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眼癌组】一个人的王国

记个梗,记个梗而已,产不产的出还要另说。
娜拉式贵族oliver和【伪】狄更斯式底层少年fukase。
本来想着是18世纪雾都但是我本人对它了解为……零【捂脸】架空的话我又有点舍不得,毕竟结尾说不定有开车福利【等等,不存在的】
就单纯记梗吧,如果大家有资料愿意分享给我还真的万分感谢【鞠躬】

今天的雾都还是阴雨连连,fukase抱住自己的双腿卷缩在墙角。
滴答滴答。
他抬起头,让干涩的唇接触雨水。
三天的饥饿让他没有力气去在这个雾雨蒙蒙的地方找到食物。
好饿,有点……受不了了。
好难受。
马车的轮子咕噜咕噜从水上划过。
他努力缩成一团。
好难受。
湿哒哒的衣服,浑身上下都是刺鼻的气息。
今天是礼拜日,对吗。
一个个都往教堂跑。
会有面包,可是我,过不去。
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马车还是不停过去。
他已经隐隐约约听到那些唱诗班咏唱圣歌的声音。
oliver在房间里穿好衣服,打开房门。
“亲爱的,今天还要去嘛?我要和舒伯特伯爵夫人先去探望舒伯特伯爵。可能没办法一起过去。”
“我知道了。不会乱跑,不会打开车帘,不会着凉的。”oliver仰起头,笑着对母亲说,“所以不要担心。”
母亲揉揉他柔软的金发,轻轻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
“露西,带少爷去穿衣服。”母亲提着白色的长裙走了出去。
“是,夫人。”
oliver拉着露西走到房间。
换好衣服,露西叫了马车夫过来。扶着oliver马车。
马车在雨里飞驰。
oliver轻轻掀开帘子。
妈妈不在的时候,干这种事是没有人会阻拦的。他知道。
外面的世界对他而言是不真实的,外面的人是脸型模糊的怪物,外面的那个叫街道的地方怪物特别多。
“狼人是会在半夜找还在街上流浪的小孩吃的。”
奶妈是这么说的,却违背了她的誓言。
“oil?你不会感到寂寞吗?”
“寂寞?那是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双湖蓝色的,充满了同情和泪水的眼睛。
“是一份妈妈给你的礼物。亲爱的。”
妈妈会摸着他柔软的金发这样说。
看不见的褐色瞳孔会是怎么样的?
他不知道。
直到那抹火红出现在他的眼前。灰色的街道突然有了别样的颜色。
他甚至可以看见那个人的脸,被雨水打湿了的绷带,乱糟糟的红发。
和她的孩子一样……
“等一下。”
“……少爷?”
fukase没留意从他身边擦过的马车,那数量太多,他没有力气,也没有那么无聊。
他贴着墙壁,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教堂走去。
“请等一下!”
fukase没有在意。反正不可能是在叫他。
“这位……先生。等一下。”
他终于回过头,看到一位撑住雨伞的侍女拿着另一把伞和一袋类似食物的东西向他走过来。
“请问……是在叫我吗?”
“是的先生,这是我家少爷赠予您的。请拿好。”
侍女一股脑儿把东西塞给他,就匆匆上了马车离开了。朝着教堂的方向。
fukase没看见什么少爷,但是却把马车上的纹章看了个清楚。

评论
热度 ( 23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