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露普/点文】十诫

@桐子鸡 感谢点文!后面有点仓促见谅啦。
会……看不懂世界观吗?我等一下会在评论区写一下【大概】
ooc和文笔清奇

神有是云:第一诫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第二诫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他,因为我—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

第三诫 不可妄称你神的名;因为妄称我之名的,我必不以他为无罪。

第四诫 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你神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我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我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第五诫 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

第六诫 不可杀人。

第七诫 不可奸淫。

第八诫 不可偷盗。

第九诫 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

第十诫 不可贪邻居的房屋;也不可贪邻居的妻子、仆婢、牛驴,和他一切所有的。
——《十诫》【注一】
那一天雨势不大,只是乌云一直压着,让人透不过气来,全然没有下了雨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小孩步伐轻松地从墓园边走过。而与他们不过一个栅栏之隔的一家人面容悲戚。里面有一个人不过才刚刚下葬,泥土还泛着新鲜的气息。

“老爹,那个人是怎么了吗?”银发小男孩指着被郑重抬起来的骨灰盒,拉拉身旁大人的衣角。

“不要指啊基尔伯。那个是死了的人的骨灰哦。”高大的男人亲昵地揉揉孩子柔软的发。

“死了的人?”扑闪的大眼睛充满了不解。

“对啊,对我们人来说,身体机能会衰退,等到崩溃的时候,就会死了。死了的话,就看不到,闻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了。”

“嗯……听上去很可怕啊。”小男孩皱起眉,抓紧了大人的手。

“的确啊,但是这样才能为这个世界的新成员留位置啊。世界要进步才行呢。”男人笑得很慈祥,但是男孩还是一脸不高兴,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我不要你死啊!”

男人把他抱起来,轻轻的拍着男孩的背。“放心,我不会那么快的。我还要把你养大,去见见世面的啊。放心啦。”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个站在墓前的一个孩子用羡慕乃至嫉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们。

黑色西装下是因嫉妒和委屈而微颤的幼小身躯。

天可怜见,他也不过十多岁,就目睹了双亲的逝世。没有办法再父母的慈容。

两个人的人生擦肩而过,染上了不同的颜色。

基尔伯特诧异地看着那个跑过来的女人。不知道该做何种表情。

“小姐,我得告诉你。根据十诫,你是属于天堂的。乘着还没有被污染,赶紧乖乖找到天使先生把你送上天堂去,别老是找我!”基尔伯特挠挠他那满头银发,有些不耐烦的说。

“可是恶魔先生!我说过那个天使会追杀我!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污染我!!!”那个女人已经有点疯狂了,只是跑到基尔伯特身后藏起来。

“……我说,你这样我也会污染你的。”基尔伯特轻盈地跳到一边,翻了个白眼。

“但是,但是拜托你救救我吧,我知道你是好人。”

“打住打住,我可不是人。而且我也帮不了你。你要找到其他天使把你带上去吧。”

虽然可能性不大。每个天使都负责一个区域,互不侵犯。不可能有别的天使出现在这里。

“可是我找不到。”那个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基尔伯特不好拒绝,只好叹了口气。“你就在这里待着吧,我出去看看。”然后他转身出去了。

她是第五个了。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基尔伯特是个不喜欢管没看到的事,可是现在在自己的辖区发生这样的事,他也不得不管了。

天使袭击普通人类灵魂的事件他真的第一次听说,特别是被十诫判定为可以升入天堂的白灵魂。

到底发生了什么,基尔伯特拿起自己的长剑插在剑鞘,

走到了另外一个区域,大声吼了一声:“小少爷!!!”

没过多久,一个天使出现在他头顶,正打算冲下来。基尔伯特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你打算杀了我啊?!”看着落地之后还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的罗德里赫,基尔伯特气不打一处来。

“你自己说,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罗德里赫轻轻地切了一声。

“额,那我也没办法啊。”

“少给我来这套!我都跟你说了公事公办公事公办!怎么,难不成你们那边没有天使了吗?”罗德里赫瞥了他一眼,语气相当不满。

“好了好了,我问问你。”基尔伯特靠近罗德里赫,对着他的耳朵轻轻说。

“你知不知道有些天使会主动污染白灵魂。”
晴天霹雳,罗德里赫不自然地抖抖。

“你的意思是?”

