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撩人失败是个什么操作

1.ooc,性转。请务必带入真人【没有】
2,性转互受制服play了解一下?
试试能不能卡肉~



办公室恋情的确不是个好选择,流离想着。看着昨天晚上还气呼呼的躺在床上,只给他留下沙发的,他的对象。夜,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在电脑前工作着。自己昨天晚上睡在沙发上遗留的肩膀痛就越发强烈了。
啧啧啧?!
酸痛感越发刺激着流离。
他搞定自己的工作,跑到对面拍了拍夜的肩膀,示意一起出去。
夜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和他乖乖出去了。
所以说办公室恋情真的不好,特别是同性。两个人到底是室友还是伴侣,或者说仅仅只是备个不时之需?
流离说不好。
但是现在处于不爽边缘的他可不想管那么多。
“干嘛?”夜甜甜糯糯的声音他一直觉得很棒,很有征/服/欲。
流离扯着夜的领带,拉他到卫生间的独立空间里。
“我说你……!”
措不及防,流离低下头,吻住了夜的唇。
夜略娇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用力把他推开。
后脑勺磕到板子,头有点难受。
现在浑身上下都难受了。
夜的表情很愤怒,但是流离他一点都想不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阿夜……”
“滚!”
不是……到底怎么了?
“我……”头越来越痛了,像要撕裂一般。
昨天喝了酒。
对,昨天去居酒屋喝了酒。但是我是怎么出现在沙发上的呢?
“快滚!!”夜板着脸,脸上微红。然后我才发现我已经把自己领带解开了。
既然解开了,不打算干点什么不就亏了吗?这样想着,流离卸下西装,挂着衣架上。
夜其实也饥/渴/难/耐了,低着头红着脸。
“来一发?”
他没回答我。
我探了探他,已经有些隆/起。
什么嘛,根本就已经忍不了了吗。
流离去解夜的裤子,想要把手附上去拿捏。
脸也凑过去,蹭了蹭他通红的面颊。
“但是我要在上!”他突然主动凑过来,还没等流离兴奋,夜的话却给他泼了冰水。
“你说什么?!”
“我要……在上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流离气极反笑,在这不大的空间里抵着夜说,“你拿什么做攻?”
夜从手臂的缝隙里把马桶盖狠狠地合上,踹了流离的一只脚,流离重心不稳,一下子做到马桶上。
“那你就看看,”夜居高临下,一只手钳制流离的脸庞,虎口卡着下巴。一只手抚摸着流离下/体。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矮子……唔!?”
夜灵活的手指摆弄着他的分身。
“怎么,如今你还想说我没办法成为攻吗?!”
流离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突然想起他昨天说了什么

评论 ( 4 )
热度 ( 13 )
  1. Cruz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实际上是夜流的,大家快来吃西皮!能让潞潞产西皮粮我死而无憾了!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