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习作十三】众生

ooc和文笔清奇
很迷很迷。
谢谢点文小天使的理解。抱歉给了那么难吃的东西的一个歉礼。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妙不可言。

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听说只要你认识十个人,就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人构建关系。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却轻易可以掐断。

那么我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穿梭在人潮汹涌的地铁站,逆着人流划出一道空白。

人,列车,海洋。在既定的轨道高速行驶着,在前行至目标的旅途中低速移动着。

我与你,会有什么关系呢。

伊万看着和他擦身而过的人。

有白发苍苍,脸上刻满沧桑的老者,有把青春活力写在身体的每一处的少女,拎着公文包满脸疲惫的中年男子。

众生也并没有百态,人们以一种或多种的异曲同工的姿态在这里展现。

没有人在乎他们的内在有何种不同,现在,此刻,他们无非就是抱着疲惫或是期望踏上路程。

前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你与我有什么关系?
伊万的背包不小心勾起隔壁那个古典东方美人的长发,他轻声道了声歉。

我与你是什么关系呢?

像是公主旗下的一位骑士,或是沐浴的女神和无意路过的猎人,亦或是普通的路人,只是路人。

文学总是产生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美好的结局总是伴随着更大面积的悲剧。高明的作家会保留,更加高明的造物主就会赤裸裸地把一切伪装撕开。

你不是干净的,我也不是干净的。连出生的婴儿也是伴随母亲分娩之痛而诞生于世。

黑压压的人群中,一撮银色发光的发给这个充满暖色调的昏暗地下管道里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光。

由白色分散出了七彩。一下子拉住了伊万的视线。
像是落难水手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陡然发现了布满植被的岛屿。

地铁到站,停稳。人群开始蠢蠢欲动,而那到光依然不曾消减半分光芒。

等一下。

伊万挣脱开躲在他身后的人,向着另一端冲过去。两边的门同时打开,人潮朝着截然不同方向前进。
天堂或是地狱。

等……

伊万伸出手,试图拨开云雾,握住那唾手可得的美好。
但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人群的某处。随着车门的关闭和列车的启动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才惊醒过来。莫大的站台唯有他一人站立于此。


预告【伪】——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会消失,你还会选择认识我吗?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