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4】

等等,你是真的国王吗?

1.ooc和文笔清奇。

2.扑克设定

主cp雪兔无差

副cp新大陆家族,亲子分,花夫妇无差。

开新坑!无脑爽文流!

劳烦注意避雷【鞠躬】

【目录】http://guilu597.lofter.com/post/1ea92f4a_118a6540

“无论怎么说,你都要见一见国王,才能把话说清楚。对吧。”冷静下来的罗德里赫重新端起咖啡。

“没错。”基尔伯特打了个响指,“由你递一下求见帖没问题吧?”

“问题很大。”罗德里赫自嘲地笑笑。

“你什么意思?”事情不如基尔伯特想的那么简单。

“架空了呗。”

“你可是亲王大人哎。”

“准确来说,是架空了的亲王。你要递交求见帖,要去找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伯爵先生。”罗德里赫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钢笔和便签纸,快速而漂亮的用花体写了个地址和几行话。递给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接过纸条,“那谢了啦。”

“我只请求你不要惹祸上身就得了。”

“那是当然不会的啦。”基尔伯特露出了招牌邪笑,“我的堂兄。”

罗德里赫笑了笑,没有说话。

梅花国地处大陆北边,一年有一半时间处于天寒地冻之中,现在虽然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但是天空依旧飘着些许雪花。屋顶上也有薄薄的积雪。基尔伯特被安排了今天去皇宫会见国王。事情虽然不如他所想,不过总算是步入正轨了。不过,第一次用这个身份见梅花国国王,想想还挺新奇的。原本打算从罗德里赫嘴巴里套出点什么,现在看来那个小少爷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他离权力的中心有点远。帮不上什么了。

走着走着,就可以看到皇宫正门了。

典型的希腊式的建筑,高高的大理石柱支撑起三明治,听说是叫科林斯柱来着,花纹很是华丽。好吧,基尔伯特本着不爽的态度,感觉这一切都是假大空,花架子。

基尔伯特向大门前面的侍卫出示了信件,侍卫就把他带到一个花园里。

那位罗利纳提斯伯爵在花园门口接到了基尔伯特,悄悄给他叮嘱了几句没等基尔伯特问他会见的地点为什么在花园就把他推了进去。

莫名其妙嘛,难道梅花国的人都这样?

基尔伯特挠挠头,沿着花园里隐秘的小路走了进去。

伊万在亭子里喝着滚热的红茶。

又热又甜的红茶是最好喝不过的了。茂密的花丛包围的栅栏后面冒出一个银色的脑袋。

欧呀,红心国的使者过来了吗?

伊万侧着头想要看个仔细。

是他?从绿叶里探出的脸被伊万看了个仔细。

“你谁啊?”正正在门口,额头撞到脸。对面的那个家伙马上弹开,对着他狠狠咒骂了一声。

“请不要用这样漫不经心的语气说这种粗俗不堪的话!”那个时候还是小鬼模样的亲王先生拉着他。

“基尔——”亲王夫人也皱着眉说。

“梅花国之王,扑克大陆四大王国的君王,极冬之地的守护者,世界树于风霜之子,极地支配者。红心国的使者带来了我王的给您的消息。”

伊万眼睁睁看着那个人走过来,鞠了个躬,犹豫着把信件递过来。

伊万下意识想叫托里斯接过来,随即反应过来托里斯被他赶出去了。

“哦哦。”随手接过信件,放到椅子上。就这样痴痴呆呆地看着他。

那是一个满月的晚上,伊万第一次离家出走,因为背得东西太多而才到亲王府就累的只能扶着墙走。

隐隐约约听到的声音。

“拿起你的剑。你要记得你是谁!”

“弑君者!”披着黑色斗篷的小孩大吼,一头银发却格外引人注目。

然后就是单方面被打,几剑就把小男孩撂倒,然后拎着剑对他拳打脚踢。

小小的孩童被踢了一脚,整个人翻了一面。“站起来。”

“呜——”那个孩子努力地想爬起来,却又被大人踹了一脚再次趴下。

本来听到“弑君者”还吓了一跳的伊万现在反而有种同情和义愤填膺的感情。

“你在干什么?在我的领土欺负弱小?”

两个人同时看向他。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好笑又疑惑地看着他。

……

他,说错了什么吗???

后来?后来就不记得了,只知道那一次以后姐姐的任务就是全权照顾,顺便看住他。

他是红心国的吗?

“陛下,我王还有一件事委托我向您报告。”

“嗯?”伊万笑了起来,“说说?”

“额……关于您的那封邀请函。不知为何塞在了给我王的国书里。请您收回去。”

“我?我没有寄错过东西哦?”

基尔伯特只觉得喉咙一紧,心跳开始加速。搭配上伊万那个暧昧不明微笑的嘴,还有略带诱惑的语气。总觉得那个家伙已经知道了。

要联系大祭司了……可是他能不能抽出时间过来还难说。

基尔伯特咬咬牙,万一是虚张声势呢。“可是我国暂时没有大鬼的消息。”

“那就很难办咯。我记得大鬼最后一次出现在那里吧?”

“但是我们这边完全没有消息。”什么意思?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握紧。

于是花园里出现了罕见的宁静。只见伊万拍了一下手掌。

“这样吧,你和我一起去找他吧。”

“嗯,我会向……等等?”基尔伯特原本低下来思索的头一下子抬起来。

眼睛对上眼睛。

掉进鲜血里的紫水晶,融进紫色的玫瑰。

“你的意思是让本大爷陪你去找?”反应过来的基尔伯特连基本的礼仪也不讲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哦。”

“我他——”基尔伯特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你什么意思?我又凭什么听你的?”

“我的意思就是和我一起出去逛逛而已。至于你为什么听我的。”伊万站起来,以基尔伯特极其不爽的身高差俯视着他,眼睛里什么感情都看不到。伊万走进基尔伯特,在他耳边轻轻耳语。

“如果我没记错,方块国和黑桃国关系很密切吧。你就不担心……”

基尔伯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该死,这是威胁!为什么west从来不说?

我不该知道这些事的。

我的任务是维护世界和平,我是个弑君者啊。

难道真的被小少爷说中了?那事情就更加麻烦了。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