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莫名其妙的设定段子

考什么据我放弃。不是月厨!对fate系列其实也不甚了解。避雷注意。似乎没有御三家没有大小圣杯理论上似乎也可以召唤英灵。就当是阿赖耶的阴谋【喂】

你有什么愿望吗?想要让他们成为现实吗?
来吧,现在给予你争夺这个愿望的机会。来吧,成为已亡者的主人,让他们为你而战。去实现你的愿望吧。

亚瑟看着手背上的红色印记有点不知所措。
本来以为自己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强的欲望了,但是为什么……?
既然这样,那么,
那么我就试一试也无妨?就当是做个魔法试验。随手拿了个以前某个人留在这里的十字架。
“成为我的助力,实现自己的愿望吧。从者!”亚瑟拿着魔法书,紧张又好奇的看着魔法阵里迸射出来的光。
……
等等……
为什么……
“saber,圣/殿/骑/士/团。好久不见,亚瑟哥哥。”
为什么?
“不是说是英灵吗?为什么会是你?我想召唤狮心王理查,不行黑太子也行啊……为什么?”亚瑟祖母绿色的瞳孔满是疑惑。
圣殿揉揉自己金色的短发,说:“不知道啊,比较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圣杯战争。是我们作为从者似乎也不稀奇?”
“你也有英灵座吗?”
“你说什么啊,我们不是都有吗?每一个基督徒都有啊。”

“哎?这是咒令?”安东尼奥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背,“感觉很有趣哎。”
“哇!安东尼奥!你居然有!连我都没有这个!!!”弗朗西斯咬着手帕嫉妒的叫到。
“得了得了,腐烂。你也不嫌恶心。”安东尼奥随手拿起一个洗干净的番茄扔过去。弗朗西斯一手接住,放在嘴里啃了一口,嘴里嘟囔着:“你打算召唤谁?”
安东尼奥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
“他吧。”
阿拉贡哥哥。

“吾乃罗马!ri——哎?!小意——”
“爷爷!!!”爷孙俩抱住大哭,“我,我就知道爷爷一定会来的!”
“我也知道你也一定会来召唤我的!”
罗维诺躲在门后,有点不知所措。
我,我还是不敢去面对爷爷啊。
该死,好羡慕。费里西安诺。
我好羡慕你。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王耀苦笑着看着从魔法阵里面出来的瘦弱的孩子。
“耀哥,你不希望我来吗?”
“慕容,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这个职介我放心些。”
“刺客……还真讽刺呢。”慕容也虚弱地笑笑。

“为什么是魔法师?”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面面相觑。
少年低着头。
“大概是因为名字吧。”
日耳曼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
“总之,欢迎回来。路弗斯。”罗德里赫笑着张开双臂,把他抱住。

路德维希迟疑的把哥哥的弓箭作为圣遗物放在魔法阵前方,默默祈祷着哥哥回应自己的召唤。
“archer,日/耳/曼。初次见面,我的孙子。”
“爷——爷?”
“那用我的弓箭召唤的不是我会是谁呢?”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感觉自己被哥哥忽悠了。
“不过其实,基尔伯特已经被召唤了。”
“哎?!”

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在这个不大的宫殿里沉默起来。
“你……”
“我……”
“你先说。”(两个人)
……
“为什么要在这里召唤我?”
“想见你。”伊万抬起头,用他那紫罗兰色瞳孔几乎要哭出来的看着他。
“这个不是我建的,我还以为是west召唤我过来。”基尔伯特四处看看摸摸,“真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基尔……”眼泪掉到雪白的围巾上,浸透了好几层。
不过没关系,现在我还是把握着主导权。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