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普祭段子】黑塔的伪圣杯战争

fate/heita altertive rule

1.ooc和文笔清奇
2.乱套设定注意
3.后续存疑注意
你们挖坟叫挖坟,我挖坟叫英灵召唤(不)

“我说……你不会是仅仅想见我就召唤我出来?”基尔伯特找来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并且翘起二郎腿。
“虽然我觉得这样也不错,但是不可能吧。”伊万从召唤阵前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的愿望……从来就没有变过。”看着漂亮的穹顶,金光让视线在一瞬间有些模糊。
“哈?你是指大家都来做你的朋友?”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才没有!”伊万黑着脸反驳。
“那难道是全世界共/产/主/义化?”
“我对它或许没有那么大执念。”
“去温暖的地方?”
“有天然气啦。”
“种向日葵??”
“温室呀。”
基尔伯特坐正,手臂顶在大腿上,双手手背拖着下巴。
“你总不可能是……为了玩玩吧。”
“……怎么可能。就算是我也知道这种愿望是圣杯不可能认同的。”伊万笑着摆了摆手。
“圣杯?”
“是呀,我问过本田咯。他是这么解释我手上突然出现的纹身的。”
“本田?”
“对呀,他是监督者。虽然奇怪,但是毕竟是特殊的圣杯战争,有点与以往不同也是正常的吧。我也知道了很多哦。冬木的那几次,在美洲的那一次。我都是有认真了解的哦。”伊万露出原本被手套遮盖的手背上鲜红的咒令。
基尔伯特想了想,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那么你呢?你为什么会回应我的召唤?”伊万默默套上手套,眼里的笑意溢满紫色瞳孔。
“本大爷说过吧,我只是感觉到了west的召唤,没想到横空被扯到了这里。其实你也不用告诉本大爷你的愿望。既然圣杯做出了选择,那么我也没有办法反驳。只是我要提醒你。”基尔伯特站了起来,走到了伊万的面前,遮住了从门口照射过来的,预示着白昼降临了的光。
“本大爷要提醒你,我们互相都知道了从者的身份,只是职介不明。虽然不想承认,但都是远比我厉害的人,你要做好准备。”
“即使你是berserker?”
“对,即使我是berserker。”
伊万仔细观察那双生机勃勃的玫红色眸子。
“你变了。”
“时间改变一切,你自己说过的。”基尔伯特翘起嘴角。
不,没有变。
“不过……你居然知道其他从者吗?毕竟不是裁定者。”伊万拉着基尔伯特的手,从夏宫走出去。外面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既不刺眼又不过分灼热。
“嗯嗯,因为我们有些可以认出来,但是王耀就有很大劣势。我们都知道master也都知道servant。这样一来就比较公平了。”
“那你,会些什么?”伊万把自己的车门打开,想要坐到驾驶位,基尔伯特拦住了他。
“嗯?”
“我来!本大爷手痒很久了!”
啊,又是这样神采飞扬的样子啊。伊万想,我从来都是,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他啊。

评论 ( 7 )
热度 ( 3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