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百日30Day】永恒的花园和你

 @百日雪兔集聚地 

1.ooc和文笔清奇

2.写出来感觉基尔和梅老师差不多了【捂脸】

3.不要问我在写啥我也不知道。

感谢蔷薇科提供的歌来的灵感,加上之前很流行的魔女集会的梗。歌曲放评论区。


这是一个很大的花园,最多的是密密麻麻的矢车菊。微风拂过,青草和花律动着,摆出了波纹。

“基尔!基尔!”带着白色帽子的孩子在花园里蹦蹦跳跳,看到他那穿着黑色制服的家庭教师。马上跑上去,扑到那个成年人的腿边,冲着他笑起来,“这朵花送给你!”

他把他的小手展开,一朵漂亮的小花绽放在他的手上。

基尔接过去,揉揉那个孩子柔软的奶金色发。

这个花园里不缺的就是这种蓝紫色的矢车菊,一个不小心就可以踩中五六朵。

但是那是这个孩子的心意呀。伊万的笑容依然无私地绽放着。

基尔伯特报以微笑,把花随手插到书里。

花迟早都会枯萎的,只是你根本不会注意。

“今天的课是医药学。你有提前预习吗?”基尔伯特把夹在腋下的厚重书本拿出来并打开。

“有哦!听到今天在花园上课我就有预感啦。”伊万把刚刚跑步摘下来的白色帽子重新带上。

“好的,那么我们开始。”基尔伯特拿起书本和笔记本,开始给伊万素描花卉。

铅笔抹了抹,纸张变成黑白的,栩栩如生的花朵。有时候是茶花,有时候是郁金香。

牛皮纸的毛边柔软地刮着伊万。可是伊万不觉得不舒服。

感觉很温柔呀。

风是这样,花园是这样。基尔也是这样。

他很喜欢这里。

他好喜欢听家庭教师的课呀。伊万看着在本子上涂涂写写的基尔伯特发起呆来。

如果可以一直下去就好了。一直有个温柔的人关心他。虽然有的时候口是心非,但是伊万依然觉得很快乐。

春天到了,离他刚刚从那个冰窟窿里过来又过了一年啦。

不可能呀。

“哥哥……你会回来么。”连最喜欢的蝴蝶结都没有拿,听说哥哥要走就急急忙忙出来的娜塔莎。

扑通,扑通。

心跳快了两拍。

“我们等你呀露西亚酱。”姐姐抹着眼泪叫他。

笔不知觉地掉到了草地上。

“伊万?你怎么了?”直到基尔伯特的手附到脸上,他才反应过来。

“没有事呢。”伊万拍拍脸,让自己恢复一如既往的笑容。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

“本大爷可是你的老师哦,你也稍微信赖一下我吧。”

伊万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低头看课本。

这是不为人知的家事。黯淡的天空和只有烛光的大城堡。只有他们三个人和一个管事嬷嬷在。

父母早就不知道死在那一次政变里了。留下来的他们和叔叔。

摄政王。

那个男人啊,明明以前是个那么和蔼的人呀。会抱着娜塔莎,让姐姐拉着自己去城堡外面看天鹅。看着那个雪白身姿曼妙的动物张开翅膀,抬首挺胸。羽毛一丝不苟。

然后拍打着翅膀离开。

越来越远。

伊万会挣脱姐姐的手,去追逐天鹅。

一直跑到桥上,被铁栅栏挡住去路。

这个时候,叔叔会追上了,用手轻轻搭上伊万的肩膀。

现在连这种美好的回忆都带上了阴霾。

“基尔,我不想长大啊。我想永远留在这里。”伊万趴在基尔伯特的腿上,手耷拉下来,指尖拂过青草的尖顶。

锯齿。

割伤。

“可你总有一天会长大成人的呀。”基尔伯特笑着揉那个孩子的头发和耳朵。

“成人有什么好吗?”伊万猛地抬起头,紫色的宝石掉到了无尽的红色海洋。

眼睛里塞满了茫然,疑惑,害怕。

基尔伯特噗嗤一声笑出来。“可是这样你就可以独自决定你做什么啦。吃糖,不起床都没有人管你哦。”

“真的?”

