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潞

我是那个被所罗门囚禁在漂流瓶里的恶魔
所以拜托,请不要试图拔开瓶塞。
当我离去之时,世界无人死亡
如果有人给我画图或者长评多好【醒醒】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着外面刚刚升起日光,总觉得有些不真实。透过纱帘进来的光往往还是无法适应我那刚刚醒来的脆弱眼睛。

摇摇晃晃推开窗帘,打开窗户,窗外的风和灰尘一起吹进来。

又是新的一天。

总是想自己为何如此平庸,平常到不能更加平常的都市生活,洗漱完毕,随便把头发扎起来。穿上职业套装,叼起面包牛奶昨天晚上就放在包里了。高跟鞋已经不需要再用手把后面弄得更加恰当,把门锁好,囫囵吞枣搞定面包。只有电梯是这样迟缓。

坐在公交车上暗自庆幸没有直达的地铁,还可以偶尔有时间坐下来,靠在椅子上发呆。

当初觉得什么困难都会习惯,现在想想的确如此。

在异世界还会被打败被杀害,我这种实在不算什么。母宇宙会有子宇宙,我也说不定会有个类似的存在,用我憧憬的方式活着,暗自期待着平稳的生活。

自我安慰什么的已经不计其数,内心麻木的无法吐槽。

诸神都是由命运统治,我又能有什么意外?杀父夺母也好,无法逃脱被无限次杀害也好,如果你去学会接受也就没什么大事。

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而已。

有的时候想去跑步,并不是想起健身或者有什么目的,只是去享受一个放空的过程。运气不错的时候甚至可能回想起以前的自己,什么都打算自己解决,虽然心里怕得要死,但是表面偏偏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也不是没有想象过现在会变成这样,毕竟说到底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小孩,只是那个时候并不愿意承认。

那些个救赎谁的,帮助谁的幻想已经支零破碎了。拿着那些曾经的碎片,虽然想要好好收藏,但是想了想,还是由着它们随风而逝了。

颠簸着,已经到达目的地,从闭塞的空间突然出来,鼻子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忍住打喷嚏的欲望,只是轻轻拍着鼻梁,不忘记扶一扶眼镜。

“因为我听到了你的呼唤,所以才会在此时此刻现世。”

迎着风,手挡着眼镜,想着头发会不会特别乱。

“你已经很努力了,远远超过我的预期。我甚至没有想象过会和你再次相遇。”

收拾办公桌的时候无意间看了一眼窗外,还是阳光灿烂。

“但是,初次见面。好久不见。”



【听逆光突然想写点东西的产物......基本上靠想象,毕竟我以后这种生活也不一定过得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3 )

© 妫潞 | Powered by LOFTER