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段子】穿越山的那一边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昨天也是个特别的日子~于是为了这两天我捂着肝写了个小段子。

请祝福她生日快乐。 @沈钰gyoku 写得很奇怪见谅啦。

“伊万!我们出去吧!”基尔伯特拉着我的手这样说。

我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虽然明明早在去年我们就有这样的计划,但是他这么一说也太突兀了。

“算了基尔。我,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什么嘛,反正你的话,准备一辈子都不会准备好的呀。”基尔伯特切了一声,不由分说的把我来起来。

“唔啊啊啊啊啊!”

推推攘攘的时候,基尔伯特已经把我拉到自行车旁边了,他自己笑嘻嘻地扶着车头,对我说:“本大爷特别服务一次,坐稳咯——”

我吓了一跳,连忙跳上车后座。

从小镇巷子里窜出来的如同飞箭般的黑影承载的是我的梦想。无论基尔如何努力对我描述那无尽的大海,我那贫瘠的脑海都没有办法描绘出那样的东西。卷缩在偏僻的小镇里的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对外面世界的无限好奇和恐惧让我时常羡慕拥有外国亲戚的基尔伯特。

如果我又有这样的勇气,那该多好。

那该多好。

基尔伯特虽然踩得快,但是一如既往的稳。微风吹开我的刘海,把围巾甩到身后。我的手紧紧的握着基尔伯特的衣服,已经汗津津的了。

我会看到大海的。

那个波涛汹涌的庞然大物。我会不会有种想要投生其中的感慨呢。

太过有趣了,心脏要跳出来了。

在日落之前,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可以看到海天一线,半个太阳留了下来。霞光倒影水面,曲折的浮动着。

涨潮了,他们就在公路上看着波涛慢慢拍打着沙滩。没有白天那样气势澎湃,反而颇为悠闲缓缓上涨。

“怎么样,好看吗?”基尔伯特有些得意地说。

“嗯。”我居然有些哽咽,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连忙用手去揩。

“......以后我们年年都来看好不好。”他没有转头,只是这样许诺。

“嗯。”我狠狠的点点头,眼泪却掉得更凶了。

“就算你以后搬家了,有了新朋友了,也有记得我们的承诺哦。”

“嗯!”

夕阳下是我们俩的剪影,我从来没有觉得太阳会有那么通红,以往都是金黄色,挂在远远的天边的。

基尔伯特抱住我,下巴轻轻磕在我头顶。

“祝你好运。”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