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我说,2018号,你在干嘛。”观察者实习生从隔壁探出头来。
“2005号,我没干嘛。”他只是抬起头,没有借助任何仪器,默默地仰望着这个浩瀚的宇宙。
远没有他们以前的大,但是对他们而言,足够了。
这才是真真正正属于他们的宇宙。
“我在想,他会怎么想。”
对于卷缩在这个闭塞空间的后辈而言。
“别想了笨蛋。他已经是个古人了。”2005号嫌弃的切了一声,转头继续工作了。
他们叫2018号叫狂想家。这个词来源于2018号最喜欢的书。
其中的段落是这样写的。
“世界是会被拯救的!!”那个黑衣人今天穿了白色的衣服,让人一时间没有认出来,但是他一如既往语气倒是未闻其声,便知其人。
“预言家,你真的是预言家吗?只怕你是个狂想家吧。”准备避难的商人路过,讥讽地说。
“狂想?如果我们敢做,那便不是狂想,如果它成为事实,那么它就该叫历史!”

该说这个绰号并不是贬义,而且狂想家还很喜欢,但是2005号始终觉得,那不是个合格实习观察者该有的称呼。
一个合格的观察者,应该小心入微,不放过这个小小的宇宙产生出来的一丁点问题。
这是一个值得敬重的职业,而不应该是一个沉迷童话故事的小孩子能胜任的。
……
“我想着,如果可以,我想叫长帆。”2018号似乎在自言自语,可是他可不想听见。
“够了,过来帮我。”
他一丁点儿也不想听了。
爱做梦的都是傻子!
他甚至有点嫉妒的想。
他长辈那样优越的条件,怎么会被他这样糟蹋呢!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