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百日雪兔/习作十三】七彩之旅

致敬冰与火之歌
ooc和文笔清奇
毫无逻辑可言
@百日雪兔集聚地

基尔伯特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就是茂密的丛林。

这不奇怪,这个宇宙所包含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而基尔伯特的理想是穷尽他的一生,经历更多的世界。

即使对于任何一个世界来说,他都是个匆匆过客。

基尔伯特抬起头看了看这里的天空,那显现出其他的彩色。三原色混合而成的各种各样的色彩。

没有星体,没有任何星体在那折射出七彩光的大气层后面。至少他没有看到。

呼。基尔伯特呼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但是作为一个旅者,他不应该在意这个。

他毫不犹豫的走进了森林。

映入眼帘的全部是绿色。嫩绿,翠绿,深绿,墨绿,能让人晕头转向。基尔伯特还是拿着手杖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

“请问你是……旅人吗?”一声怯生生的发问让基尔伯特望向那个方向。

“你是?”

“我是这里的王。如果你是旅人,那么请跟我来。他们告诉过我,他们没说错。”从灌木里走出了的人一点也不像个国王。他拿着一个神似吉他的乐器,带着滑稽的大檐儿帽。

“他们?”基尔伯特打了个寒颤。

“啊啊,抱歉,这是个秘密。”国王温和地笑了,摇摇头。

“那么您是?”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劳驾记住了。因为我经常不记得名字。”

基尔伯特眨了眨眼睛。

“那么走吧。”

于是基尔伯特就乖乖跟他走了。

走到了这个世界国王的城堡。一个爬满爬墙虎和绿藤的红砖古堡。里面的装饰除了金色就是红色,金红交错的
伊万给她倒了一点酒,在点满了蜡烛的地方坐下来。
开始了他们的畅谈。

“能讲讲你的故事吗?我很好奇。”伊万歪着脑袋,手里的酒杯晃悠着。

“我的故事算不得稀奇,只要你乐意。”基尔伯特耸耸肩,“前一个世界全是沙漠。见鬼。从边界进去的时候我吃了一嘴沙。”

“哇,那真有趣。”伊万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还见过覆盖整个天空的鸟群。像皇帝出征一般浩浩汤汤。”

“哦!我都没见过鸟!”伊万兴奋的叫了起来。

“那下一次我们一起去?”基尔伯特灌下一杯酒,瞬间就被呛住。

“虽然很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抱歉,我没有办法出去。”伊万一边笑着给他顺气,一边说。

基尔伯特愣住了。“为,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被流放到这里来的。他们不喜欢我。我就只好在这个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过活啦。”

突然安静了下来。

“抱,抱歉。我不知道……”基尔伯特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没关系啦。”伊万不在意的摆摆手,“你还是继续说吧。”

于是基尔伯特就这样一直讲下去了。

在那些故事里,有可以直立行走的巨型海龟,有一跃千里的海豚,吃人的植物,会爬的花儿。

世界万千,无所不有。

当然在基尔伯特口中,伊万最认真听的是各色的人。

带着头巾的商人,拉着有双峰的马在荒原里前行;穿着黑白双色布鞋的人推着货车在大街上叫卖;少女在寺庙里举行成人礼;带着面具围着火堆跳舞;男男女女穿着盛装,在河畔翩翩起舞。

七彩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酒已经续过两轮了。伊万站起来,把窗帘紧紧关上。

“哎?怎么了?为什么要关上窗户?你就不想看看晚上的星星吗?”

“星星?那是什么?这里的夜晚只有他们的偷窥,我非常讨厌他们这样。”伊万叹了口气,转身回来坐好,“你是我的王国的第一位访客,除了我,我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可以看的。”

“……偷窥?”基尔伯特皱起了眉。

“是的,偷窥。天空变成了最纯粹的黑色,只有那时我才能发现那些发出光芒的眼珠。有蓝色的,有红色的。发出幽幽的光。”

“我很好奇,真的。”基尔伯特双眼里发出了明亮的光芒。

“不不不,我亲爱的基尔伯。请抑制你的好奇心。那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伊万皱着眉头,警告他。

“我得承认,你这里还是第一个连夜里都看不到星体的世界。”基尔伯特打了哈欠,“得了得了,我困了。我得去休息了。”

“那么晚安,基尔伯。我想你一定累坏了。”伊万充满歉意得一笑,带着基尔伯特去了他的房间。,
伴着习习微风。基尔伯特从床上跳下来,悄悄掀开窗帘的一角。

“哦!”他情不自禁的惊叹一声。
巨大的落地窗前面是黑丝绒毯,上面摆满了各色的钻石珍珠。

红色的在远离,蓝色的在靠近。

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星云过去遗留下来的光辉。

宇宙的余晖一览无余,美得让人窒息。

接下来好几天,伊万都会请求基尔伯特给他讲外面的故事。

直到有这么一天。

那个早晨还是伊万亲自敲开基尔伯特的房门。“睡得好吗,基尔伯?已经是早上了哦。”

“知道了,我早就起来了。”基尔伯特打开门。

“那么今天也讲讲你的故事吧。走,边吃早餐边说。”

“但是伊万,我的故事总有一天会讲完的。我也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等到那个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基尔伯特看着那个人低下头,把脸埋在围巾里。

