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再次瞎写。保佑不挂科。等露诞或者圣诞节发一个吧。

呼吸着的油墨味,浸泡久了有种巧克力的甜味。不是这本,也不是这本。
在哪里呢?
你的记忆。
轻轻用手划过书脊,指甲挂过金边,老茧摩擦着封线。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们在呼吸。
那你呢?
你在吗?
全是尘土的老书,没有生气。
上面洋洋洒洒的是拉丁字母或是希腊字母。
隶书金文只能看到拓本,模糊极了。
一排排的书架,无印良品木制CD架就在一旁。
薄薄的纸张要小心,他们很脆弱。
抱着敬畏之心,慢慢把黏在一起的书页拉开。
一点点找。
我知道你在这里的,那为什么不乐意见我一面?
你是从哪个书架顶上跌落,变成了一页页纸张,上面全是字迹。
油墨未干,但是已经无法更改了。
想要撕毁不过也是痴心妄想。
但是,你在哪里呢?不能明示吗。
……
黑色,白色。
到最后,纵使世界五彩斑斓,而我们还是褪色到黑白了。
我还能找到你吗?
我想要见你啊。
“从阿卡城的圣玛利亚-德/意/志修道院开始。”
一纸公文。
“终结于第七十二号法令。”【注一】
我们的宿命。
“呐,你在哪里呢?”
在这里啊。
为人所不知道的地方。
静静的,悄悄的。
慢慢长满蜘蛛丝和虫子。
“我在……这里。”
等你回来。

【注一】我忘记是多少号法令了,抱歉。
虽然主角没说明,可以让大家自己组。但是关注我的大部分都是……吧

评论 ( 1 )
热度 ( 8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