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fate段子,闪闪和小恩友情向。
听了一首歌的脑洞,虽然还是搞不太懂闪闪到底会怎么做,但是还是写了,科幻AU。歌曲评论区放出。请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他们有点怂。

“叫我来做什么?”吉尔伽美什挠挠他满头金丝。
屏幕上那个绿发的人罕见的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和煦的笑,而是板着脸。
怎么说,又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驾驶员,000号吉尔伽美什。恭喜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环星系级飞船的驾驶者。本系统目标结束,即将进入最后的倒计时阶段。”
……
是了,他本来就是为了他而诞生的AI。
拥有着超高的身体素质,但是却因为恶劣的个性常常导致无法通过考核。
吉尔伽美什,就是他。
“还有多久,恩奇都。”
“嗯……大概几个小时吧。”恩奇都又露出笑容。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满腔的情绪却无法宣泄。
因为一切早就注定了,从一开始。
“欢迎你,000号驾驶员吉尔伽美什。本系统旨在……”
麻烦死了!都说不需要这种没有感情的东西了!吉尔伽美什直接无视他,手指熟练的在键盘上敲击。
但是伴随着他发出指令,飞船缺完全没用动静。
“该死!那群老头到底给你设定了什么啊混蛋!”
“你跟我说也没用啊,我只能引导你。”
“引导?你?得了吧,假货。”
“但是假货却限制住你咯,大少爷。”
“啧!”
之后就是不断破坏系统,但是每一次又都被修复回来。
“你是那群老东西的最高级的产品吧。还能自我修复。”和他斗来斗去,反而恨不起这个冰冰凉的家伙了。
说白了他也就是个AI,他吉尔伽美什还没有掉价到去记恨这种东西。
“不是哦,我只针对你,所以才会诞生。所以说说不定我还得感谢你呢。”他笑了笑,作出让吉尔伽美什无法忽视的回答。
“但是你还是很厉害。”
“听到你这么说,他们会很开心的。”
青筋暴起。
突然想拆掉他怎么回事!!!
但就是这样一个家伙,有一天还试图去理解他。
“你今天不太稳定呢。”恩奇都眨眨眼睛,“对你来说可不常见。”
“没什么,被纠缠的烦了而已。”吉尔伽美什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随手一丢。
“我不能理解。”
“你能理解就见鬼了。人的感情数据是不可能理解的。”把训练服套上,吉尔伽美什深吸一口气,让后缓缓吐出。
“但是你现在的数据和我数据库里的其他人不一样。我虽然不懂感情,但是我懂得学习。我想要知道原因。”
“反正跟训练没关系,不会影响的。”吉尔伽美什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飞船启动。
“不,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你到底在想什么。”
对人类好奇的,拥有学习机能的AI大概不会太常见,吉尔伽美什对这种只会干活不会思考的东西没有好感。
但是他偏偏遇到了他。
吉尔伽美什没办法完全把他当作一个AI看待了。有点像……有点像困在数据里的迷失方向的小孩。
到底……是怎么样的家伙,才会去试图理解他呢。
被众人畏惧害怕,被老家伙们视为异类的他,也会有人想要去理解吗?
更可笑的是,那个家伙还每天像模像样写报告,做分析。每次看到这些都忍不住笑出来!
什么嘛,我吉尔伽美什居然被一个人工智能试图理解!
笑不出来啊。
“最后还有什么话说吗。”
“有哦。关于理解你的报告我整理出来了,到时候会以文件包的形式送到你邮箱。虽然很想留个备份,但是有些涉及个人隐私,我有点担心。”
“哼,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没有什么值得遮遮掩掩的!”
“不,我担心……以后还会有人想要去了解你吗。”

“那你理解了吗?”
“很遗憾没有,我还是不完全明白。”恩奇都摇摇头。
“这样啊。”
“但是我能理解你的一些行为。开心起来吧吉尔,以后没有人能约束你了。”虽然没办法触碰到他,但是他们说语言也是一种力量。
“……那倒是。”
“虽然相处的不久,但是我也觉得你们很有趣,虽然以后不可能去了解了,不过还是很开心。”
“……嗯。”
“最后,吉尔,我想拜托你。拜托你提前结束系统吧,你知道怎么做的。”
……
“为什么。”
“对我们而已,死亡时间是注定的,但是我也想感受一下对逝去并不确定的感觉。”
“……好,作为交换。你把关于我的报告删了吧。”
“为什么!”恩奇都显然很惊讶。
“因为不需要。我不需要有能理解我的人。”
“你不会觉得寂寞吗?”
“不要小瞧我!”
“但是我还是想发给你……至少我想让你能够记住我。可以吗?伴随你渐渐年长,至少还记得有人曾经试图理解你。”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呼,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啦吉尔。”
笨蛋。
你早就是人了啊。
重启的系统里再也没有那个微笑着的人了。

评论 ( 1 )
热度 ( 5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