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论一封邀请函的前因后果【五】

 无知之人

目录

ooc和文笔清奇。良心发现的一更(大概已经没人记得了,窃笑。)


银发的孩子躺在草地上,那个穿白色斗篷的人从斗篷里延伸出来的细剑差一点戳到孩子那绚烂的瞳孔上。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男孩抖了一下。“不知道。”

“无知之人。”

“哈?!”男孩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争辩,但那人没有撤剑的打算。

“只有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情报会引发判断。而这个判定有可能正确同样可以错误。而我们的目的是遵从世界树的指引。冷血无所谓,残忍也无所谓。你要明白的是我们不是什么正义使者。我们只负责排除对世界树和世界本身带来危害的。”

“那有什么不同嘛?!”男孩不服气地叫到。

“当然不同!比方说以后你的要保护的对象是你父亲。你也必须照做。看到一个和蔼的老婆婆,你也必须杀了。”

“额……必须?”

“必须。”

什么嘛……

“那我可以问一下,您去找大鬼的目的是什么吗。”

“不可以哦。”伊万朝他俏皮一笑,基尔伯特反倒松了口气。

与其担心来担心去,还不如一开始就将计就计把他掌握在手中。

“那么,如您所愿。”基尔伯特向伊万行了一礼。伊万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那就麻烦你给我打掩护送我出去啦。”

……

我不想知道的!!

基尔伯特差点炸毛。

深呼吸,不要生气。你现在是路德的哥哥。冷静,冷静。

“最好是又可以玩的开心又可以一路上舒舒服服的。毕竟我是国王嘛。”

基尔伯特的手已经抖成帕金森了,但是伊万还在滔滔不绝。全然不顾基尔伯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忍住,忍住!!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

“咚!”

基尔伯特一个没忍住,给了伊万一个过肩摔。

“痛痛痛痛痛!!!”

你会死掉的。

他被自己的亲哥哥推下去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那我又能怎么办呢。

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我吗……做不到啊。

想着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活下去。呼吸已经很难受了。

“亚瑟!把手给我!!”

弗朗西斯……?

亚瑟从床上弹了起来,窒息感消失了。

呼,呼。

仆人还没有来过,他起来早了。他重新躺下去。床上的丝绸很滑,亚瑟怀疑这就是为什么做这个梦的原因。

那个时候他才过来吧,哪里来这种勇气呢。

又是为了什么他才忍心明明在大家那么和谐的情况下离我们而去呢。

“咚咚咚。”

”请进。”亚瑟说。

“呦!亚瑟!早点起来啦!”永远不知道怎么纠正才会不说奇怪口音的家伙除了他还有谁?

亚瑟翻了个白眼,我就该知道的。

“阿尔弗雷德!你给我滚出去!!!我根本不想现在看见你!”亚瑟把枕头摔了出去。阿尔弗雷德接了下来,尖叫了一声。

“喂喂喂!你们安静点。”王耀在门口说,“你小心点,把马修吓得心脏衰弱!”两个人一下子愣住,然后捂住嘴巴点点头,达成了共识。

“走吧,已经很晚了。马修已经乖乖在餐厅等着了。”

亚瑟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跳下来。

穿过长长的走廊,让人晕厥的旋转式楼梯。所以当看到弗朗西斯笑着对他挥手的时候,有足足半分钟的时间处于呆愣的状态。阿尔弗雷德倒是很直接的上前打招呼,收获了弗朗西斯的一个媚眼。

……

我是不是没醒啊。亚瑟不由得怀疑,于是他冲到前面去,站在弗朗西斯面前,在对方吃惊但是勉强保持微笑的脸上砸下一个拳头。

“!!!小亚瑟你疯啦?!”

热的,血管还在跳动,活生生的。

他真的回来了。那一刻,亚瑟甚至不知道是愤怒还是轻松在他脑海里占据的成分比较大。

然后他被阿尔拉开,不标准的声音这样说:“亚瑟!你冷静点。他是来帮忙的!”

“你以为他能不来添乱吗?”亚瑟挣脱开阿尔弗雷德的手,极为嫌弃的拍了拍自己有了褶皱的衣服。


评论 ( 11 )
热度 ( 6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