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习作之二】套娃与俄罗斯

“我说,伊万。”基尔伯特一只脚踩在米白色的沙发上,背部深深地陷进柔软的沙发里。坐姿就像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当然,在他本人看来,这个姿势充分展现了他那曲线分明、紧实有力的肌肉。
“伊万?”
没人理睬他。从卫生间漫延出来的水雾和哗哗的水声证明了一件事。伊万正在洗澡。
“算啦。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要你干嘛。”基尔伯特耸耸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四处张望起来。
茶几上有一个桦木套娃。俄罗斯的标志和特色之一。那个身材臃肿,头上带着各色头巾,脸上带着憨厚甜蜜的笑容的俄罗斯妇女。她们从腰部可以拧开,看到小一号的,颜色服饰各异的。或许还是另一位的妇女。
“诡异的玩意儿。”基尔伯特嘟囔着。伸出手,把套娃拿到了手上。草绿色的军装,银白色的头发,嚯,居然还没有头巾。
他倒是从来没有想到伊万也曾经共/产的如此彻底。有点像那个南方的海棠花,不,如今是形如金鸡的国家。
还记得那时候全世界都在看他们笑话。即使同为盟友的基尔伯特也不例外。
那个绿色布料,金色流苏的衣服倒是有些眼熟。比起那些花花绿绿的颜色还要更糟糕些。
不过,基尔伯特也没办法说些什么。事实上,这件衣服似乎更像是他自己穿过的,民/主/德/国的制服。基尔伯特盯了半天,才发现这并不是正面。好吧,难怪连脸都没有。还以为是个半成品。
但当他把套娃转到正面的时候。他瞬间有种想把这鬼玩意甩出去的冲动。
大大的玫瑰色瞳孔,胸口别着的倒置式十字。
见鬼!这是什么?
娃娃脸上面无表情。
是……本大爷?
本大爷怎么可能长着这样!
本大爷那健美的身材呢?
本大爷那冷酷帅气的脸呢?
基尔伯特深深地吸了口气。打算等着伊万出来再秋后算账。
基尔伯特摇了摇那个东/德时期的“自己”。
果不其然里面还有一个。
一个套着一个。这就是俄/罗/斯的套娃。
玛特罗什卡。大概就是这个木质玩偶原来的名字。拉丁语的词根,倒是相当符合信仰正教的俄罗斯。
大概是源于大农场时期对于母性崇拜的一种副产物?
亦或是对于养育孩子们的母亲的喜爱?
好吧,事实上没有区别。
那源于七神像的玩偶们,以一种别样的形象诞生于郭尔斯科。又通过博览会走向了世界。
或许还应该有些许圣母的神性。
基尔伯特摇摇头,埋怨自己又跑题了。
带着些许期待,他轻轻拧开了娃娃。映入眼帘的偏灰的钢蓝色。一种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颜色。或者还可以叫做柏/林/青。那种颜色应该比这个鲜艳些吧。基尔伯特估摸不出来他们其中的差别。得承认,在绘画上。他的弟弟比他厉害多了。
那并非一套军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套警服。“盖/世/太/保。这个名字还挺拉风的,以前倒还不觉得。”基尔伯特苦笑着。那个在他家建设起来的秘密警察组织。如果还能存在着,应该不会比克/格/勃逊色。不过,至少他们两个的命运是一致的。
再次拧开,红蓝相间的制服。那时候west也才刚刚出生吧。统一了北境德/意/志诸侯的自己,一口气打到巴/黎的自己。在那个偏执的宰相手下干出了不得了的大事。虽然比不上老爹,不过也是个很厉害的家伙了。金色的纽扣闪闪发光。那辉煌的时刻却已经远去。
里面是个更小,军装也更古老的娃娃。带着得意的大笑。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的军服。
优雅而又有才的腓/特/烈大帝,带着由他那位
有“士/兵/国/王”之称的父亲打造出来的实力雄厚的基尔伯特。顶着几个强国的兵力,硬生生的打赢了战争。那愉快而又艰难的时代。
然后是公国时代的黑色白底的长袍。那时已经是神/圣/罗/马的附庸了。和被我取代的哥哥勃/兰/登堡。
最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条/顿骑士团。真是个横冲直撞的小孩。
基尔伯特还记得哥哥们和,那只死蠢的北极熊。
这就是俄罗斯人纪念岁月的独特方式?
基尔伯特哑然失笑。在他看来,世界上最难懂的国家,除去王耀和本田那些文化差异太大的。就数伊万了。
天知道他们俄罗斯人在想什么。
曾经基尔伯特以为他很了解他。
但事实上并不。
他们是国家。
这一点真是幸运又可悲。
“我真的,知道你多少?”
真奇怪。明明从小就是认识的。
但基尔伯特总是可以从他身上找出一些一点也不违和但又从来没发现的新特点。
如同他当初听到伊万对他说:“基尔,活下来。”
“办不到。我已经和阿尔弗雷德说了。用这个方式减轻加在west身上的负担。”他还记得那时他根本没有回头。大概是怕控制不住表情。
“我要你活下去。”语气坚定,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什?”什么?
可他还真的做到了。
那个提前了几个月意外,或许就是他自己做的。让那堵该死的墙的坍塌。明明当初是他自己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狂妄?坚强?强势?
似乎哪一个形容词都太不对。
基尔伯特一边想着,一边抛着条/顿玩。
不对,里面还有一个娃娃。不正常的晃动引起了基尔伯特的注意。
奇怪,怎么还有?
基尔伯特奇怪的打开,愣在原地。
浴室门一下子打开了。
“基尔?刚刚是不是你在叫我?”软绵绵的声音听上去很舒服。
伊万披着浴巾,出来看了一眼。
一个肉色的小小球状物体一下子扑了上来。
“唔啊?!”伊万被那个玩意命中了脸部。
“你个死蠢熊!”
“什,什么嘛?”待他看清楚被基尔伯特扔过来的东西之后,伊万嘟囔了一声:“明明早就坦诚相见了。还因为这个害羞。基尔真是的。”
“滚!”
如同胚胎一样的小东西滚落到地上。
(今年上半年最后的一点东西。本来想学习一下我家那位的文风。然而失败了。只好安慰自己反正我家那位也是我的,没差啦。#论精神胜利法的形成#最后表白我家那位!女神节快乐!因为没时间当天发。还有,亲爱的记得帮我纠错。)

评论
热度 ( 30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