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Cruz生贺】白昼

1.ooc和文笔清奇

2.很奇怪的东西,点击慎重。

恭喜cruz太 @Cruz 又成熟了一点!祝福她早日康复.....












这样的天气在春天是不多见的,灼眼的阳光毫无遮拦的刺伤人的眼睛。只消望上一眼,眼泪珠子就直溜溜的跌下来。基尔伯特的天行赤眼就更加敏感了。

“贝先生!”听到有人喊他,基尔伯特倒是意外的一愣,然后转过头去瞧那少女。

“呼呼,贝先生,家父,家父六十大寿,想要请贝先生择个喜庆日子。”来的是户部尚书的长女,基尔伯特倒是不知何时他到成了询问红白喜事的人了。这位从两广过来的尚书倒是稀奇,竟打算找他。对于基尔伯特而言倒是生平头一次。“练小姐慢慢来,我倒是不急只不过……”

“对了!”少女似是突然想起般拍了一下头,把请帖规规矩矩的送出去然后扭头就跑了。

基尔伯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且不说他是算历法的,就算是以前约翰神父还在世,也不会有人找他来做这种事。

东方人不都不信仰主吗?

“怎么,被小姑娘搭讪了那么高兴吗?”哦上帝。是那个俄国佬。“那么我亲爱的布拉金斯基伯爵,难道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的拉丁文说的不错,但是我不是说过吗?”伊万显然被他这种滑稽的语气逗笑了,手帕捂着嘴,肩膀微微抽搐着。

“是吗,那么感谢你的赞美,不过我该走了。愿主保佑你。”

“阿门。”伊万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收获了基尔伯特一个白眼。

虽然很好奇那位尊贵的伯爵少爷到底为什么一直留在这里,但是基尔伯特也决计没有料到他们这么快就在社交场合见面了。

说起来,基尔伯特依然喝不惯那么烈的花雕,只能小心翼翼的喝茶。

“我说你啊,不喝酒吗?”

“不喜欢!”基尔伯特说了一句就没有理他了。可以感觉到角落里有些吵闹。基尔伯特饶有兴致的走过去凑热闹,伊万虽然没有兴趣,但是也不愿一个人干站在那里,于是随着基尔伯特一同过去了。

一个明显女扮男装的人站在练家长女的面前,笑着去勾她那白皙的脸蛋。

……

“那是小郡主,荣亲王的宝贝女儿。平疆郡主。”基尔伯特发现那个俄国佬长得实在有点高,实在让他更加不爽起来。

“看起来可真是有趣。”基尔伯特中肯的评价,“尚书家的姑娘显然是怕极了。不对呀,我记得荣亲王长子不是……”

“对,长子是和这位有婚约。”

啊哈,这可有趣了。“那练姑娘怕是不太敢得罪这位小郡主了。”

然后就狠狠地一声“啪!”基尔伯特不由得觉得自己的脸也有些痛。刚刚才说那个弱小的练家小姐居然黑着脸狠狠地扇了小郡主一耳光……

现在事情大发了。

评论 ( 2 )
热度 ( 13 )
  1. 春日部防卫队的流离Cruz 转载了此文字
    我竟然……被打了……阿夜好残忍好无情!【指责】
  2. Cruz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生賀嗚嗚嗚,裡面出現了我也出現了流離嗚嗚嗚 我還給了流離一耳光我好開心(?) 謝謝潞潞!我永遠喜...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