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1.三观扭曲慎点。
2.无映射三次。
3.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没有有色眼镜的人。但是可能吗。
哈哈哈


“请开始你的表演。”
少女踮起脚尖,轻轻点了点热水,又火速收了回来。
“?”
“很烫。”女孩怯生生地说。
“不是你说可以烫一点的吗。”
……
少女咬着嘴唇,用最轻柔的动作走到了那个巨大的水池前,一只脚探了出去,在半空中悬了一会儿,然后猛然踏下去。
过高的温差让女孩狠狠地抖了一下。不过没办法,这是她自己的愿望。
她坐到池子边,把另外一条腿也塞进去。
然后是身体,头。
在过高的水温里女孩没有办法站稳。可是却觉得是种解脱。水的引力让她实在没办法完全跌下去。女孩按部就班的从楼梯上淹没自己。
好的,可以的。
“加火。”
腾腾的烟雾弥漫着池子以及周边的竹林。让女孩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

水之灵是可以在任何的水域存活下来的。

大家围在池子边看着水里唯一一位“人”。来得迟的只好踮起脚尖,不断往里面探头。所谓最后的水之灵的巫女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呢?真是期待啊。

“我的母亲是巫女,我是巫女,你也必须是巫女。”母亲对着剪去留了足足三年的长发的她这样说。
“这是天命。”
其实天不天命什么的无所谓,但是那是母亲的命令。
话说回来,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于是她成为了一个巫女。
是天命啊。

天命让她学习那些她完全掌握的所谓“神迹”然后对世人宣布。
人在做,天在看。
一日复一日。
不需要意义,不需要价值。

自从有人找到这个不大的隐世村落。这个四周都被湖泊笼罩的小村落才为人知晓。
落后,可笑。成为外面世界的人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知道吗?都现在还有人信仰一个自然的神。连教义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人信,太可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他们是不是大脑发育才到原始人的水平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一本正经,在外人看来才是十足的滑稽。甚至不需要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需要站在那里就足够滑稽了。

“我受够了!为什么那些家伙要嘲笑我们?!”
“……都是我们太落后了。”

于是勇者们出发了,带着自己所承受的屈辱。他们在外面接受了教育,知道了德先生和赛先生。知道了物理和化学。
理所当然也知道了原因。

“我们的落后当然是因为宗教禁锢了我们的思想!”
想要改变亲人的愚昧,想要改变这个落后的局面。

还有什么比亲手葬送一位神更有趣的呢。
于是他们绞尽脑汁,想到了这个办法。

女孩是知道的。
于是她站出来,对着勇者们说。
是它们创造了我们
“不,是它磨练了我们!”
是它保佑了我们
“不,是我们自己战胜了它。”
于是女孩与他们约下战书。

如果女孩可以从常人难以承受的高温水里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他们便承认她所说的。
关于它的贡献。

那么,开始吧。

然后就结束了。
女孩当然知道最后的结果。
不过至少她是自愿的。

“对,我们并不会什么奇门异术,但是我们需要敬畏。”

我讨厌自己,同样也讨厌人类。女孩想,可是现在,我反而觉得人也是个孩子,他们还需要进步,还需要努力。这样一想也就不那么讨厌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勇者们在前面看着女孩停在那里,就知道自己得了胜。
他们欢呼着,雀跃着,然后把结果宣布给大家。

真正的勇者站在最前方,真正的信徒龟缩家中不去理会。

于是观众们年长的惋惜女孩的死亡,年轻的欢呼着拍手称快。
一瞬间,所有的罪恶都被打败,所有的正义得到伸张。

勇者们昂首挺胸,向外人宣告自己拯救了一个世界。

“哎呀?你们居然否定信仰?那你们会相信什么呢?”

勇者们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情。

事实上没有人在意。
没有人在乎别人的想法。他只需要相信自己,坚定自己的决定,把自己对未来的期望变成现实。
用能力的自然不用说,没有能力的只好抱怨。

评论 ( 1 )
热度 ( 5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