“真——的!”基尔伯特把伊万举起来,吓得伊万尖叫了一声。

他是个失败的王国家庭出来的孩子,但是没关系。

没关系,有我在。

基尔伯特是最好的老师。不仅仅因为无尽的寿命带给他无穷尽的知识,也包括他丰富多彩的经历带来的经验。

比方说说些安慰人的话,比方说管教不同的孩子。伊万不会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基尔伯特不希望把每个孩子都挂在心上。

这对于他是个折磨。

嘴里说着毫无意义的安慰话语,心里没有丝毫波澜。

他的责任可不是哄小孩,而是要让他们明白世间的规则。

无论对错。

至于是选择遵守规则还是破坏规则,那就看他们自己了。

说什么不想长大,这种稚童发言该禁止的。

“我能问问,为什么不想长大吗?”

“基尔想知道吗?”

“对呀。”

“那我也不告诉你!”

基尔伯特一怔,一下子从木椅上站起来。朝着早早就跑出去的小家伙大吼:“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

伊万在途径这个巨大庄园的小溪对面笑着对基尔伯特挥挥手。

青草可以掩盖那个少年的长筒靴。还记得是伊万既珍爱有骄傲的姐姐的手工。

围巾可以遮挡三分之一的红扑扑的面颊,有的时候连嘴都看不见。

不过没关系,表情只不过是情绪的表达,比起这个还有很多更加诚实地表达方式。

一个优秀的教师应当知道如何观察,如何辨别。

这个季节司空见惯的微风伴随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花香过境了。

视野被交错的枝叶挡住了。

看不到那个孩子了。

入眼的全部都是绿色。

哎呀,基尔伯特拿开叶子,转眼的功夫。刚刚还在的伊万不见了。

“伊万?!”

回音,只有回音。

“伊万!”

奇怪,明明不可能在庄园里出事,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心里很不安呢。

基尔伯特想起他刚刚送过来的时候,闹着要回去。

“姐姐和妹妹还等着我!我要回去!!!”

摄政王陪笑着说:“我家侄子有些被害妄想症。可能要您多多担待。”

基尔伯特没有,也不打算在意。

他不想,也不乐意去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的愿望只有一个。

把这个孩子教导出来,成为一个合格的统领者。

“伊万?”草丛里没有。

房间里没有。

钟塔里没有。

哪里都没有。

到底去哪里了啊!

阳光已经没有了,现在是星空的时间。

基尔伯特喘着气,扶着墙喘气。

“基尔?”

基尔伯特顿了顿,然后转过身。

伊万头发还在滴水,手里捧着一条大鱼。

“你看我捉到了好大的鱼!”

基尔伯特左手捧着伊万那张依然稚气的脸,笑了。

然后伊万也笑了。

伊万从房间里找到了那个项链,之后基尔伯特给他的,据说是护身符这样的东西。

国王摩挲着,怀念着。

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我就没有回去过了呀。

那个永恒存在的庭院和那个永不衰老的人。

“长大是什么好事么。”

“是吗。”

那是假的啊基尔伯特。伊万突然笑出声,然后从天鹅绒的床上起来,照例茫然呆了一会儿。

假的,都是假的。

……

“那么再见咯。你已经可以独自生活啦。”

明明已经没有我高了,却还是从那套灰衣服把白皙的手伸出来揉我脑袋。

不要,不要!

不要离开你!!!!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还是要强打精神笑起来。

“我知道的。”

已经不是孩子了啊。

我。

面对这样欣慰又惋惜的表情。

我怎么可能说出丧气话。

然后登上马车离开了。

伊万打开了信,这封信显然已经寄过来很久了,纸面有点泛黄。

但是伊万刚刚拿出裁纸刀,打算打开。又顿住了,像是机器卡壳一样。

然后把它塞回抽屉里。

评论 ( 3 )
热度 ( 24 )
  1. 沈钰gyoku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是童话一般温柔而悲伤的故事呢……潞酱好棒!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