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FGO】成为勇者吧贤王大人!

当贤王大人抬起头,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的时候,猛地听到西杜丽的声音。
“你醒了吗,吉尔伽美什王。”女祭司穿着朴素的衣服,笑着看着他。
“西杜丽?”怎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的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周围的环境吓了一跳。
这里是……酒馆对吧,西杜丽为什么在这里。
“难为王居然知道我这种无名小卒的人的名字。还真是稀奇啊。”她微微一笑。
……
不对,劣质的麦酒香气让他明白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死海对面就是乌特那皮什姆的住处,可是我依然要奉劝您,不要妄想了。”
乌特那皮什姆……
吉尔伽美什想起来了,只是他去追求永生之路上的一个插曲。
“为什么。”为什么是西杜丽……
“神明将我们的一切都规划好了,而我们在世的唯一目的就是纵情享受,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她轻笑着,抿了一口酒。
“这和本王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已经把一切安排好,那本王又为什么会有一位死去的友人?而他诞生了又死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说傻话了。”情况不太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站起来,走了出去。
西杜丽还是笑着看着他,没有再劝。
走出店铺,意外的发现那个人在门口等着他。
“吉尔。”
“……你怎么……”
这下子出乎他的意料了。后面的故事不该是穿过沼泽地吗……
还是说他已经累得神志不清了?
“怎么了么?我来接你了,不高兴吗。”
他不想说那些煞风景的话,只能笑了笑,然后抬了抬下巴。
恩奇都笑了笑,伸出皓腕拉他。
“吉尔,你知道吗,我一直看着你哦。”
!?
吉尔伽美什猛地转过头,看着身形十分凝实的友人,不由得握紧了他冰凉凉的手。
恩奇都继续说了下去。
“我希望我有一天也可以理解你,帮你分担一些。当我被创造出来,在林间看着乌鲁克的时候,就这样想。你那时还是个孩子呢。”
“你就算了。”吉尔伽美什失笑。
“哎?为什么?”绿色泛着金光的眼睛有点不满。
“你不擅长这种事啦。”
“不试试怎么知道呀!”
“我觉得不必了。”
“你一定会后悔的!”
……
“说起来,吉尔你会后悔吗。”
王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
“不,没有。我可以完全接受自己。所以没有。对的也好,错的也罢,都至少是我在确定自己付得起代价之后做出的选择。”
就算误判了,也没有资格责怪谁啊。
“那就好。我也看到了你的未来呢吉尔。”恩奇都跑到他面前,对他挥挥手。
“恩奇都你……?”
“我就不跟下去啦,后面是她呢。我可不想被说教。那么再见啦。”
说着就跑掉了。
吉尔伽美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他尝试着走了几步,果不其然遇到了她。
“喂,你在这干嘛?”
“等你啊!”
“哈,现在都那么主动了吗。打什么鬼主意。”
“什么嘛!只是艾蕾告诉我,你最好去找回你的巨斧。恩奇都要把冥界闹翻了。”
“可是本王记得本王现在要去找乌特那皮什姆。”
“那你随意。我只是跟你说而已。毕竟到时候恩奇都被关在冥界就不好了。说着乘着天舟走了。
吉尔伽美什看着她离开,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不对。
事情太诡异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end.

评论 ( 2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