微不可查的点头,罗德里赫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你认真的……”回应他的是基尔伯特不屑地耸肩。

“到底怎么了,我记得你们那是伊万大人负责的。他可是个四翼天使!”

基尔伯特瞄了瞄罗德里赫后面的翅膀,只有两只。心下了然。“级别比你高是吗?”

罗德里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

“不,你别乱来。伊万大人虽然平时不太好说话,但是平时还是非常认真工作的。渎职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罗德里赫下意识拉住基尔伯特的手腕,感觉到对方颤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对恶魔的灼伤效果,马上放开手。

“但是现在这事是确确实实发生了,就算不是他做的,他也应该是个知情者。”基尔伯特血红的瞳孔变得粘稠而混沌。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啊。

“不过我说,你怎么对这事这么上心?”

“……拜托,他已经严重影响我的日常工作了好吗?!我还不想被那个家伙骂!”基尔伯特转身走了,留下罗德里赫站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伊万站在天台向下望去。现在的楼房比起以前还要高了许多,车流和人流也密密麻麻的流动着。让他想到了以前用玩具小汽车和蚂蚁逗趣的童年时光,那个时候汽车可不是什么常见事物,相比之下,自行车更加普遍。

可是如今,谁还会乐意用它呢?

活着真是个美妙的事情,死掉了的命运就要由别人掌握了。

身后的翅膀伴随着情绪的波动轻轻扇动了两下,他向下下垂的眼睑充满了怜悯。

真是可惜啊。

强气流从伊万面前卷过去,让他那奶金色的头发狠狠地拍打在脸上。

“唔。”他皱起眉,干什么啊。

“喂,你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对吗?”
闻言,伊万抬起头,看见了那股气流的制造者。灰色的骨翅,猩红色的毛茸茸耳朵,看上去就很想拔一拔的小尾巴。

是个恶魔呢。扰人清梦的家伙

“是的,劳烦请问你是……”他扬起礼貌的笑容,回应对方的询问。

“你是这里的天使管事的对吧?”没想到对方完全不理睬他的问题,而是毫不客气的提起要求来。

“你知道最近有很多白灵魂都四处避难吗?我奉劝你最好好好看看你的辖区!不要把那些白灵魂被人污染,搞得不得不进入地狱,增加我的工作量。明白了吗?”

对方的表情很是嫌弃,伊万并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愤怒。

“额……我,”还没等他说出来什么实际的东西,那个恶魔就乘着飓风一般离开了。

他是来干嘛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像一片雪花。悄然出现又在不经意间消失。

“喂!还有件事,我这有个白灵魂,你找个时间领回去。”没见到他人,但是听声音也知道是哪位了。

看来他不知道啊。伊万一下子笑了出来,由衷的。

虽然看他有点眼熟,但是他似乎对我没什么别的反应,看来我们并不认识。但是为什么会眼熟呢?

晶莹的紫色瞳孔泛起了波澜。

没过几天,基尔伯特等来了找上门来了的伊万。

“我是来接走那个白灵魂的,还有,我能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事实上,我才到这个地方不久,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伊万摆出招牌礼仪式笑容,虚心的向基尔伯特请教。

“这是第五个。号称被天使污染的白灵魂。你知道,一旦白灵魂被污染了,‘十诫’会重新判定他们的归属。搞不好会被分到我们这,更惨的会直接判定为恶魔。”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开始为他讲解起来。

“你觉得你很惨吗?”突如其来的发问,让基尔伯特愣住了。

“不,我没觉得。只是觉得你们的信徒一定觉得很可怕吧。像我这种不信的人大概无所谓。”

“这样啊。”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走在路上,没有用翅膀或是法术。

“他们一生都辛辛苦苦,把你们的神当做信仰,作为救赎。结果到了死了以后发现并不是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些?”

