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情人节】血与钥匙

1.ooc和文笔清奇
2.是不是刀看个人见解吧
3.开头来着空间的那个说说,感谢!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不知道怎么样……

雨越下越大,我回过头,看到他不知何时竟站在我的背后,为我撑起一把伞。

结束了啊,我的看守所生涯。

伞是透明的,灰蒙蒙地遮挡着两个人的身影。像他们之前的屏障。无论多么巧妙地鸡蛋壳设计都会被捏碎。

还是不见太阳啊。

无所事事地想着,看着地面上的积水和溅起的水花。

“你被保释出来了啊。”

“嗯。”

“出来以后觉得怎么样?”

没有回话,我不想回答他。中国人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想听他的废话。

我已经听够废话了。

正常人基本每天都能说废话,而我已经听腻了。

我想听到的是不同的声音。

“在看守所里的日子怎么样?”他在我背后轻笑一声,走到我身旁也蹲了下来。
  
“切,要是不错我怎么会找人把我保释出来啊。”我找了找裤兜,只找到打火机。

盯着那个打火机半晌,然后默默塞了回去。

“喏。”他把烟递过来。

我冲他咧嘴笑了笑,抽出一根,点着。

“仅此一次。”他把剩下的扔到垃圾桶里。

“知道了知道了。”

口是心非,何必浪费呢?

轻轻呼出白烟,我才开始向他抱怨。

“我以为看守所里的人会好玩一点,没想到还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对那些没有接受足够教育的人产生兴趣。”

“……大概是没有经历过吧。毕竟我的目标是人类观察啊。要找足够多的样本吧。不过很可惜,他们甚至连千篇一律的大学生都不如。唔,下次要去戒毒所看看。”我狠狠地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来,气被雨打得支零破碎。

要我说……

“你还是不要去了,吸/毒吸上瘾了怎么办。”

……

不用担心。

“没事,本大爷的克制力可不是其他人可以比的。”

“但是这不是忍耐不忍耐的问题。基尔……你不应该碰这些。”

“哈?”我把头转过去。

他把手放在我头上,轻轻揉了揉。

“喂!”

听到我不满的声音,他又把手放了下去。

没有人说话,只有雨伞之外雨声和路人匆匆走过的声音。

“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看着他痛苦的抓住头发,眼泪滴到地上。

“明明以前是那么开朗的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他哽咽着,自顾自地说。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啊。

手中的烟慢慢燃烧,变成灰烬。直到烫到手。

“我走了,你要继续在那里懊悔就继续吧。”我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褶皱。然后冒着雨离开了。

没有回头。

以前那个阳光乐观的年轻警官和会温柔地笑的医生已经不在了。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就已经死掉了。

和烟一样变成灰烬,随着水流漂走。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注射进去还是有点心惊肉跳。

好啦,现在该干什么呢,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不,第一次试应该觉得恶心才对。

我到底在干什么。想要抓破皮肤然后把注射进去的东西和血液一起流出来。

一滴都不要剩下。剩下干瘪的尸体。

“呼……呼。”抹了把汗水,我从破床上坐起来,看着东倒西歪的散布在个个地方的人。

患者。

我甚至想要拔出手枪扫射,看他们尖叫着最后炸裂的模样。

头有点晕啊,好像整个人被人用火烧了上来。

隐隐约约看到老爹的那双蓝眼睛……

像湖水,那么澄澈。

呼吸……

……

我是老爹的养子,老爹是个退役了的缉毒警察。在那个老宅子没有被那些人用火烧干净之前,基尔伯特还是个崇拜老爹,崇拜警察。在警校努力读书锻炼的人。

而现在,我只是一个想要复仇的人。

她们说,生命中会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它可以改变你一生。

这种听上去是命中注定的话我以前一概不信。可是现在……

什么都没有了。

结束了。

毒贩们被逮捕,我的卧底生涯结束了。我很清楚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于是去医院找了他。

“喂,伊万。”我倚着门冲他咧嘴笑。

他用那漂亮的眸子看了我一眼,也笑了起来。

“怎么了么。”

我摸了摸剔干净的胡须“本大爷把这个东西给你,以后有空去帮我看看房子。”我把钥匙抛给他,他一脸茫然地接下。

“那你呢?”

“我就去戒毒所啦。两年后见!”

“好呀。”他像是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把钥匙塞进抽屉里。

我打算转身离开。

“那你……要小心啊,一路顺风哦!”

真不愧是伊万,说话的声音连来医院哭闹的小孩也会被安抚。

我没敢回头,只是用左手挥了挥。

我离开了。

评论 ( 4 )
热度 ( 4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