地面亲密接触然后破碎的声音。

“没有啦,只是现在自己一个晃悠整个大陆。走完了就去北边的斯/堪/的/纳/维/亚玩。我的计划大概就是这样。”

“大,大鬼?!”

基尔伯特转过去,看到那睁大到不可思议的深紫色眸子。

啊,他刚刚一定没听到我说什么。

“是啊,你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的确,不过,国王殿下他……怎么会发出这样无厘头的东西呢?”虽然说那家伙一向极不靠谱,和小时候一样胡作非为,并且在逃跑上表现出异乎常人的兴趣。

但是这件事,也闹得太大了点吧……

难道说,这次逃跑是有预谋的吗?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