“伊万,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你需要想一想。”
沉默了良久,伊万才缓缓开口,说:“我是一个被流放者,我不知道这样是为了惩罚我什么。我曾经在遥远的,冰冷的世界里苟活。那里真冷啊,我已经在这个温暖的地方生活了许久,依然还是能回忆起幼年瑟瑟寒风呼啸而过,撕扯着我的皮肤。啊,那可真冷。那时候,只有我和我的姐妹在一起。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但是所幸,我们都健康的长大了。长大了的我被他们发现了,他们要求我和姐妹们一起管理这个冰雪世界。可是冰雪世界太大,我们三个不得不离开。于是,我就只有孤身一人在冰天雪地里游荡。再然后,就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这里。他们告诉我,会有人过来,会有人路过这里。可是等了几百年,也不见有谁从这里经过。我的枯燥无味的一生大概会在这里过完。”

“伊万……”基尔伯特有些不知所措,他张开双臂,轻轻搂了搂伊万。那时他才发现伊万已经满脸泪痕。

“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听一听外面的故事,听一听属于别的世界的事情。我也想更加靠近其他人啊。”
声音很轻很轻,打在基尔伯特心间却很沉很沉。
想到那个人,一生只能坐在轮椅上,虚弱地冲他笑了笑。

“基尔,你要走了吗?”

“嗯,我要去旅行了。”

“真羡慕呢。可以自由的在不同的地方游览。”

基尔伯特没有办法说出什么安慰的话,毕竟这些不痛不痒的话他已经听了无数了。

什么用都没有。

“我,很抱歉。伊万。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还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我家也有一个和你差不多情况的亲人。所以我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抱歉。”虎口和指节上都有老茧的手试图轻轻去安抚那个还是忍不住在哭泣的人。

“没事的,没事的。”

“基尔,你也会离开我的是吗?”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他。

基尔伯特抿着薄薄的唇,没有出声。

“基尔!求求你。我还想继续听下去,关于你的故事。”手紧紧抓住基尔伯特的衣襟,活脱脱像个受了什么委屈的孩子。

“可是如果我一直在这里,故事也总有一天会被讲完。那你听什么呢。”

“可是我好害怕再次孤独,我已经孤独了大半辈子了。求求你!求求你……”话说到最后,变成了呜咽。伊万的下巴靠在基尔伯特的肩膀上,滚烫的泪不断流出。

“抱歉,我必须离开。但是,或许我会在旅行结束之后回来。”基尔伯特把头别到另一侧,不愿意看伊万。
可是伊万那失神的紫色瞳孔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真的吗?真的吗?”伊万惊喜的看了基尔伯特一眼,浑身颤抖的低声呐呐“天哪,天啊!”

“是真的。”

但愿。

于是,基尔伯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负罪感。但是话已经说出了口断然没有把它收回的道理。

基尔伯特只好勉强笑了笑,然后下楼去餐厅了。

至少他无意中的到来给了他希望,就让那份希望能够让他支撑的更久吧。

抱着莫名其妙的怜悯感,基尔伯特没有戳破这个美丽的梦境。

伊万开始像牛皮糖一样肆无忌惮的粘着基尔伯特。

一个月不长也不短,但是足够让基尔伯特下定决心了。
基尔伯特还是发出了最后通牒。

“我明天就要走了。”

“……”伊万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在走之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基尔伯特很认真的宣布。

“我出不去啦基尔伯。”伊万摆摆手。

“就在你这里。”

“哈?基尔别闹啦。”

可是基尔伯特不由分说的拉着伊万出门。穿过一片针叶林,到达了一个小小的山坡上。

“基尔,马上就天黑了。能不能赶紧回家啊。”

“嘘,看着。”基尔伯特没有理他。

七彩的天空渐渐黯淡下来,黑色填补了原来的空隙。伊万颤抖着,挪到了基尔伯特身后。

混沌的天空出现了点点星光。

别的世界的尾巴照射到了这里。

基尔伯特半拉半扯的把伊万遮住眼睛的手,强迫着伊万看见了让他感到恐惧的夜里的天空。

“基尔。好多……”

“星星。”

“哎?”

“这就是星星。不是什么眼睛,那就是星星。”

伊万望着在闪烁着的繁星,轻轻的说:“星星。”

“是的,星星。其他世界过来的,穿过无数星体的远古的余辉。我的哥哥很喜欢星星。他残疾了,腿不能动。每天只好坐在轮椅上。所以以前我在家的时候,会每天推着轮椅带他出来看星星。现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小少爷代替我了。”

今天的星星比那一天还要多,布满了整个刚蓝色的天鹅绒。

那就是星星。多得数也数不清,在每个方向都均匀分布的,小小世界。

伊万没有说话,一切都静谧而美好。

他们就这样一直看着天空,直达伊万沉沉睡去,基尔伯特才把他背了回去。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基尔伯特就上路了。
大概等伊万醒来会发现在床头柜的一封信,里面有他的歉意和承诺。

我会回来的。

会的。

真的吗?

“基尔,你不适合留在家里。”他的轮椅就停在家里巨大的落地窗旁边,“你知道的,不合适。”

“我知道。”他也点点头。

“我们无论说多少谎话都毫无负罪感,可你不一样。我们的家族的荣誉感,你也没有。剩下的两个,变声期损坏了的嗓子有让你的声音无法自然唱歌。当不了游吟诗人。其实你就一个选择。”

“是的。”我也认同。

“要不是你受不了,说不定还挺适合当僧侣的。”他转过身,轻轻地笑出来声。

“算了算了。饶了我吧。”

雾气环绕了整个世界,基尔伯特回过头,隐隐约约看到了伊万的身影出现在城堡前。

他没有说对。我会撒谎,也会有你们说的归属感。我不是你们所言的那种东方的狼。

基尔伯特看了一会儿那个停顿在那里的人,莫名其妙的抬起手臂冲他挥了挥。

评论 ( 2 )
热度 ( 26 )
  1. 沈钰gyoku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潞酱的文真的是太美好了!!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