“听上去是这样的。那么,你信奉的是什么神呢?”伊万岔开话题,“听上去似乎有个很不错的教义。”

“不,我不信教,我是个无神论者。”

这就很让伊万吃惊了。

“不信教?”他几乎失声叫出来。

“是的,这很奇怪吗?”走在前面的基尔伯特奇怪地回过头来看。

“不不不,抱歉我失态了。”伊万摇摇头,“只是我觉得不信教的家伙抱有这样的想法很罕见。”

“会吗,我父亲是这样教导我的。他也是个无神论者。”

父亲……

“这样啊。”

伊万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那你父亲一定是个非常好的人。”

“那是当然的啦。”

听那自豪的语气,伊万就能猜到前面的人有多高兴。但这更加让他难受了。

父亲对他来说已经是个模糊不清的形象了。

自从他九岁的时候父亲被生意伙伴卷入负债,在高达十亿美金的巨款下自杀,母亲也在两年后积劳成疾而死。他就再也不知道什么是父母了。

明明每天祈祷逃掉了债务的那个人的最后抓捕归案,判处死刑并且掉入地狱。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最后居然会在天堂上看见他?

连父亲都在地狱!

“哦,是吗。”

约莫是察觉到自己语气里的敷衍气息,对方没有再吭声了。

两个人沉默着,走到了基尔伯特的临时住所。

“喏,就在里面了。”基尔伯特说,一手推开门,房间里面的一切都清清楚楚了。

普通人的沙发,普通人的水果,普通人的茶杯……

里面全都是普通人才会用的东西。伊万来不及疑惑,就看到了那个做在沙发上的白灵魂。

“莱安娜,天使我给你找来了。”基尔伯特大大咧咧地走进去,鞋也不换就大声喊到。

“是吗!谢谢你……”莱安娜高兴地转过头,当目光停顿到基尔伯特身后的伊万时,却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你就是那个白灵魂吗?随我一道去天堂吧。”伊万笑着,友善的伸出手。

“不,不对,你……”莱安娜没有向前走,而是越缩越后。

“哎?我可不是坏人哦。并不是所有天使都会干那样事啦。走吧。”伊万上前,打算把莱安娜拉出来。

但是莱安娜一下子缩到基尔伯特身后。

“哎?我有那么可怕吗?”

而基尔伯特很不厚道地大声笑了出来,可是他却能感觉到身后的人有多害怕。

“莱安娜你怎么了?”

“他,他是……”

“哎?我怎么了吗?”

“说嘛,没关系。”

“他就是那个打算污染我的天使啊啊啊啊啊!”莱安娜闭上眼睛,大声说了出来。

“你怎么会知道呢?那个人明明只把眼睛露出来而已。”伊万上前一步,对她说。

“可是光看眼睛就知道了!你这个魔鬼!”莱安娜顾不上什么了,随手拿起东西就扔向伊万。

伊万也不避闪,就这样被砸中。

基尔伯特本来打算冷眼旁观,可仔细想想,莱安娜好歹也是他暂时保护的人,而且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都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等等,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涉案的天使只露出眼睛的?”基尔伯特拿出长剑,在伊万和他之间划出距离。

“哎?我也是有去调查的哦。”他觉得伊万紧张起来。

“哦?果然是四翼天使吗?还能调出已经进入天堂的人出来调查啊。”

“哎,也没有啦。”伊万更加紧张了。

“先生,就是他,我不会认错的!”

“这位小姐这样指控我,我也没什么办法。”伊万无奈地对基尔伯特笑了笑。

“这样吧,再多找一个天使一起送上去。”

“那样太麻烦了吧。”抱在胸前的双臂紧了紧。

“这样比较稳妥。我和你一起去吧。”

“非得这样么?”伊万低下头,基尔伯特没有看见他的眼睛。

可是心中的警铃却响个不停。

“对。”

……空气凝固了起来。

“那么很抱歉了。”

“净化!”

