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阴郁了整整一个白昼的云总算挤出雨来,噼噼啪啪击打在泥地上,然后被吸收。
把手从窗户伸出去,接触天空的洗礼。
自然之子不会畏惧他们的力量的。
伴随风和云而来的同类。
“怎么了,恩奇都。”
“啊,吉尔。”他回过头,笑着对身后的人说,“下雨了哦。”
“看来今年庄稼应该不错呢。”吉尔伽美什挑眉,这样说。
“空气都变得清洁起来了。想去一趟林子里。”他把手收回来,翠绿的眸子看着吉尔伽美什。
“早去早回,我就不陪你去了。”吉尔伽美什摆摆手,回到王座上坐好。
“嗯!”
绿色长发自在的舞动,纤纤素足淌着不深水洼。
自然的精灵喜欢这种感觉,干净,清新。雨点打在身体,没有黏黏的感觉,反而是渗透到五脏六腑之中。
恩利尔呀。
接着绿叶上垂下来的雨滴。
高歌呀。
安努的荣光。
马尔都克哦。
勇敢之人呀。
“呜呼——真开心呢。好久没有那么爽快的雨了。不过这种大雨……幼发拉底河说不定又要有洪水了呢。”
恩奇都停下来,靠在一颗杉树旁。
不过嘛,这种事情有吉尔担心就够了。



自然之子是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去的。
他有了预感。
于是他开始避开王的视线,只有在早上和晚上露一下脸。
“宁孙大人,我有些话跟您说。”
“我帮不了你,恩奇都。”
“不,我是希望您能帮我给吉尔带话。”

泥人从水里走上岸,依靠在一棵树下,安静的等待终结。

王却恰好路过此地。

“吉尔,我很高兴我能陪伴你那么久。我是众神的兵器,本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但是你和她一道改变了我,让我明白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我依然是个兵器。主人不再需要,我就应该被销毁。”

“恩奇都?”

他只能虚弱的笑了笑。

“你怎么……”

四肢已经融入土地。

“等等……”

“但是至少我知道……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恩奇都!!!”

“吉尔……”

等王赶到都时候,就只能看到那锁链和散落的泥土了。

评论 ( 1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