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
听见了吗?
听见了。
来自东方的咆哮,哀嚎着,嘴里喷出烈焰。马蹄踏地的气势极为澎湃。城市震动着,颤抖着。
灰尘扬了起来,看不清了。
眼睛被蒙蔽了。
狼来了。
后面是我们的家园,不容允许入侵的地方。
箭矢刮过,刺中,留下爪印。
铠甲,好重,压着少年动弹不得。
剑还未近了他们的身,就已经跌落到地上。
“海德薇莉!快撤!”
都是马背上的孩子,阿提拉的子孙,怎么会这般不同?
少年没有回头,他眼睛里只有杀伐。
他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妈妈已经死在他们手里了。
支离玻碎。
要把剑紧紧握住,不可以,不可以松开。
哥哥们是这样说的。
异教徒……都该死!!!
都……让我厌恶!
割破了喉咙,扎进了心脏。
您为什么不,保佑我们呢。
难道是,我还不够虔诚吗。
这样吗。
这样吗……
地上全是马和人的尸体,无处落脚。他就在那里看见了那个拥有东方人特有的辫子。坐在马背上俯视他。
眼睛是棕红色的,带血的,冰冰凉的。
请求你,堕入地狱吧。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