啧,基尔伯特举起长剑去抵挡。

“所以说,你是主犯是吗。”

基尔伯特手脚麻利地躲开攻击,家里的东西被打得七零八落。

“我还以为你们天使不会那么丧心病狂!”

净化之光照射到剑上,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然后断成两节。

切。

基尔伯特飞了起来,拿起藏在家里的钢管向伊万捅过去。

伊万顺势退了出去,拿着钢管用力一挥,基尔伯特也被他的怪力带了出来。

“唔啊!”

钢管被两边的角力弄弯。

基尔伯特失去了称手的武器,只好凑近去打近身战。

顾不得被灼烧的痛苦,基尔伯特伸出手,去抓住伊万的手。

伊万也不甘示弱的用另一只手回敬。

两个人手抓着手,谁也不愿意松开。

“你到底为什么想要去污染白灵魂?难道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没有好处,难道就不能做吗?你以为你帮助别人就有什么好处了吗?”

“那你总有什么目的吧,单纯为了复仇?”

“对啊,为了复仇!”

什么……

伊万的眼睛空洞,毫无神采。嘴里在讲述的故事好像是从街道里道听途说来的。

“我的父亲是个商人,他因为合作伙伴逃债,让自己陷入了无尽的债务之中。死后还要进入地狱。可是他的合作伙伴,却去教会忏悔而免罪升入天堂。你说我为了什么?那我们的工作是为了什么?”

“这个不是你我可以判断的。如果我们能判断,那么要‘十诫’干什么?”

“呵,难道说‘十诫’就是完全准确的吗?你救的这个女人。贪图邻居的财产,让那个老鳏夫爱上自己,嫁过去后就对他不理不睬。要不是忏悔,你以为她能上白灵魂?”

“……那你觉得你的判断就是合理的咯。你知不知道她是个孤儿,被没钱逼迫的不得不卖身?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出来?你又知不知道她并没有不理不睬,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算的了什么?!啊!”基尔伯特狠狠地抓着伊万的手臂,伊万疼得面容扭曲。

“可是……可是!”

“可是你父亲不过就是个胆小鬼!只知道逃避。别人能忏悔,他不行吗?!”

“我不准你这样说!你松手,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污染她!她有什么资格进入天堂!”

啧,这个不听劝的家伙。

手上仿佛被点燃了的痛苦,他不能退缩,要是不搞定这个麻烦,以后自己也别想好好工作了。

“那你把十诫当作什么了?你们神虚伪的一套?还是这是个假的东西?”

“闭嘴!!”他的声音已经歇斯底里了,元素开始聚集在伊万的手上,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该死。

汗缓缓从基尔伯特的额头划到脸颊,他却全然没有注意到。

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到那个聚集而成的光元素团。而且在边缘处有些发散出来的能量……

失控了吗?

“喂,你疯了?!”

“我,我不知道……”

不用看,从对方颤抖地语气里也可以猜到那人一定一脸惶恐。

……

“你把它松开,放出去!”基尔伯特咬了咬牙。

“不行!会死掉的!”

“叫你放就放!”

伊万闭上眼睛,把能量释放了出来。

“轰——”

伊万看着躺在床上,被绷带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基尔伯特,发起呆来。

他是怎么想的呢?

明明是个恶魔,是个无神论者。

却比许多信教的人来得善良。

他到底是怎么想,才会克服灼烧的痛苦把他抱住,又用背上的盔甲和翅膀挡住净化的呢?

伊万不自觉的伸出手,碰了碰那个人惨白的脸颊。

“请住手先生。您这样会加重他病情的。”罗德里赫不咸不淡地说。

“没事哦,我带了手套。”

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座城市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是,真的仅仅发生了一个不痛不痒的爆炸,一次不怎么顺利的阴谋而已吗。

【注一】《十诫》即为摩西十诫。我稍微改了,把耶和华删去。就这样。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