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生贺】

@千羽cynosure 迟到了的生贺!!抱歉抱歉!忘了问攻受我就不打tag啦。祝你生日和新年快乐。写的不好见谅啦

“来我这喝茶就能不能不要摆出这副脸啊。”奥利弗抱怨着,拿出他珍藏的格雷伯爵红茶。

“……”尼可拉斯背着光,纤细的手臂拖着下巴,蓝色的瞳孔漂亮但是空洞。金色的发随意搭在肩上。几乎和白衬衣白窗帘浑然一体。

“喂喂喂,说说话。不然别人以为你哑巴哦。”

“……”

“算了算了,你又和维克多闹什么事情了?”奥利弗翻了个白眼,把热水煮起来。

“……他想要个小孩。”

愣了半晌,奥利弗突然反应过来,回过头问他:“他认真的?”

“嗯。”

奥利弗可以想象尼可拉斯一脸嫌弃的表情。

“是个怎么样的孩子呢?”处于恶趣味,奥利弗还是把问题问出来了。

……

是一个非常非常安静的孩子。

尼可拉斯搅拌着刚刚端过来的茶,银匙和陶瓷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银色的头发,淡蓝色的瞳孔。看上去有点像白血病。

那个孩子在孤儿院也很不合群,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石凳上。有的时候抱着书有的时候抱着维克多送过去的棕色马布偶。看着对面孩子们的活动。

“维克多会喜欢这样的孩子?我以为他会喜欢可爱一点,闹腾一点的。”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他每次看的样子都与众不同。”

那种眼神……怎么说呢。有种温柔的感觉。像初夏的阳光撒在身上。

“你吃醋了?”

“不,我只是单纯不喜欢小孩子而已。”

“这样啊,那亲爱的,我建议你去婚姻咨询所咨询一下。你不能一直憋着。”

尼可拉斯愣了愣。

“或许吧。”

于是,尼可拉斯终于在某一个下午从办公室把维克多拉出来。

“我想你一定是疯了。”

“嗯。我疯了。拉你来发疯。”

维克多没想到是这么个回答,于是抓住尼可拉斯的手腕,强迫他停下来。

“你到底怎么了。”

回应他的是他深痛恶绝的尼可拉斯式沉默。

维克多翻了个白眼,由着尼可拉斯带他到哪里去。

到了地方,认命的做下去听尼可拉斯跟那位咨询师小姐。

他第一次发现尼可拉斯可以对除了奥利弗的人说那么多话。

第一次。

所以其实他才是例外么?

他以为的成全是可笑的自以为是。

“那么,维克多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

维克多轻笑一声。

“首先,小姐。我得承认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爱人他还可以说那么多话。所以我也从来不知道他的想法。要是知道他和一个女人一样心里转十个八个弯,或许我当初就改主意了。”

“呵,我就知道。”尼可拉斯也冷笑起来。

“维克多先生,请您继续。”咨询师小姐对尼可拉斯比了个“嘘”的手势。

“关于领养小孩的事情,我必须首先说明一下。第一,我从没有提过要领养小孩。”

“可你的所作所为都指引着这个答案!”

“第二,关于那个孩子。是,我非常喜欢他。但是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你。”

“……我?”

维克多没有回话。

“你什么意思?”尼可拉斯走到维克多面前。

“没什么,只是看到那个孩子,我总是能想到你。”

扑通扑通。

“是你啊,你小时候不是也是这幅鬼样。”

那个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的脸,还是掩盖不了对世界敌意的恐惧。

像童话里的天空一样的眸子,永远带着恐惧。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维克多抬起头,看着马背上的尼可拉斯。

好想……问问他。

一滴眼泪落到了维克多的手背上。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