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给潞潞的小小表白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没有b叔的转载过来啦
首先首先,非常非常高兴cruz大的表白!!!
非常为难您了要忍痛看刀子!尤其是我这种发糖无能的人!
【其实是那个羞耻段子被屏蔽了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
真的,我一直都想成为一个铁石心肠之人,虽然说总是在最后一刀犹豫然后扳回来。不过对于cruz大来说也是非常辛苦了。
我永远喜欢cruz太太!!!
cruz太是甜的,她的人是糖做成的【当然是什么糖就看时候啦,滑稽】
有的文像巧克力糖浆,有的像话梅糖,有的像水果糖。
她自己的恶搞照就……不说了,溜了溜了。
等cruz大生日的时候我试试写个纯糖段子安抚一下。或者写个三次创作的文狗尾续貂一下吧【捂脸】

Cruz:

 @妫潞 




在准备给潞潞老师写小表白之前都要先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去翻文……因为潞潞是个文风理性偏冷,八至九成机率自带刀的属性。呼,我很庆幸我做了心理准备后才开始翻文,真的。




在我们开始说文之前,来聊聊关于我印象中的潞潞吧。


潞潞是我进百日雪兔后才真正意义上开始熟识的老师,人如其文一样是个理性又冷静的孩子。不过潞潞太过谦虚,时常会没什麽自信,这是最让我感到可惜的。在我的想法裡,所有文字或图画创作者都是最值得被赞美与鼓励的,每个作品都是创作者将心中对于角色、对于情感最真实而直接的表现。那些一字一句敲打出来的文章,那些一笔一画勾勒出来的轮廓,都是被注入了满满温暖的美好梦境。




那麽,如此喜爱这些角色而写出的故事,真的不该谦虚。




(当然在熟悉之后其实潞潞是会切黑的,没切黑之前可以任抱任亲任蹭任举高高,但切黑的时机点难以捉摸,通常一切黑就开大,危险係数为S级,请大家务必小心!)──来自莫名其妙被拐了两篇文的不愿具名的C小姐指证。




好的那麽我们就开始来看看潞潞老师给我带了来多少粮吃!




我们就说说那篇不知是梦,开头就是让我抖着玻璃心喘几口气之后才继续往下看。


他说他死后永远不要有人记得他,他说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请求那飘淼虚无的您,饶过他吧。我似乎就看着那个永远都该挺直的背嵴一瞬间破碎,成千上万沾染着罪孽深红的羽翼飘落,将我视野之内那唯一一抹银白掩没。他哽咽着、咆啸着,可世界终究无声无息的替他将布幕落下,强硬而不容拒绝。




在我的世界裡,基尔伯特就是那样一个永远笑得最高傲、永远闹得最猖狂、永远都是带着力量却温暖的存在。我从未想过,在他人的世界裡,基尔伯特或许褪去了那些正向欢乐的外壳,他面对一个国家的灭亡又会有多麽无助而哀戚。




所有的国家意识体都不曾记得普鲁士的存在,而实际梦到基尔伯特的人也只有路德、罗德里赫以及伊凡三人。彷彿那只是偶尔在梦中一闪而过的残影,彷彿那从未曾存在于历史之中,梦中的一切都是那麽令人怀念却又陌生,可他们始终想不起来那个人影到底是谁。




其实看到这裡真的挺难过的,基尔伯特总是说着他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可是我总想这样的孩子才是最怕孤单的人吧。在他卑微的嘶吼着要所有人都忘了他时,他又会是多麽痛呢。我的心也好痛,实在是捨不得看着基尔伯特这个名字被人所遗忘,捨不得看着普鲁士这个名字被人所遗忘。




接着,在亚瑟的帮助下他们三人得以去寻找梦中那人。路德与罗德里赫接连着想起了被遗忘的那些事情,只剩下伊凡一个人还得继续向前走去,继续去找寻那个人到底是谁。




让我放宽心的是,最后是HE呢。(鬆了一口气抱着潞潞老师大腿暴风哭泣)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伊凡说基尔伯特是不可或缺这裡,也非常喜欢他对着基尔伯特说"大家都等着你"这裡。我觉得这已经无关我是否吃雪兔,只是因为我深爱着基尔伯特,因此我看着他人善待他、珍惜他、爱他,我便能为此而感动落泪。




不知是梦真的是很抓紧我的心了,不论是先把我吊起来狂虐的开头还是最后给我摸头安抚的结尾,真的是两种意义上的让我揪起心了。




呼,其实我的心已经很痛了,你们肯定不能想像我一个重度嗜甜末期患者真的是一点刀也碰不得,生平最害怕那些带着刀锋的文字,明知我无力挽回任何事,明知我势必将会为了这些文字落泪,可你依然不能说这样的文字不带情感,不能说这样的文字不为美丽。




你以为你拉锯子一样拉扯的是什麽?是我肉做的心啊!


(这句话真的是很www但很适合用在此处www)




我们在聊聊永恆的花园和你,我觉得这篇就是潞潞温柔的一面了。


文裡採用的是魔女集会梗,小小隻的伊凡在花园内奔跑着,他带着稚气与童音送了朵花给基尔伯特,给那个似乎永远带着温柔的人。微风拂过,花园内响起了一阵细小而慵懒的沙沙声响,眼前是基尔伯特以铅笔绘出的花卉。伊凡就在那之中,感受着风亲吻过他的脸庞、倾听着花园窃窃私语的低吟,注视着基尔伯特那隻白皙坚定的手,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柔,他是那麽的喜欢这裡,那麽的喜欢这阵风、这个花园,那麽的喜欢基尔伯特。




而伊凡说了不想长大。我猜这句话在所有已经成年的孩子们大概会有类似的感受,真的不想长大啊。可基尔伯特说了总有一天还是会长大成人的。基尔伯特的责任似乎很特别,他就像是异于这世界的存在,无权过问却得注视着这世界的所有变化。于是他开始以他丰富的知识与经验去教导他人,然而这些学生们从不曾被牵挂于心,因为那对于他而言无非是个折磨。




而最后,他们依然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基尔伯特说了再见,那双手揉乱了伊凡的髪,他说你已经可以独自生活啦,那语气像是欣慰又像是毫无情感,彷彿一件任务又结束了。可那半分惋惜的情感又是为何?但即便那是不捨伊凡离去,又能改变什麽呢。




泪水在伊凡眼框内打转着,可他挺起肩膀笑着说我知道了。他登上马车裡开,任由心裡那一声声哭哑嗓子的抗拒全停留在舌尖上。他离开了,可基尔伯特依旧在那儿,他们就这样再无交集。




说到这,我觉得我是不能再说更多了,这一把把带刺的温柔我吃得心服口服,潞潞的文就是这样,理性冷静却又透着点点柔情,你明知咬下会疼得出血,可你阻止不了自己张口的慾望。




虽然你最近不常拯救我又学会坑我文,但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天使,我永远喜欢潞潞!



评论 ( 1 )
热度 ( 12 )
  1. 妫潞Cruz 转载了此文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没有b叔的转载过来啦首先首先,非常非常高兴cruz大的表白!!!非常为难您了要忍痛...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