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
忽然被投入着大千世界
无数波涛从四面向我们袭来
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
有些我们厌烦
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
我们感受着
并且我们感受到的
又被各种尘世的扰攘冲散
——歌德

【习作之四】大物理学家贝什米特


作为本世纪最为知名的物理学家,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可谓是风头尽出。在他那堪比拉马努金的智商的驱使下,倒是常常干出些如同爱萨克·牛顿爵士怀表当鸡蛋煮,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反穿毛衣的奇闻异事。
不,并非在个人生活行为上有这样的事。
事实上,基尔伯特先生以他那严格的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而自豪。而他那如今身为政客,出身不亚于西点的军事名校的弟弟也同样始终如一的坚持着那几近苛刻的时间表。
或许我们能换个比方。
诸如阿基米德无视罗马士兵的命令此类的事例似乎更加贴近我们这位张扬的先生。
倒不是沉迷于学术研究。他本性就是如此。
毫不避讳的在公众场合与人争论自己有了解的领域,丝毫不管周围的人是否能够明白他在讲些什么。
“他可不管什么场合不场合。那个大笨蛋先生。”著名音乐家,也是他的表兄罗德里赫先生说这话的时候皱了皱眉,“在他看来,如果他知道却不指出错误,放任错误的信息流传出去。简直是对他职务的亵渎!”
“所有的知识,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如同夸克一样组成了全世界。而正确组合的夸克可以组成中子。而错误的就不行!”基尔伯特先生严肃的在他为法/兰/克/福大学演讲的时候这样说。根本不考虑对于那些学习非理论物理专业的学生能否理解夸克这一词。
“你问什么是夸克?老天!这不应该是那位剑桥先生该干的事吗?顺带一提,我指的是霍/金,而非牛/顿。虽然他们都在剑桥担任着同样的职务。但在性格方面,我更加喜欢前者。”
我们能否期待一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记者也会问出和那个让爱丁顿先生沉默不语的问题相类似的。〔注一〕
然后,我们就可以期待基尔伯特先生的绝妙回答了。
曾有人这样问基尔伯特先生:“为什么您会去选择宇宙物理,而非你的父亲所期待的哲学和数学?”
“那当然是因为这个专业是科学家中唯一说出上帝这一词而不必为之脸红的啦!”
“他就是这样随性的人。那双拥有摄人心魄的玫瑰色虹膜的眼睛真让人感到震撼。而他可一点也不知道这一点。总是这样任性而为。”他的同窗,同样知名但不乐意透露姓名的化学家微笑着这样说。
那个在莱茵河畔免费演奏长笛的;在报告厅和别人吵的面红耳赤,就像个翻版的奥本海默的;幽默感上来不输薛定谔和麦克斯韦的物理学家。
这就是他。
“虽然有时会非常乱来,但是认真起来的他还是极为专业的。”来着火星人之称的匈牙利人,也是物理学家的海德薇莉·伊丽莎白这样评价他。
他是个乔治·伽莫夫式的人。
但愿在最后我们可以这样评价他。
著名学者,宇宙物理学家,基尔伯特先生。
〔注一〕曾经有记者对爱丁顿先生说:“有人说如今这个世界只有三个人真正懂得相对论。”
爱丁顿先生沉默不语。
记者说:“别谦虚啦,爱丁顿先生。”
而爱丁顿先生回答:“根本不是,我在想第三个人到底是谁!”

这是我之前想比喻突然想到昌德拉撒卡之后的一系列脑洞。
我们群里来了个一直说自己不是语C,但性格和圈名一下子就让人误会的基尔伯小天使。【看到回我个话哦,嘻嘻】说好的送到了。
还有,谢谢鸢尾的露娘!超级可爱!我无以为报,只好用这个表示感谢。毕竟是我们共同的大本命。【虽然写的很诡异】
另外,有没有感兴趣的大佬写一篇化学家露西亚?超级期待的!

评论 ( 9 )
热度 ( 23 )
  1. 鸢sir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